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暮然说:真的,我现在很好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37本章字数:1738字

    坐在车里的暮然觉得很迷茫,事情怎么就发展到这个地步了呢?怎么就又迷迷糊糊的坐在余皓远的车里,怎么就大晚上的要去他家过夜呢?

    当然,虽然是很纯洁的过夜,还是觉得事情发展的有点离谱。经过刚刚尴尬的时刻,暮然想应该是有多远就躲多远的,虽然对于余皓远早已经没有了任何幻想,可是现在才发现毕竟思皓是他的亲生儿子,会不会因为血缘关系而导致心灵感应从来来个认父的戏码?

    暮然越想越觉得惊恐,这辈子和余皓远是不可能了,那思皓是必须跟着自己的,这种父子相认的戏码那是绝对不能上演的。想到这里,暮然就不自觉的拿警惕的眼睛看向旁边专心开车的余皓远。

    并且在心里开始诅咒大师兄、二师兄以及穆晓雪等人,要不是他们自己也不会落到再次与余皓远亲密接触的地步。好巧不巧,大师兄出差了,无耻的二师兄追随情人去了,而穆晓雪因为上次见面残留下来的怒气,竟然跑到悉尼度假去了。

    更可恶的是无良的小偷,刚刚急着送思皓来医院,根本顾不上锁门。等到回去的时候,才发现东西该丢的都丢了,家里该乱的也都乱了,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本想凑合着去宾馆住上一晚,可是余皓远一句,酒店毕竟不够干净,要是不小心细菌感染什么的,吃苦的可就是皓皓了。彻底打消了暮然的想法。

    这才导致了现在的囧境,暮然越想越觉得生气,都怪小偷,你早不偷晚不偷,偏偏在碰到余皓远的时候偷,要是被我抓住,看我不拔你皮拆你骨,再顺便诅咒你这辈子买方便面永远没有调味料,不,下辈子也没有,连你儿子、孙子、子子孙孙都没有调味料。

    暮然正骂到兴起,突然发现余皓远竟然眼含笑意的看着自己,连背后的汗毛都在叫嚣着,暮然对自己的表现表示很无语。可又觉得自己这幅样子实在太丢面子,便又重新挺起胸脯,大声的说道:“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想了想,觉得这句话在余皓远面前说有点自找羞辱的意味。

    便又立刻转移话题,“怎么还不到?你不是说二十分钟就到了吗?”余皓远嘴边的笑容更加明显,说道:“早就到了,我都叫你好几声了,你一直在诅咒别人买方便面没有调味料。”本来昂头挺胸的暮然瞬间蔫了,敢情自己刚刚太投入都没发现已经说出来了。

    余皓远径直下车,抱住在暮然怀中睡着的暮思皓,站在前方等待着。暮然又一瞬间的恍惚,似乎他们一直都是这样过着的。一家人,从未分离过,余皓远一直这么微笑着,站在前方等待着自己。这些,从来都只出现在暮然的梦中。

    暮然觉得这样的自己着实危险,她实在不想在陷入从前的无助中,何况现在有了皓皓,她更加不可能像从前将所有精力放在爱一个身上,还是一个看不到任何希望的人。暮然闭上眼睛,指甲深陷在手心,她能感受到疼痛,就像曾经的心痛,再次睁眼,已经是另一个自己。

    随着余皓远向前走去,现在的暮然已经冷静了许多,觉得需要找出几句无关痛痒的话打发这一路的沉寂,想了想,觉得还是谈论小月更加合适。谈论小月的学习、小月的变化以及小月的爱好等等。

    听完之后,暮然本不想发表太多的感言,可是又觉得比较和小月也有两年的母女之缘,对于她还是有许多的不舍。余皓远实在是一个粗心的爸爸,雇了保姆照顾小月的起居生活便以为就是全部。

    “其实,小孩子希望的只是父母的关注,平时表现的再好,也不过是希望得到一两句表扬。对于孩子你太粗心了。”暮然诚恳的说出上面的话,看了看余皓远,只见他紧了紧怀中的思皓,带着点歉意的说道:“我知道,对于小月,我一直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那倒也不是,以前你为了小月让我打掉孩子,对于我虽说有点难以接受,但是可以看出你对小月的爱。只是你别把这种爱藏的太深了,而是应该表现在平时的生活中,让孩子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得到。”暮然自然的回答道。

    待看到余皓远停下了脚步,定定的看着自己,大大的眼睛充满忧伤,才突然想到自己可能踩到了雷区。因为皓皓现在好好地活着,所以对于余皓远当时的行为也没有多少可以怨恨的地方。可是他不知道,以他的性格定是感到愧疚了。

    想了想,暮然淡定的说道:“其实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现在我有皓皓,以前的所有对于我来说都构不成任何伤害了。”说完,看到余皓远收起了眼光,继续向前走着。暮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觉得现在的静默实在难受。

    便又补了一句:“真的,我现在很好。”余皓远的脚步顿了顿,似是要转身,但最终还是向前走去,停在右边的门旁,声音有点哑的说道:“到了,你今天也累了,先好好休息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