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暮然说:这是我儿子,名字里也有一个皓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37本章字数:4035字

    不对劲,什么都不对劲,这是暮然这两天最大的感受。院子里的紫薇花开的热闹极了,可是暮然看到这一团团聚在一起的花,突然觉得自己似乎得了密集恐惧症,直起鸡皮疙瘩。 武馆正中间挂了许久师傅大人的“武”字似乎写错了,怎么看怎么变扭;就连每天固定时间来武馆觅食的流浪猫们,似乎眼神里都藏着秘密。当暮然第一百八十一次撞到沙发时,连暮思皓都看出了母亲大人的不对劲。 暮思皓看着明明该去洗手间洗澡的母亲大人迷迷糊糊的走向厨房时,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五岁的小朋友很担心自己的妈妈。于是,决定打电话给那个挂名爸爸。 其实暮思皓一直都知道那个对他很好很好、自己一直叫爸爸的那个人并不是自己的爸爸,因为其他的小朋友都是和爸爸妈妈住在一起的。而且妈妈的那个二师兄、自己叫做二舅舅的那个人也很严肃的和自己交谈过,他只是暂时把这个爸爸借给他的,以后还是要还的。 虽然是这样,但是暮思皓还是很高兴,毕竟有个可以叫做爸爸的人,就不会有人说自己没有爸爸了。母亲大人说过,平时不能有事没事就给爸爸打电话,他很忙很忙的,可是爸爸也说过,有什么事要立刻打电话给他。 暮思皓托腮坐在电话前,想了想,看了看晕乎乎从厨房出来撞到了饭桌,又走向房间的妈妈,果断的按下了爸爸的号码。 当新的一批学生出现在武馆里时,正好是早上九点整。暮然看到小月也在,脸颊红扑扑的,像苹果,好像不太好意思看暮然,好几次都有眼神接触,很快又避开了。 其实再看到小月暮然还是很高兴的,毕竟她小的时候总爱赖在自己的怀里,就像思皓一样。大师兄也在旁边,咳了咳,唤回了眼看又要陷入回忆的暮然。 昨天接到思皓的电话,宋宇很快就赶到了武馆。本来思皓在电话中并没有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当宋宇看到暮然将咖啡和茶叶放在一起冲开,并拿起了另外一旁的空杯子给自己时,宋宇大概知道了暮然估计又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人,而且十有八九是自己前几天提到的余皓远同志。

    宋宇是不放心这种状态下的暮然照顾思皓或者应付明天来参加培训的小朋友们的,就在武馆里自己的房间中歇息了下来。 果不其然,当暮然一大早想要出去买菜时,宋宇适时的将她拦了下来,当然,重点不在买菜,重点是暮然从来不用买菜,宋宇和菜市场的人都打好了招呼,每天将新鲜的菜送到武馆门口,为的是她有更充分的时间照顾暮思皓。 宋宇本不想唤醒这种状态下的暮然,毕竟这么多年来,她也是极少的时候会沉浸在这种回忆中,虽然平时她并没有多少表现,可是宋宇就是知道很多时候她不开心,只有在面对思皓的时候才会由心底笑出来,也许这种状态下的暮然也是开心的。 不得已,趁着暮然换好练功服,参加培训的小朋友还没到的时候,宋宇在暮然面前提起了余皓远,这种直接的刺激是让暮然恢复正常的最佳办法。刚开始,她只是沉默着,好半天才说出,“他的女儿也在这个班中。” 宋宇不知该做什么样的回答,从前几天远远的看到余皓远开始,他就知道,暮然早晚有一天还是要见到他的。不管怎么逃避,有些事有些人就在那里,或者追着你跑,你没有躲避的机会。就像他与宋昊之间,剪不断理还乱。 当顺着暮然的眼光时,宋宇看到了那个小女孩。她五岁左右时好像就是暮然带着她的,以前自己也是见过这个小女孩的,让他印象深刻的是小女孩的眼睛,她的眼睛大而有神,像极了余皓远。长大的小女孩更加的像他父亲。 突然看到暮然深呼吸了一口气,宋宇看到她左侧的手紧握,好久之后才慢慢松开。睁大了眼睛,换上了严肃的面孔,开始对着一群小萝卜头讲述注意要求。 眼神没有再向那个女孩望去。宋宇知道她恢复正常了,每次她都会使劲握自己的手,直到指甲印深深的留在手心,泛着血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就变成了现在的暮然。 暮然觉得自己很可笑,何必呢?早已不是以前的那个自己了,在他面前的另一个自己不是在五年前死的干干净净了吗?自己又在矫情些什么?碰上又如何,现在的暮然是他不曾认识也不曾想要认识的人。

    这样一想,反倒觉得自己淡定了。看着站在最右边的思皓,暮然满意的弯了弯嘴角,有思皓就什么都够了。 暮然知道今天余皓远一定会来,倒不是幻想他对自己还余情未了什么的,而是他那个人做了事总爱自己瞎愧疚的,一直以来都是,当年告诉他自己没有了孩子,他当时的面孔暮然一直记得很清楚,那是愧疚,最深的愧疚。 可是他不知道,暮然想要的从来就不是他的愧疚。按她的预计,怎么样也是等到培训结束后,借着接小月回家的机会出现在武馆中。倒是没有想到,他找了一个这样蹩脚的理由。

    当暮然再次看到余皓远的时候,也许是前两天的时间给了自己一个心理准备,也许是真的想明白了。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暮然觉得自己很淡定,淡定到连自己都快不相信了。默默的感受了一下心跳,再正常不过,脸也没有发烧的感觉,就那么直视他的眼睛,不闪不躲。 反倒是余皓远的表情有着不同于往常的大起大落,少了以前的那份冷淡,暮然一直觉得表情丰富的余皓远才是最好看的,不过看着他闪闪躲躲的眼神,暮然觉得有句话说的再好不过,风水轮流转。以前的自己在他的面前,何止眼神闪躲,恐怕连自尊都不知道放到哪里去了。 一上午的训练很快就过了,到了中午休息时间,小萝卜头们都拿出父母准备好的盒饭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吃饭。小月一直没有主动上来说话,可是这么多年不见,别的不说,对于小月暮然的感情还是很深的,准备吃午饭的时候叫上她一起,也可以好好说说话。 走到小月的面前还来不及开口,余皓远拎着个袋子进来了。小月愣愣的叫了一声爸爸,暮然才抬起头看了过去,有点逆光,可他的身形暮然再熟悉不过,一直都很消瘦,干净清爽的短发,穿着最简单的白衬衫,从光圈中慢慢走向前来,竟如同多年以前的第一次见面,暮然记得很清楚,当时的那个大男孩有着最好看的笑容,最纯净的眼神。 暮然露出一个自认为灿烂的微笑,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余皓远,似乎愈加的瘦了,不过五官依然俊朗,没有了少年时的飞扬,也没有了从前的冷淡,似乎带着点忐忑,眉心微皱,大大的眼睛有点飘忽,可是却依然亮而有神。

    但不管他现在是什么样,暮然觉得和自己都没有太大的关系了,他胖了或瘦了,也自然不是自己关注的问题。 “好久不见了,正准备让小月和我一起吃饭了,小月真是越长越漂亮了。”暮然平静的说出上面的话,觉得轻松的很,又默默的过了一遍,觉得这句话不咸不淡对一个当作普通朋友或者是学员的家长来说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反而是余皓远听到这样的话,一直闪躲的眼神才紧紧的盯着眼前的人,似乎有惊喜、有失望、也有几分不敢相信。 “你这些年过的好吗?”余皓远有点沙哑的声音响起亦或带着几分颤抖。暮然觉得这基本上是熟人见面的一句废话问候,好或不好不是一两句能够说清的,想到人家可能也是礼貌性的问一句,于是便也礼貌性的回答道:“挺好的。” 想了想,觉得毕竟以前也是比较熟的,虽然现在不熟了,可是三个字回答人家一句话好像不太礼貌,于是又加了一句,“你看,我都长胖了。” 不知为什么,暮然觉得余皓远好像又抖了一下,正在纳闷他是不是生病了。就听到他哑着嗓子说道:“我来给小月送午餐。”暮然觉得这基本上是废话中的废话,可是既然他以学员家长的身份出现在这里,自己的礼节还是要做到位的。 可是,又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接他这一句陈述句,只得想了想,问道:“要不就让小月和我一起吃饭吧,武馆后面有房子的,我就住在后面。”看着余皓远,只见他咬了咬嘴唇,没有回答,暮然索性蹲下和小月说话,小月看了看保持沉默是金的爸爸,又看了看眼前的暮然,点了点头。 暮然想到昨天小月肯定伤心了,便伸手抱了抱她,正准备再次征求余皓远的意见时,思皓脆脆的童音响起,“妈妈是我的,只能抱我”说着,快速迈动着小短腿,向这边冲来。 暮然极其无语,但又怕跑太快的他摔倒,只得柔声叮嘱着,“皓皓,跑慢点,你要敢摔了,小心你的屁股又要遭殃。”从暮然的角度能够用余光看到余皓远的身体又抖了抖。话音刚落,从里间出来的暮思皓已经顺利抵达目的地,母亲大人温暖的怀抱。 暮然抱着思皓,直起身看着余皓远,虽然思皓是他的儿子,可是暮然想,他永远都不会知道的。于是,就坦然的看着他,甚至带着点笑意介绍道:“这是我儿子,名字里也有一个皓。”余皓远很认真的看着暮然的眼睛,暮然觉得他眼里有些什么,期待吗? 不确定,也不想深究。拍了拍思皓的屁股,故作严肃的说道:“妈妈平时是怎么和你说的,看到人要叫人,你还没有叫叔叔好了。” 暮思皓看了看眼前长的很好看的叔叔,觉得很眼熟,可又不知道在哪里见过,便放弃了思考,听话的喊了声,叔叔好。接着,想起正经事,才一本正经的掰着暮然的脸,认真的说道:“爸爸让我来告诉你,快点去吃饭,要不然,等一下要打屁屁的。” 暮然满脸黑线,大师兄讲的应该是打你屁股吧,跟我有半毛钱关系。 暮然直接忽视无语的儿子,抬头看着面前的余皓远,问道:“就让小月和我们一起吃饭吧,就在后面。”暮然看余皓远的脸色更加苍白了,脸因为消瘦的缘故,似乎就剩了双大眼睛。 暮然想他肯定是生病了,直觉想要关心两句,可是觉得有点多事,便又忍了下去。这次余皓远呐呐的点了点头,又加了句,“好,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看着走的不太稳的余皓远,不知道为什么暮然觉得这个背影留给她的感觉就是悲凉,无尽的忧伤。收回了目光,暮然牵起小月的手向里间走去。 彼时,大师兄正好走了出来,伸手抱住了思皓之后,就微笑的牵起暮然的手。看着眼前笑的极其不正常的人,暮然直觉升起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警惕感,立马义正言辞的说道:“你别笑了,笑的再魅惑都是不行的,我拒绝洗碗,你要在这样对我笑,当心我告诉二师兄,看他怎么整治你。” 果然,话音刚落,头上就收到了大师兄毫不温柔的板栗。 暮然可怜兮兮的揉着脑袋,但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不管吃几个板栗,都坚决拒绝洗碗。平时大师兄不在的时候,总不能让思皓洗碗,只得自己上场,但是只要有人一起吃饭的时候,自己是绝对不会洗碗的。 不过,话说回来,还是要赶快培养思皓洗碗的能力的,想到以后再也不用碰这种油腻腻、滑唧唧的东西,暮然就有种想要仰头长啸的感觉。 宋宇看着一边揉着脑袋,一边泛出贼笑的暮然极其无奈,也顺势捏紧了她的手。回头,不出所料,一个人影在门口匆匆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