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暮然说:我很好,真的!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37本章字数:1584字

    宋宇(注:大师兄)看着眼前的离婚协议书,再看看满脸认真的暮然,一时之间找不回自己的声音。而宋昊(注:二师兄)就简单的多了,眼神那叫一个感激涕零啊,若不是思皓在旁边,自己定是要扑过去狠狠的抱抱这个小师妹,以此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的。

    宋昊还没从兴奋中缓过来,就听到宋宇低沉的声音响起,“不可以,我不同意。”宋昊傻了,暮然傻了,就只有暮思皓抱着前两天干妈给他送来的杏仁酥躺在沙发上啃的浑然忘我。(注:暮思皓的干妈是穆晓雪)。

    暮然还没来及发言,就看到宋昊激动的拍案而起,那可真的是拍案而起啊,师傅留下了的老桌子很识相的抖了几抖。这张桌子据说是师傅的师傅的师傅一直沿用至今的,虽然暮然一直觉得这么个梨木桌,在用了这么多年之后很有轰然倒塌的危险性,可从暮然小时候一直到皓皓的小时候,这个桌子就这么顽强的存在着,晃晃荡荡就是坏不了。

    而师傅老人家又一直崇尚节俭为主,临死之前竟在遗嘱中加了一条,若不是这张桌子也寿终正寝了,三个徒弟谁都不可以私自将这张老桌子贩卖或者闲置。导致暮然和大师兄、二师兄一致认为师傅一定和这张桌子有着不解之缘或者是和桌子的主人有着不解之缘,绝对不是遗传下来这么简单的历史。

    亦或是,这张桌子其实是无价之宝,但三个人轮流找了古董鉴定家来看过之后,给出统一的结论,这就是一张再普通不过的桌子,才彻底断了三个人捣腾桌子的念头,本想拆了桌子看个究竟,但是又怕师傅老人家被气活了或者是在梦中大骂不肖子孙,才将这种念头彻底的扼杀在成长期。是以,这张桌子才晃晃悠悠的又活了这么多年。

    但是,二师兄这一下拍案而起,倒真的是将这张桌子送上了西天。在抖了几抖之后,本就晃晃悠悠的四条桌子腿终于齐齐折断,继而倒地。三个人一时之间忘了现下讨论的事,大眼瞪小眼,看了一会之后,才猛然醒悟,一人巴拉一条桌子腿,看看是否有什么玄机或者所谓的武功秘籍。二师兄更是很速度的对着桌面敲敲打打。

    三个人捣鼓了一阵之后,没有任何收获,倒是出了满头的汗。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再看看手中老桌子的残骸,忍不住的大笑起来。暮然觉得,真好,大师兄还是那个大师兄,二师兄还是那个二师兄。

    三个人就这么蹲在地上,狠狠的笑了一阵,暮然觉得自己的脸颊都酸了。不知道笑了多久,笑的眼泪都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暮然丢掉手中的桌子腿,伸手将大师兄、二师兄抱住,轻轻的说道:“我很好,真的,我知道不管怎么样,不管以什么样的身份,你们一直都在,我知道的。”

    他们也伸手环住了暮然,在他们的怀里,暮然觉得自己还是曾经那个年轻气盛的女孩,有着灿烂笑容,恣意飞翔的青春,也有着勇敢去爱,不怕受伤的心。心,怕是早就被余皓远伤的一塌糊涂了,但是她希望自己爱着的两个人能够真的找到自己的幸福,而不是因为自己的羁绊,挡住了他们前进的步伐。

    暮思皓看着眼前抱在一起大哭的三个人,觉得实在莫名其妙。刚刚他吃第一块杏仁酥的时候三个人是一副认真讨论的摸样,自己吃第二块杏仁酥的时候三个人是一副要吵架的摸样,自己吃第三块杏仁酥的时候二舅舅把妈妈一直诅咒的桌子拍坏了,当自己吃到第四块杏仁酥的时候,三个人对着一堆烂木头敲敲打打。

    当吃完最后一块杏仁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其中妈妈哭的最是凄惨,并适时的把鼻涕眼泪全部擦在了有洁癖的二舅舅身上。妈妈说从今天开始不能叫做爸爸的那个人,自己应该改口叫做大舅舅的人哭的也很惨,不时的把二舅舅搭在他身上的手打了下去。

    暮思皓舔了舔刚刚吃完杏仁酥的手指,有点意犹未尽的感觉。《喜羊羊与灰太狼》放完了,灰太狼还是很悲催的没有吃到羊儿们,很悲催的再次被红太狼以平底锅好好地教训了一顿。

    暮思皓唤来小黑,摇摇摆摆的绕开了哭成一团的三人,晃晃悠悠的出了房门,再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武馆大门。决定今天下午还是和小黑绕着江边跑跑好了,肯定指望不上哭的不知东南西北的那三人了。

    暮思皓给武馆丢了一个白眼,便动起自己的小短腿,向着雾蒙蒙的江边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