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皓远想: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心痛?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38本章字数:1382字

    “这些我不用担心,大师兄不会和我争皓皓的抚养权的。”暮然淡定的说道,心里暗暗的补了一句,就算有人争,怕也是你要争。瞥了满脸不安的余皓远一眼,暮然将仍然滚烫的粥端到了他的面前。医生说,他现在正处于恢复期,高盐高热量的东西是碰不得的,本想炖鸽子粥都被医生否决了,只有煮这白粥小菜来了。

    可是想到这个喜欢吃甜食、喜欢吃辣味的人整天面对着这清清淡淡的东西,又有点于心不忍。不过说也奇怪,每天这些东西见他吃的也很开心,倒没有了以前的那股挑剔劲。暮然熟练地舀起一勺,放在嘴边吹了吹,才送到了余皓远的面前。

    因为骨折的是右手,左手也裂了好大一个口子,本来皓皓见状非要抢着喂他这新认的爸爸,暮然抚额,无奈的看向这个自己吃饭都还不太稳的人,为了一大一小的安全,这喂饭的重担就落在了暮然的身上。

    余皓远习惯性的就着暮然的手*了满满一勺子的粥,显然没从刚刚那个话题走出来,还是带着忧伤,问道:“他对你们这么好,看你们现在相处也好得很,怎么就离婚了?”说完,又觉得一阵心酸,连平时香甜的粥都变了味道。

    暮然又舀起一勺,轻轻吹凉,喂到他的嘴边,回答道:“这有什么奇怪的,以前我们两个还离过婚了,现在不也能和平相处吗?”暮然停顿了一会儿,又胡扯道:“这只能说明我心胸宽大,与人为善,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

    余皓远看暮然能够这么轻而易举的谈到曾经两人离婚的事,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心里愈发的难受。现在这样照顾自己,只是基于朋友的义务吗?

    “那你还爱宋宇吗?”余皓远压着心底的不适,弱弱的问道,问完之后立刻移开视线,盯着那只在窗口叽叽喳喳叫的小麻雀,真吵,余皓远想着。

    “他爱上别人了。”暮然答非所问的回答道,继续手中喂食的动作,想到大师兄和二师兄即使现在在一起,这以后的路恐怕也是不好走,就好一阵担心,怎么二师兄就不是女人了,如果是女人不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吗?可是,如果二师兄是女人,大师兄就不会喜欢上了?暮然满脸郁闷,哎,你说这月老是不是闲着无聊或是一不小心喝醉酒搭错线了呢?

    这什么意思?他爱上别人所以要离婚?可是没有回答不爱,是不是还说明爱着。看着暮然满脸忧伤的样子,余皓远觉得心底的那份疼痛愈发的加重,原来暮然爱上了宋宇,爱上了其他的男人!

    每天暮然给自己喂饭的时候是自己最快乐的时候,可今天吃在嘴里却满满的都是苦涩。余皓远觉得好伤心,看着似乎还沉浸在悲伤情绪中的暮然,难过的不能自拔。可是,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心痛呢?

    暮然从大师兄和二师兄艰难的感情道路上回过神来,却发现余皓远眼中晃晃荡荡的有什么东西就要落下,暮思皓受了委屈的时候也是这样,欲哭不哭最让人心疼。暮然在心中叹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真的是被这对父子吃的死死的。可是,怎么以前就没有发现余皓远这么像个小孩?

    暮然将最后一勺粥放在余皓远的嘴边,他机械的张开口*了勺子,视线却定格在窗户旁活蹦乱跳的两个小麻雀身上。叽叽喳喳的,暮然觉得听在耳里真是舒服。

    “哪里不舒服吗?”暮然联想刚刚说的那些话,推测这段时间如小孩子一般的人,大概猜到,他也如暮思皓一样犯了小心眼的毛病了。余皓远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更怕把有些问题说开了,就连这种好不容易得来的相伴都失去了。

    余皓远缓缓躺下,拿被子将自己连同头都包的个严严实实,不回答暮然的问题,不小心碰到了伤口,痛的直抽气。觉得眼睛干涩的厉害,干涩的时候就会流眼泪的,这是正常的生理表现,余皓远这样告诉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