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生在暮然身上的三件大事!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38本章字数:1296字

    对于暮然来说,最近发生了几件大事。

    第一件大事:余皓远出院了。经过半个月的住院时间,医生终于点头同意可以回家好好休养,只要在规定时间回来换药和拆石膏就行。这意味着,暮然也结束了医院、武馆来回奔跑的日子。正当暮然无奈的准备开始余皓远家、武馆来回奔跑的时候发生了第二件大事。

    第二件大事:余皓远搬到武馆住了。对于这种情况,暮然完全被蒙在鼓里,等到发现的时候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用余皓远的话来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才十五天,剩下的两个半月你肯定不能不管我是吧,你如果要管我就要在武馆和我住的地方来回奔跑是吧,你一奔跑就会疲劳吧,你一疲劳就会脾气暴躁是吧,你一脾气暴躁就会导致气血不顺是吧,女人一气血不顺,就会导致内分泌失调是吧,紧接着就是苍老、绝经期提前……”

    在他说出更严重的后果前,暮然果断的摔门离开。留下余皓远和小小帮凶暮思皓同志大眼瞪大眼,很有默契的伸出爪子握了握。自此,余皓远搬来与暮然同住的想法算是终于落实下来了。

    虽然不是同住一个房间,但是余皓远拄着拐杖,看着暮然离去的方向,露出阴险的笑容。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有这几个月的时间不怕研究不出吃掉暮然的方法。而暮思皓则完全不知道妈妈有随时被吃掉的危险,只是抱着余皓远买给他的杏仁酥,笑的那叫一个阳光灿烂。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余皓远得意洋洋、认真研究推倒暮然的大计划之时,却被一个不速之客扰乱了所有的打算。与此同时,还发现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隐患,逼的他必须将推倒计划从原先的两个月之内提前到一个星期之内。

    而这位不速之客,即为发生在暮然身上的第三件大事。

    第三件大事:穆晓雪终于舍得从逍遥的悉尼回来了,不但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男人。要就是这么一个男人也就算了,关键是这个男人还和暮然曾经有那么一段小故事。

    其实也不能这么说,若说是故事则需要男主、女主,这才能构成一个完整的浪漫故事或者狗血的偶像故事又或者是悲惨故事。可是,暮然认为发生在这个男人和自己之间的顶多是是小到不能再小的一个插曲。

    本来这个插曲也不打紧,不会影响暮然任何一点情绪。可是,当插曲的后遗症影响到自己和穆晓雪自己的感情时,就该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事情是这样的。话说,某日,风清气爽、小鸟鸣叫、花儿斗艳、蝴蝶起舞……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是一个文艺青年感慨人生、正常青年欣赏风景、2B青年迎风起舞的好日子,可对于暮然来说,却是一个悲惨到不能再悲惨的回忆。

    当然这段悲惨全部拜余皓远所赐,暮然印象中所有可怜悲催的倒霉日子都和他脱不了干系,暂且不提。要说的重点是这段插曲的另一人,烧金的富家公子宋天宇是也。

    此日,暮然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走在这欣欣向荣的风景中,极其不协调,因为不协调反而使得暮然更加显眼。而恶俗的剧情也从这里开始上演,宋天宇开着一辆拉轰的敞篷宾利,用他的话说,让自由的风温柔吹拂他这颗向往自由的心。

    可能是他自我陶醉的太厉害,也可能是暮然实在太他妈倒霉了。反正结果就是他的敞篷宾利竟然因为地上的一根钉子爆了胎,不受控制的向着人行道上的暮然冲去。好在暮然虽然失魂落魄,但是保命的心还是有的,武功功底也不是吃素的,险险的避过了直接撞击,但是胳膊还是不可避免的受了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