• 第15章 过去的回忆

    更新时间:2018-09-11 11:55:22本章字数:1594字

    刚出阎门,薄情安静的坐在他招风的跑车上,手里夹着一根烟,吸了一口吐了一个烟圈出来,原本阴鸷的眸光缓和了下来,掐灭了手中的烟蒂,将烟头丢向了车窗外。

    启动车子刚打算去医院,薄颖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喂,哥,你什么时候回来?”

    “有事情?”薄情跳了一下眉梢。

    “没事,我只是想要告诉你一下,叶悠然早上醒来时候就着急出院了,还说有钱了会把欠你的医药费就还上。”薄颖坐在沙发上抱着手中的抱枕,唇角扬起弧度。

    薄情我就不信了,都这个时候了,看你还能继续装酷,沉得住气?

    她发誓,她说的都是实话,只是故意加了一点措辞而已。

    感觉出叶悠然刻意的疏远跟客套,薄情原本缓和的眸子又沉了下来。

    电话这头,沉默了片刻,冷然的声音:“知道了。”

    说完,还不等薄颖继续说下去,薄情就切断了电话。

    深邃的眸光看着前方,脚下一踩油门,几秒的提速,车飞速的飞驰而过。

    薄家庄园。

    冷云迪盯着沙发上,一脸贼笑的某人:“妈咪,你笑什么?”

    薄颖一把搂过冷云迪:“妈咪笑啊,你很快就会有舅妈了。”

    俊美的小脸蹙了蹙,半天冒出一句:“那舅妈会不会也像舅舅那样整天绷着脸啊?”

    薄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个小家伙真是人小鬼大。

    云峰集团。

    叶悠然刚将手中的工作忙完,起身准备去茶水间冲点咖啡提提神,哪知刚一起身,便见到总经理与李楚满面红光的走了进来。

    无意间斜睨到陈斌脖颈处的红点,叶悠然自然懂那意味着什么。

    李楚看见叶悠然也愣了一下,而后又恢复了以往的高傲模样,故意将身子向着陈斌移了移,似乎在示威一般。

    俨然昨晚宴会把她绊下水的事情未发生一样,依旧一副理所当然姿态。

    陈斌看见叶悠然,没有了以往的热情,冷漠的开口:“叶悠然,你今天迟到半个小时,这个月的全勤没了,见你最近上班没了以前的积极性,年终奖有待观察。”

    李楚闻言,得意一笑,冲着叶悠然使了一个眼色。

    跟我斗,你还不够资格。

    陈斌的身份不仅仅是总经理这么简单,他的父亲有云峰百分之40的股份。

    这也是不久前萱萱告诉她的。

    此时的李楚攀上这么个大支,更加有恃无恐,根本不把昨晚的事情放在心上。

    叶悠然虽然心里很不服气,但是想了想还是忍了下来:“知道了。”

    要么忍,要么残忍。

    只是她现在还没有残忍的资本,那只能忍了。

    李楚从叶悠然的身边擦肩而过,骄傲的如同一只开屏孔雀。

    萱萱见回到座位上的叶悠然脸色不是很好,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抚道:“悠然姐,别搭理那一对狗男女。”

    叶悠然抬眸勉强的笑了笑。

    在这个经济实力决定一切的年代,有钱就是大爷,不忍又能怎么办?

    一天的工作总算结束,刚出大厦没多久,手机便响了起来。

    盯着手机屏幕,扯出一丝笑容:“喂,小艾,这么晚了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的?”

    “就是很久没见到你了,有点想你了。”小艾吐了吐舌头。

    “最近工作有些忙,所以没有去学校找你。”

    半晌之后,小艾带着犹豫的口气:“悠然姐,这个星期天是我生日,我爸去了美国,我妈咪可能要在德国处理一起案子也回不来。所以,我想。”

    “你个傻丫头,悠然姐,一定会陪你的。”宠溺一笑。

    不远处,蓝色的跑车里,薄情注意到叶悠然脸上洋溢的笑容。

    蹙了蹙眉梢,有些痴的眸光布满了不悦。

    该死的,她在和谁打电话,居然笑的那么甜蜜。

    只是不的不承认,不施粉黛的脸,纯真的笑容,那不带任何虚伪的弧度,这样的笑让薄情那颗心牵扯了进来,一种悸动涌上心头。

    薄情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几分,他有种想要下车抢过她手机的冲动。

    这样的笑,让他想起了三年前在美国大学的那段时光。

    想到此,薄情刚刚还缓和下来的眸光一下阴沉了下来。

    想到那天这个该死的女人因为嫌弃自己穷而拥着其他男人,如果不是她,他就不会着急回国,姑姑就不会开车来接他,那么姑姑就不用昏迷了三年,醒来之后也只能坐着轮椅。

    一切的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势力的女人造成的。

    他的手紧紧的握住,骨骼的碰撞声在安静的车内响起。

    显得阴狠至极,让人毛骨悚然。

    叶悠然刚挂了电话,抬起的眸光不经意间触及到距离自己不足十米处的那辆显然的跑车,她能感觉出车里那双幽深的眸子狠狠的盯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