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皓远想:现在的自己就是在饮鸩止渴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37本章字数:1293字

    人的心可以很大很大,可以装进那么多东西,欲望、爱、亲人、物质、梦想……可是对余皓远来说,人的心很小很小,小到只剩下一个人,连自己的位置都被挤得丝毫不剩。

    当全世界都只剩下暮然的影子时,余皓远知道自己完蛋了、中毒了、彻底的失去自我了,就连自己那曾经死去的妻子谭茹月都不再占有任何分量,余皓远觉得这样的自己着实可恶,可是却不曾想过再分哪怕一分一毫的位置给茹月。

    虽然痛苦着,但他却只想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想着同一个人,她的一颦一笑、她的喜怒哀乐他都想亲自守护,可当从梦中醒来时,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暮然对着另一个人男人嬉笑怒骂。

    就像当下,虽然无数次的告诉自己,她已是别人的妻子,她已经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庭,她每天过的很开心,自己实在不应该再次出现在暮然的生活中。可是,若是能够管住自己,余皓远想自己这么多年来就不会过的一塌糊涂。

    她就站在门口,浅笑着送着她的丈夫出门,怀中抱着的是有着短短卷发、有着暮然眼睛的皓皓。小月告诉他,皓皓叫做暮思皓,是不是暮然思的是自己这个皓?余皓远为了这个名字激动了一番,皓皓跟着暮然姓,是不是代表很有可能皓皓是他的儿子?

    可还没激动两天,小月又告诉他,暮思皓的名字是他爸爸给他取的,孩子到皓皓这一辈正好是“思”字辈罢了。跟着暮然姓,除了表明那个男人对于暮然的疼爱,还能说明什么呢?

    余皓远觉得自己早晚神经分裂,可现在每天干的事不是一个疯子又是什么呢?借着送小月来习武的时间匆匆见上一面,然后蛰伏在武馆门口。只为能再多看她一眼,哪怕是她与另一人男人携手而出。

    已是深夜,将小月送回家,忍不住又来到了武馆门前。自己到底在期待些什么?又有什么可以期待的呢?坐在旁边的小饭店,油油腻腻,可这里有一个绝佳的位置,从里向外看看的清清楚楚,可从外向里看只不过是一块不透光的玻璃罢了。

    借着这个位置,余皓远每天盯着门口,只为暮然打开武馆大门,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之内,他便可以正大光明的看着她,每一寸地方都不曾放过。

    每天,送小月和接小月能够见上两面,若是人不多,她便会看向这边对着余皓远笑上一笑。

    其他的时间余皓远就会坐在这个地方,早上的时候暮然会出来拿放在门口新鲜的食材,中午会出来丢个垃圾,下午的时候会和皓皓还有那个男人出门绕着江边跑上一阵,晚上,暮然总会来到武馆面前站上一会儿,不见得要干什么,就在昏黄的灯光中静静的站着,有时候眼睛会向这边掠过,每每这个时候,他总觉得只有这个时候暮然是属于自己的。

    余皓远觉得自己像是饮鸩止渴,终有一天自己会在思念中死的干干净净。可即使是毒酒一杯也好过只有梦中幻景的悲哀。

    回忆很美,可那终是虚无缥缈的,抓不到摸不着,更闻不到她身上的味道。再美好的回忆在现实面前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更何况,那些有她的日子对于自己是美好的,可是对于暮然来说,那些可能只不过是痛苦的回忆,也许她早已选择完全遗忘,自己对于她来说不过是旧识,甚至是不想回忆起来的旧识!

    暮然的身形隐在武馆的大门之后,眼里蓄积着泪水。他就在不远处,这短短的距离自己却再也迈不开步伐。她想不通,曾经的自己又何来的勇气?那样漫长的距离都客服,那样漫长的时光都经过?

    泪眼朦胧中,似乎又见到了曾经的自己,曾经的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