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皓远想:她终究不会再原谅自己了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37本章字数:1980字

    余皓远躲在大门的一旁,心痛的几乎难以呼吸。又看到她了,真的是她,活生生的她,而不是等自己睁开眼睛就消失的她。甚至,能闻到独独属于她的味道,一如既往有着淡淡的清爽阳光的味道。虽然不知道这阳光的味道何来,但他固执的相信,那就是她的味道。

    可她又不再是她了,最起码不再是他记忆中的那个人。她的眼中再也没有对他的痴迷了,她属于另一个男人,一个配得上她,对她好的男人。

    记忆中的她也总是爱笑,可那时候对着他的笑总让他觉得他是那个受她宠爱的人。现在,她依然对他笑,可那笑却只是疏离陌生的代表。抚上心口,心跳的频率竟始终不下,隐隐的连带着胃都开始微颤,带着一阵阵的抽痛,提醒着自己这就是事实,一个由自己造下的孽再由自己承担的后果。五年前她的离开那么坚决,除了一纸离婚书,一张撕裂的照片,一句永不相见,再也没有多余的信息。那时,余皓远才惊恐的发现,除了她的名字,他对她一无所知。这个做了他两年妻子,甚至怀有自己骨肉的人,他连她的家乡都不曾知道,除了知道她是孤儿之外,竟连她的一个朋友也不曾了解。发了疯的寻找,换来的也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留给自己的除了无尽的谴责与愧疚,只有那悔之不可钻心蚀骨的痛。直到几个月前,才终于在小区门口老夫妻的口中得知,暮然很有可能回到了G市。这才放下一切追了过来,可是在繁华的G市中寻找一个人,又该是怎样的一番大海捞针。是了,五年都找过来了,大不了在G市再找五年,一个五年不够,就再找下一个五年。总有一天会找到的,最起码有可能呼吸着同一个城市的空气对于余皓远来说也是一种安慰。不知道老天是厚待他还是故意整他,终于找到了,当小月说看到她时,余皓远觉得自己肯定又在做梦了,本想一笑而过,可是扎入手中的玻璃带来清晰的疼痛,让他知道竟然不是梦。连夜来到这个武馆,余皓远竟然从来不知道暮然学过武功。是了,对于她,他一无所知。每每想到这,余皓远真恨不得将自己千刀万剐,痛恨自己的迟钝更痛恨自己曾经带给她的伤害。夜晚的武馆很安详,简单的小院子,简单的大门,可想到这扇门后的不远处就有暮然的存在,突然觉得这扇门都可爱了起来。已是深夜,晚风微凉,刚刚喝了酒的胃火辣辣的疼,带来一阵阵的抽痛。可是,坐在门口的余皓远觉得从未所有的安心,虽然还没有勇气敲开大门,虽然还没有见到她,可似乎已经闻到了属于她的味道。竟就这么靠着门,睡了这么多年以来第一个好觉。直到脚步声响起,才匆忙的躲进旁边的车里。远远的看不真切,可是,他知道那是她。声音是她、味道是她、熟悉的轮廓更是她,当然也看到了那个和暮然讲话的男人,心中泛起不安,可是不断的告诉自己也许只是朋友,却不敢再深想。

    辗转不安,终于在中午的时候决定借着给小月送午饭的由头进去,腿竟微微的发抖,当看到暮然蹲在一旁和小月讲话时,带着甜甜的微笑,一如从前,一瞬间的恍惚,似乎这五年的空白从未存在,她一直在陪着他和小月,牵着小月的手,等着他慢慢走近。她还是依然闪亮动人,及腰的长发变成了干练的短发,称着脸愈发的小,眼睛愈发的大,五年的时间成熟了不少,可成熟的韵味让她更添了妩媚动人。白皙的皮肤因为上午的活动透着淡淡的粉色,额上的汗水调皮的掉到了她的眼睫毛上,一闪一闪,又带了从前的天真。余皓远觉得自己要看的痴了,不敢相信,这是从前那个在自己面前总是带着怯懦小心的暮然吗?直到暮然一句平淡的招呼才将余皓远打回了原形。是了,眼前的暮然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暮然,那个眼中有着炽烈爱火,带着满满热情的暮然早在五年前就被自己毁的干干净净。余皓远强压住剧烈疼痛的胃,想要看清楚眼前的人却生怕唐突了她,眼神不自觉的闪躲。一个小男孩的叫声让他多了几分希望,大大的眼睛,看起来也就四五岁的样子,会不会就是他和暮然的骨肉,难道她当年根本没有打掉孩子,是的,一定是这样的,心中翻腾着希望,掩不住的期待,希望从暮然的眼中得到答案。可暮然的平静让余皓远心底又开始不停的发凉,孩子胖嘟嘟,煞是可爱,霸占着暮然的怀抱,警惕的看着余皓远,眼睛不做过多停留,只是一句“爸爸让我来告诉你,快点去吃饭,要不然,等一下要打屁屁的”,又将余皓远刚刚升起的希望灭的干干净净。小男孩喊她妈妈,喊别人爸爸,她已经结婚,已经拥有了一个丈夫一个可爱的儿子。余皓远觉得自己快不能呼吸,匆忙告辞,可终究忍不住想多看她一眼,这一眼却让自己还想忽略的事实血淋淋的展现在自己眼前。那个男人该是对她很好,暮然对他微笑、对他调皮,一副轻松自然,对自己她似乎从来没有这般亲昵过。眼前挥之不去的是他们一家三口甜蜜的样子,那个男人抱起暮然怀中的孩子,牵起暮然的手,那样亲昵。每一个动作就像一个细细的针直插心窝,痛不致死,却让人无法呼吸。口中弥漫着血腥味,生生咽下,看着小小的武馆,竟觉得自己再也没有进去的勇气。这是自己一直都知道的结果,不是吗?从让她打掉孩子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这样的结局,她终究不会再原谅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