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暮然想:早晚有一天会疯掉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38本章字数:1344字

    夜已深,本该微凉的深夜却异常的闷热。外面是黑压压的乌云,窗户旁边的叶子一动不动,就连空气似乎都静止了。病房里更是闷热难忍,余皓远包裹着厚厚纱布的地方更是燥热。一身汗的余皓远轻轻的移动身子,坐了起来。

    伤口已经不像刚开始那样撕痛,可是这种将好未好的时候最是难熬。就像他和暮然的关系一样。自从那天吻过自己之后,暮然再没有其他的亲密举动,徒留自己眼巴巴的看着她。

    最亲密的也不过是趁着皓皓不注意偷偷拉着她的手或是趁她睡着的时候偷偷亲亲她的脸颊,暮然却一直是不冷不热的状态,让人心里很没底。

    对于现在的状况,余皓远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形容,心中有话,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要告诉她,却不知道怎么开口。说什么呢?回忆从前对她的伤害,还是说自己这五年来的忏悔?直到她离开之后,才发现其实早早的就已经爱上了她?

    现在的他们正处于平衡木上,摇摇晃晃,毫不稳固。一个不小心,就会让对方受伤。这样的情况下,又怎么开口诉说自己的相思之情?暮然又会相信多少?对于自己,暮然从来都是以宠溺的态度对待的。可是她为了自己流的泪,又该拿什么去计算?

    想到这些,余皓远觉得很不是滋味,还不是自己自作自受。不过,看向睡在另一张床上的暮然和皓皓,又觉得满足的不得了。她就在自己的身旁,这样就够了,不是吗?余皓远轻轻的拄着拐,挪到了窗户旁的下沙发上,想借一丝清凉。

    睡梦中的暮然也为这突然而来的闷热而烦躁不堪,伸手摸到皓皓的头发都是湿的,吓得立马睡意全无。准备下床拿毛巾给皓皓擦擦身子,要不然这样下去,皓皓肯定又得感冒发烧。习惯性的望向余皓远的病床,立马又惊出一身冷汗。

    待视线碰到在沙发上靠着的余皓远才缓过了神,走近,发现他竟这样靠在沙发上睡着了,额头的小短发和皓皓一样濡湿一片,可能睡的极不舒服,眉头都皱到了一起。以前总是一副盛气凌人的余皓远为什么会越来越像小孩呢?

    暮然蹲在一旁,两手撑着下巴,思考了半天也没有答案,遂放弃。起身用温水湿了毛巾,给皓皓擦了擦身子。小家伙睡得极熟,怎么摆弄都没有丝毫转醒的迹象,可能是擦完了身子,凉爽了许多,唇边竟溢出一丝笑容。

    看着儿子粉嘟嘟的脸,暮然忍不住俯身亲了亲。他是余皓远和她的儿子,有了他,自己这五年来才能活了过来。

    给皓皓擦完身子,暮然又来到余皓远身旁蹲下。应该是很久都没有剪头发了吧,这么垂着头,竟有几根较长的耷拉到了眼睛上。“大懒虫”暮然轻轻的嘀咕道,随后又伸手将这几根调皮的头发拨到了一旁。

    暮然看着熟悉又陌生的余皓远,心中酸酸痛痛的。从十三岁遇上他,到成为他妻子,再到空白的五年,再到现在与他重逢,这满满的青春岁月里,倒真的只有一个他,自己也从一个懵懂少女变成了五岁小孩的妈妈。

    本来暮然自我催眠的告诉自己,其实也没有那么爱他,分别了五年,不也照样活得开开心心吗?可只有自己知道这五年来,一次又一次压抑着想他的冲动,将所有有关他的回忆打包埋藏在心底最深的地方。

    本以为这辈子怕是再也没有光明正大翻出来的一天,可是当再次问到他熟悉的味道时,心中那个防护的小人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知道有谁说过,这个世界上讨厌一个人你会表现的很明显,可是喜欢一个人却可以装的毫无痕迹。暮然心中那股日积月累的爱沉甸甸的,经过了从前的失去,更害怕重复那样的痛苦。不能放开他的手,也不能把爱全部释放,暮然觉得自己早晚有一天要疯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