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皓远想:她没有不要自己,是吗?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38本章字数:1431字

    一阵剧烈的疼痛唤醒了沉睡中的余皓远,入眼的是一片雪白的墙壁。环眼四周,是雪白的床单和医院必不可少的吊水环。和医院还真有缘,这才多久就接二连三的来到医院。余皓远看着满眼的雪白没来由的感到空虚与孤独,前两次都是陪着皓皓来,虽然在医院却也有满满的温暖,现在换成自己,就只剩下满室的冷清。

    怎么会在这里呢?余皓远有点想不通,自己明明是在开车,只感到一片刺眼的光,剩下的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抬头看了看被稍稍吊起来的左腿,想尝试动一下,却只有刺骨的疼痛。余皓远忍不住吸了一口冷气,这一吸连带着脸上的神经都被带动,愈发的疼痛,想伸出手摸摸刺痛的额头,却发现右手竟也被包扎的严严实实。

    余皓远看着满手满脚的纱布,觉得烦躁极了,一分钟都不想再待下去,挣扎着想要撤掉左手上的针头。却在这时候听到了暮思皓小小的呼叫声:“爸爸,你在干什么?妈妈说药瓶里的水水还有的时候是不能乱动的。”

    余皓远看着迈着小胳膊小腿飞快向自己跑来的暮思皓有点迷茫,怎么皓皓也在这里?正想着,皓皓已经跑到了病床面前,五岁的小孩比病床高不了多少,只见他垫着小脚,轻轻的将余皓远唯一没有包着纱布的左手缓缓的放在病床上,抬头看到余皓远似乎很痛的样子,又小心的对着扎针的地方轻轻地吹了几口气。

    抬起头来,认真的说道:“这样就不痛了,我每次打针的时候,妈妈帮我吹吹就不那么痛了。”余皓远看着这个眨巴着大眼睛的小男孩,心中暖暖的感觉慢慢流淌:“嗯,不痛了,皓皓真厉害。”余皓远哑着嗓子回答到。

    暮思皓得意洋洋的抬起头,接受着余皓远的夸奖,可是看到被纱布包着手、包着脚,连额头上都缠着纱布的人,觉得一定疼极了。他一点也不想要这个刚当自己爸爸的人疼,眼中不自觉蓄满了眼泪。“皓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余皓远看着快要哭的暮思皓紧张的问道。

    “不是的,爸爸一定很痛。”暮思皓哭着说道。这样一句话,余皓远觉得自己即使再痛也不感觉不到了,刚醒来的那点苦涩早已消失殆尽。想伸手抱抱哭成大花脸的小皓皓,却再次被一声呼叫打断。

    “你给我躺好,再乱动,你还想不想要你的手和脚了。”暮然紧张的声音回荡在不大的病房里。余皓远伸出的手僵在空中,愣愣的看向手里拿着两袋东西突然出现的暮然。她来了,是不是,她再次出现了是不是,她没有不要自己,是吗?

    想到这里,余皓远觉得心里涌荡着一股热流无法排解,眼睛也涩涩的发痒。不管是宋慕然还是暮然,都不会置自己于不理的是吗?余皓远想,医院真是个好地方,每次在医院都能看到关心自己的暮然,很像属于自己的暮然。

    暮然忽略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余皓远,自顾自的把刚刚从武馆拿来的被子、吃的、喝的一一的摆在病床前的小茶几上。这家伙,算是命大,一辆小车那么直直的撞上大货车,车子被撞的稀巴烂,人几处骨折,当时失血过多,现在早已没有任何危险。

    “爸爸,我跟你讲哦,生病的时候一定要听妈妈的话,要不然会被妈妈打屁股的。”思皓严肃的说道,说着还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屁股。余皓远刚刚收回视线的眼睛立刻又黏在了暮然身上,皓皓叫自己爸爸,暮然好像没有反对。

    暮然转头看着一脸心有余悸揉着自己屁股的暮思皓,和一脸严肃思考的余皓远身上,无奈的抚了抚额头。指着暮思皓说道:“你在家里是怎么答应我的,要乖乖的不吵病人休息,我才带你来的。”说完,又指着余皓远说道:“你给我好好休息,等下麻药过了,看不痛死你。”

    余皓远、暮思皓看向一脸凶相的暮然,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对视了一眼,都不自觉的笑了出来。余皓远想,痛吧,痛吧,如果痛能够换回你对我的注视,即使痛死又有什么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