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暮然想:做什么都没有意义了,不是吗?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37本章字数:1170字

    这一天,余皓远一如既往的坐在油腻腻的椅子上,早已经过了平时暮然出现的时间,不自觉的有点烦躁起来。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武馆大门,当第三百五十一次拿起又放下手中的杯子时,余皓远终于看到了门被打开。

    与此同时,是暮然抱着皓皓急匆匆的样子,看着满脸慌张的暮然,余皓远的心被拎的老高。早已忘记自己是一个不光荣的偷窥者的角色,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暮然的面前,慌慌张张的询问,“怎么呢?皓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去医院?”

    暮然异常惊讶的发现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余皓远,可也就惊讶了三秒左右,才想起来现在实在不是做此等思考的时刻,顾不上心中那点奇怪涌动的东西,慌张的问道:“你有没有开车来?送我们去医院?”

    暮然看着去发动停在旁边车子的余皓远,抱着怀中因为发烧而滚烫的思皓,心中揪住了一般疼痛。因为发烧而满脸通红的思皓往暮然的怀中钻了钻,轻轻的说道:“妈妈,没事,我不难受。”一句话,让暮然本来在眼中晃荡的眼泪顺利的流了下来。

    这是第几次?毫无征兆的高烧,家里备用的药水和退烧药刚好用完,让暮然措手不及,又是多少次思皓白白的小手上因为扎针而变得乌青一片?暮然不信鬼神,可自从思皓出生,无数次的祈祷只要思皓健健康康,任何病痛自己都愿意承担,可每一次饱受病痛折磨的还是这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坐进余皓远开的车子,暮然有点安慰,医院就在前方不远处,五分钟左右就能够到达。余皓远从后座拿了一条毯子轻轻的盖在了蜷缩在暮然怀中的思皓,握了握暮然的手,轻轻的说道:“不用担心,会没事的。”

    暮然看到他眼中的坚定,不知怎么的好像就真的相信,一切都会好的,一如从前一般,不管碰到什么样的情况,这个男人总是能够三言两语的让自己重新焕发活力,或者,用三言两语将自己打入十八层地狱。

    到医院,挂号、诊断、输液,当思皓终于沉沉睡下时,暮然才觉得提在嗓子上的那颗心才终于回到了心应该待的地方。

    揉了揉不停跳动的太阳穴,这时候才觉得疲惫向自己袭来。暮然坐在椅子上轻轻的闭上了眼睛,可是脑海里却全是余皓远的影子,甚至觉得闻到了他身上的味道,一股清爽的味道,总会让人想到夏天的威风,和煦而凉爽。

    暮然觉得这种征兆实在不是好事,强迫自己睁开眼睛,不睁还好,一睁开就看到余皓远距离自己不过一公分,吓得好不容易回到原处的心又跳到了嗓子眼。

    暮然对于不受控制的心极其鄙视,但是鉴于目前对这颗心不可做任何惩罚措施,只得悄悄的使劲掐了掐大腿,迫使自己平静下来。不过,显然余皓远要比自己紧张许多,终于让暮然找到了一点心理安慰。

    强压着心跳淡定的问道,“怎么呢?我睡着了吗?”暮然觉得这句话真是要多假有多假,可是很多时候人总是需要明知故问的话来暂缓气氛的,就像现在这样。余皓远有点狼狈,眼睛看着睡着的思皓,呐呐的说道:“嗯,我怕你着凉了。”

    暮然看着耳朵根泛红的余皓远,觉得很纳闷,他是要做什么呢?做什么都没有意义了,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