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暮然想:就让今生永不相见不好吗?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37本章字数:3643字

    算算日子又该到暮然最忙的时候了,暑假悄然而至,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父母们总是少不了带着儿女东学西学一番,至于到底有没有用,得到的回答总是千篇一律的以后会有用的。

    暮然虽然不赞成这种教育方法,但想到自己也是这千万种培训课中的一门,也得依靠着培训费度日,便也只得打开武馆大门。好在报名、收费、介绍环境这类杂事都有大师兄、二师兄抽空来帮忙,才让暮然得以歇口气。

    不过,穆晓雪倒是有好几天不曾露面,经过电话,暮然听到了那边的怒吼,总体大意就是有你二师兄这个人渣在,连空气都被污染的不能呼吸,暮然同志你最好将每个氧分子都消完毒,否则她就再也不上武馆了。

    暮然瞥了一眼在打扫卫生的二师兄,觉得得罪免费劳动力的行为实在愚蠢至极,于是,摸摸鼻子,淡定的挂掉电话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至于为什么穆晓雪和二师兄成为现在这种无法共处一室的仇敌关系,暮然做过很多猜想,最正常的一种则是因爱生恨,毕竟他们俩曾经也是男才女貌令人艳羡的情侣;另外一种则是狗血的八点档,有可能是相爱至深的两人却因为命运的捉弄,发现竟然是亲兄妹,那种想爱不能爱却又无法眼睁睁的看着爱人投入别人怀抱的剧情。

    暮然曾一度为这样的猜想掬了多把同情泪,甚至冒出想要拔两人的头发去做DNA测试的想法。后来一次醉酒一不小心将这样的想法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以穆晓雪和二师兄唯一一次统一行动,暴打暮然为终结。

    本来暮然的猜想是无法终止的,每次一个猜想遭到否定之后又会发挥脑海里所有的浪漫因子,开始编织另一段虐恋情深,不论是哪种,暮然总是喜欢给他们编织一个完美的ending。

    后来的后来,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见到二师兄将大师兄压在墙上强吻,终于彻底结束了暮然对于穆晓雪和二师兄依然深爱着对方的所有幻想。

    本来这种程度的消息对于暮然来说不亚于印尼海啸引发的连锁地震效果,可是世界上的事按照没有狗血,只有更狗血的戏码依然不急不忙的向前发展着,于是,暮然又在震撼中发现大师兄和二师兄的感情纠结程度不亚于任何一部电视剧。

    关键的关键,穆晓雪似乎也喜欢上了大师兄。于是,曾经的情人变成了现在的情敌,两个人又都是火爆性格,平静的共处一室从此成为了幻想。

    若不是穆晓雪舍不得暮思皓和暮然,恐怕是再也不会踏入这个武馆的大门。大师兄、二师兄虽然在外面都有自己的事业,但是对于接手师傅武馆的暮然自是不能不管不问的。

    于是,总是隔三差五的一不小心碰个面,碰面的时候要么是一方迅速撤退,要么等来的就是无止无尽的空气凝固。

    不过,当天雷滚滚不断袭来的时候,连躲的能力都没有。经过暮然的一番观察发现大师兄肯定是喜欢二师兄的,可是从小到大都是乖宝宝的他似乎很难接受自己喜欢一个男人的事实,于是在家里不断逼婚自己不断逃避的情况下,竟然在三年前向刚刚离婚的暮然求婚了。

    暮然清楚的记得自己听到这句话时,吓的直接从椅子上掉了下去,那轰动的效果丝毫不亚于五雷轰顶。当时唯一的想法是,尼玛你是觉得现在的情况不够乱吗?

    好在,大师兄只是想要逃避一段他认为奇怪的感情,和暮然也只是成为名义上的夫妇,各人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既照顾了自己的小师妹,也能给自己的父母一个交代。

    暮然本不想接受,但是彼时的暮思皓虽然只有两岁,却总会在不经意间吵闹着要爸爸,每次看到儿子哭的撕心裂肺的样子,暮然觉得也许一个能叫“爸爸”的人对于儿子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穆晓雪觉得宋宇能够成为暮然的名义老公总好过成为宋昊的老公,而二师兄则认为宋宇能够成为暮然的挂名老公也好过一天到晚担心宋宇因为想要逃避又躲到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于是,经过多方统一,大师兄宋宇正式在三年前正式占据了暮然每次填表格上的配偶一栏。

    暮然捏捏额头,对于现下的这种情况表示无语。可是,又实在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于是就怀揣着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想法,安安分分的过着日子。

    挂了电话的暮然本想去帮忙扫个地什么的,却突然发现不知何时面前已经沾满了不同年纪的小萝卜头。最大的也不过十来岁,小的也就和思皓一般大小。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着暮然,像铃铛般,暮然觉得他们晃一晃,自己肯定能够听到铃响的。

    按下想笑的冲动,暮然严肃了面孔,尽量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们既然来练武就要知道自己离撒娇就远了,以后决不能随便哭鼻子,知道吗?”稀稀拉拉的童音响起,“知道了。”

    就知道会是这样,暮然无奈的想着,于是更加板起了面孔,学着以前师傅的样子,大声的问道:“大声点,又不是吃奶的娃娃。”这一次本来稀稀拉拉站在面前的萝卜头们显然被突然的吼声吓到了,一个个怔怔的只是看着暮然,只有几个稍微大点的,用大点的声音回答着。

    顺着声音,暮然看到了一个漂亮的小女孩,看着有点眼熟,大概十多岁左右,剪着可爱的娃娃头,因为大声回答将脸蛋憋的红红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暮然,暮然对她笑了笑以示鼓励。

    第一天总是要尽量严肃的树威,要不然以后这两个月就难教了。已经有几年经验的暮然不得不再次将问题重复一遍,终于听到小萝卜头们齐刷刷的回答之后才罢休。

    小萝卜头领了自己的训练服之后,便向外面等着的父母奔去,暮然看到小萝卜头们躲在爸爸或妈妈的怀抱里的样子,不自觉的笑了起来。思皓也很喜欢自己抱着他。

    想到思皓,暮然才发现这个小子似乎消失很久了,今年暮然想让五岁的思皓和这个班的小萝卜头们一起训练,也省了让大师兄接思皓去他家,害她白天看不到思皓,那小子的身体素质实在太差,总是要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才是更加放心的。

    正准备进向武馆内的房间走去,突然发现刚刚那个最早回答问题,剪着娃娃头的小女孩还没有走,就站在那里,一直紧紧的盯着自己。暮然自认为虽然不是什么温柔的人,可是也不至于将孩子吓成这样啊。

    想说什么来安慰一下她,却发现这女孩似乎哭了,更是让暮然手足无措,每次思皓哭的时候,也会让她手忙脚乱,好在除了有段时间因为想要爸爸而哭的比较凄惨之外,思皓几乎不怎么哭,即使打针的时候也只是噙着泪水,在眼睛里转来转去,就是不掉下来。

    “你怎么呢?没有人来接你吗?老师不是故意那么凶的,你不要哭了好不好?”暮然尽量温柔的安慰着眼前的小女孩,伸出手本意是想拍拍她的背,却发现小女孩冲到了她的怀里,紧紧的抱着,就是不肯说一句话。

    暮然最受不得小孩的撒娇,更加温柔的将她抱了抱,可是她实在搞不懂这小女孩到底是怕她啊,还是喜欢她啊。暮然一个头两个大,想说些什么,只见小女孩抽抽噎噎的突然开口了,“你还做我妈妈好不好?”暮然本是弯着腰抱着她的,闻言差点没站稳,定了定心神,才开口:“当你妈妈恐怕是不行了,不过,你可以经常过来这边,我会对你很好的。”

    暮然尽量找好措辞,毕竟不能打击一个单身家庭的小孩。半晌,没听到女孩的回答,望了望门口,也没有看到其他的人在,看来这个孩子的家人还没来,只得再试着开口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啊?以后两个月每天都可以见到老师,训练结束了,你要是还想来玩,也是非常欢迎的哦。”

    暮然正在安慰着她,突然听到思皓喊妈妈的声音,思皓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旁边,可怜巴巴的扯着暮然的衣角,暮然知道每次思皓这么做的时候就是想要抱的时候了。

    听到思皓声音的小女孩终于抬起了头,不可置信的看着思皓。暮然看着又用劲扯自己衣角的思皓觉得非常无语,这小孩什么都好,就是对于暮然抱别的人极其不能容忍,他觉得暮母亲大人的怀抱是只属于自己的,就连经常给他带杏仁酥的干妈也不行,更何况一个不认识的姐姐。

    暮然蹲下身子将还不够自己腿高的思皓抱起来,有些歉意的看看小女孩,想着这小女孩也挺可怜的,估计没有妈妈才会看到一个人就想叫妈妈,便对着思皓说:“皓皓,看,这个姐姐是不是很漂亮啊,你和她一起玩好吗?”

    暮思皓看着眼前漂亮的女孩,看她的眼睛红红的,眼泪还挂在旁边,摸样可怜极了。虽然他还只有五岁,不知道什么叫我见犹怜,但是想了一会儿,也只得委委屈屈的说道:“可以和她玩,但是妈妈不能抱她,妈妈只能抱我。”

    说着还往暮然的怀里拱了拱。暮然正准备说他几句,抬头看女孩,惊恐的发现女孩的眼泪似乎越流越多了。暮然突然觉得特别心疼女孩,拍了一下思皓的屁股,准备安慰小女孩几句。

    女孩却抢先后退了几步,抬起头,抽噎的说道:“你不要当我妈妈,是因为你只想当他的妈妈?”说着,就用哀怨的大眼睛看着暮然,暮然还来不及回答,怀中的思皓抢先答道:“她就是我妈妈,不是你妈妈。”

    暮然觉得自己的头都快炸了,为什么,为什么别人都是两个男人抢一个女人,额,或者是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抢一个男人,但人家好歹是男人和女人啊,怎么到自己就变成了两个小萝卜头抢自己?

    又顺势拍了一下思皓的屁股,正待开口,小女孩却突然挂着眼泪就这么向着门口冲去,暮然下意识的想要追过去,跑到门口的小女孩却突然回头,说道:“你是不是把我忘了,我是小月。”一句话,让暮然生生停住了脚步。

    小月,余思月,怎么会忘记她呢?是了,怪不得看起来那么眼熟,她还像思皓这么大的时候,也总爱赖在自己的怀里撒娇的。小月怎么会在这里,那么余皓远是不是也在附近?是了,前几天大师兄还说起他,只不过自己强要忽视便似乎真的不在意了。

    突然,暮然觉得头疼,何必呢?上天为什么总喜欢安排这种狗血的相逢场景,就让今生永不相见不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