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暮然说:余皓远认识的暮然从未存在过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37本章字数:3050字

    这个世界上能让暮然害怕的东西极少,但是偏偏面前五岁的儿子暮思皓却让她经常心跳到了喉头害怕的无以至极,五岁的皓皓活泼好动,但身体极差,受不得凉,一不小心就会高烧不止。

    医生的解释千篇一律的是怀孕期间忧思过重、受凉过多,胎中的婴儿受到影响,所以才会造就今天这番情景。每每听到这样的解释,暮然都恨不得扇眼前的人两巴掌,但更恨的还是自己,这么强壮的体格怎么就没有遗传给儿子?

    是以五年之来,仅凭一己之力带大儿子的暮然可谓受尽了担心受怕之苦。一边要千方百计的将暮思皓保护在一切可以保护的屏障下,一边要不停的感慨一下自己生命力的顽强。

    听师傅说,自己当时孤零零在冰天雪地之下呆了将近一天,也只是感了个冒,第二天就活蹦乱跳了,别说后遗症了,武房里的其他师兄师弟待在温暖的屋子里都感冒的感冒、发烧的发烧,折腾了许久才见好。

    想到当时师傅师兄师弟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便觉得得意洋洋,只是现在面对着身体极差的儿子长吁短叹。于是,愈发严格的教导着儿子怎样打好基础功,以便能借着武术的强悍达到强身健体的作用。

    只是这才过了不到十五分钟,眼前的小人儿又很习惯的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暮然,眼里脸上写满的都是浓浓的委屈,这要是别人看到还以为自己在折磨他了。

    穿着一身白色练功服,虽然体质极差,但是在暮然细心的照料下,脸上身上也是胖嘟嘟的,现下嘟着一张小嘴,短胳膊短腿的摆着标准的马步。

    暮然当作没有看到眼前小人儿委屈的眼神,摆正了神色,严肃说道:“暮思皓,现在才过了多久,今天不坚持半个小时不许吃你最喜欢的杏仁酥”果然,本来就是要哭的暮思皓看到今天眼泪对自己亲爱的母亲大人起不了作用,便也不浪费了,认命的扎起了马步。

    可偏偏这个时候,一声惊呼响起,连带着的是一声高过一声的指责:“暮然,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竟然趁我不在欺负我干儿子,他的身体你又不是不知道,看看,都流汗了,你到底让他练了多久了。儿子是你生的,可你也不能这么不把他当回事啊。你不疼我还疼了,你看这汗流的,等会儿风一吹又要发烧了。暮然我看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吧,敢这样欺负我的小心肝。”边说边将竖着耳朵听的暮思皓抱到了怀中。

    暮然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好友兼儿子干妈——穆晓雪是也。这穆晓雪什么都好,就是对皓皓实在太过宠溺,用她的话说,要勉强有着一双全世界最纯净的眼睛、有着全世界最好的皮肤、有着全世界最可爱的小卷毛的小正太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简直是非人类才能做的事。

    暮然瞄了一眼儿子练功服的汗渍,也只得作罢,得到母亲大人同意的暮思皓立马恢复了精神,抱着干妈带来的杏仁酥笑的连眼睛都快没了。当然,也不忘在救命恩人干妈的脸上狠狠的亲了几口,搞得穆晓雪那叫一个心花怒放。

    换上干爽衣服的暮思皓迈着自己短短的小腿,伸着自己短短的小胳膊牵着旁边笑的花枝招展的穆晓雪,坐到了沙发上,开始攻克那一盘诱人的杏仁酥。

    从不吃甜食的暮然无语的看着吃的满嘴都是的儿子,又看着满脸满足的穆晓雪,再次无语。倒了一杯水,递给差点噎到的儿子,暮思皓用他那被噎出泪水的大眼睛,感激的看着亲爱的母亲大人。

    暮然抬起手在儿子满头小卷发上揉了揉,立马换来穆晓雪不乐意的控诉,“你怎么回事啊,都说了我在的时候他的小卷毛是属于我的。我不在的时候你揉个够就好了。”说着,还用她那双勾人的杏眼狠狠的等了暮然一眼,当然如果她知道什么是勾人的话。暮然不厚道的想着。

    穆晓雪漂亮是漂亮,可性格上总犯着那么一层傻。好听点是天真无邪,其实就是缺乏人类的基本常识无法正常的与人类沟通。话说这个时候对着暮思皓和暮然说话那叫一个爽快,泼辣,很多时候,暮然也会被她弄的极其无语。

    就说上个礼拜,穆晓雪的妈妈好说歹说终于让她以正常的装扮出现在相亲饭桌上,对方据说是二十八岁的黄金单身汉、潇洒不羁、收入颇丰,暮然在晓雪去之前也是千叮咛万嘱咐,当面是要给人面子的,这东西很多时候对一个陌生人来说是极其重要的,别人说什么如果不认同,那就喝口水,别和第一次见面的人争个你死我活。

    后果了,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意料之外的是晓雪与陌生人相处超过半个小时竟然没有把人气走,意料之中的是在三十一分钟的时候,终于把这位有望发展的黄金单身汉成功的气走了。

    想到这件事,暮然就忍不住对着坐在旁边的穆晓雪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以示自己对她的鄙视。不过显然,她又自行解读为想要抢暮思皓的信号,更加抱紧了旁边软软的暮思皓,并狠狠的揉了揉那一头小卷毛,以示毫不屈服的精神。

    暮然再一次感到无语,索性和她们一起坐在沙发上,想要表达一下自己的友好之情。看着抱着杏仁酥对自己投来警惕目光的儿子和抱着暮思皓对自己同样投来警惕目光的闺蜜,暮然觉得上辈子自己一定和上帝没有打好关系,所以这辈子才会碰上这一大一小无法交流的家伙来惩罚自己。

    正在三个人大眼瞪小眼的当口,武馆的门轰的打开,进来的是一身汗水的宋宇同志,暮然的大师兄是也。当然,后面必定跟着二师兄宋昊是也。本来这大师兄、二师兄的称呼从暮然十三岁起就一直这么叫着。

    那会儿二师兄还只是字面上的二师兄,可不知从何时起二师兄变成了猪八戒的代名词,这二师兄宋昊就再也不许自己这么叫他。在他的*威下,暮然也只得改口简称师兄。当然,若是宋昊惹怒了她,这二师兄还是会被挂在口头上的。

    可是,话说,这两人一进来,暮然才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穆晓雪同志还在这了,这两人是不能正常处在一个屋子的人啊。念头未断,暮然就感到一股强大的眼电波在空气中流淌着,不禁冷汗直流。

    暮然稍稍靠近穆晓雪,想要咬耳朵说先去自己的房间,可是看到她强大地眼神攻击,默默的咽了一口口水,想去劝说一下二师兄,可投过来的是更加强劲的眼波攻击,暮然再次默默的咽了一口口水。

    只得向大师兄投去求助的眼光,哪知大师兄看着她的眼光更加无助。暮然叹了一口气,不厚道的想要抱着还在认真吃着杏仁酥的暮思皓开溜,把战场留给这两个感情剪不断理还乱的人。

    身还未动,就看到穆晓雪哗的一下站了起来,连带着沙发都弹了几弹,暮然正待开口说个一两句缓解气氛的话,穆晓雪抢先开口说道:“暮然,我先走了,看到碍眼的人,空气都变得刺鼻了。我怕再待下去,就快中毒了。”

    说着,还俯身换上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亲了思皓一口。再起身的时候,又变成了一副随时准备开战的脸。变脸速度之快,可以媲美京剧换脸之精彩。暮然看的叹为观止,都忍不住想要鼓掌来表达她对穆晓雪这项技能的敬佩之情。

    相较之下,二师兄宋昊的脸就单调了许多,从看到穆晓雪那一刻起就一直属于加满血随时攻击的状态,直到穆晓雪踏出武馆大门,转弯,连最后一抹衣角的颜色都消失在空气中才慢慢收回一副斗鸡的脸。

    当然,早有先见之明的大师兄和暮然早已抱着暮思皓脚底抹油,跑了。不是他们不厚道,主要是碰到穆晓雪的日子,二师兄的臭脸就会发挥到极致,若是想要在正常的空气下呼吸,还是尽最大的能力离二师兄越远越好才是正道。

    大师兄抱着暮思皓,和暮然从后门溜出了武馆,正好开始每天下午对暮思皓的特别训练计划,沿着门前的江边跑上半个小时。暮思皓虽然讨厌其他训练,可独独对着沿着江边跑步的计划万分欢喜,每每看到暮思皓短短的腿欢快的蹦跶着的时候,就让极其讨厌跑步的暮然好一阵思索,这小卷毛还真的不像自己。

    三个人并排跑着,江边有着徐徐的风,吹着人的心都舒坦了不少。“我看到余皓远了”大师兄的话就像一根绳索,让本身在风中轻轻晃荡的心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速度不减,暮然依然向前跑着,僵硬了一会儿,转头看向旁边的宋宇。他的眼里有太多的探究与不放心,暮然突然觉得有点好笑,“那又怎么样,余皓远认识的暮然早已经不存在了,不,应该说从从来都没有存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