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驱不散的那点苦涩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39本章字数:1023字

    我爱你,毋庸置疑,可是我的爱沉甸甸的,连我自己都快要压垮,你又是否能够承受?亦或,是否愿意承受?

    暮然不知在哪本书中看过这样一句话,一瞬间便击中了自己的心。沉重?自己的爱对于余皓远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从爱上他的那一刻起,虽然痛苦,可自己却甘之如饴。若不是深爱,又怎会在有了从前那些往事的教训,现在依然这么不管不顾的跳了下来?

    学生们正式上课的时间已经到了,本来,余皓远安排小月在B市读书,但是小月却并不舍得爸爸,哭着闹着要来G市。接到小月电话的余皓远,有点忐忑的询问暮然。

    暮然看着小心翼翼的余皓远,不知他在踌躇些什么?小月是他的女儿,当然应该和他在一起。是我给了你那么大的压力吗?我又何曾给过你压力。暮然在心里想着。

    最终小月也是住进了武馆,单独的房间,这样的格局下,为了照顾小月的感受,暮然是断不能让余皓远和自己与皓皓一个房间的。于是,余皓远又悲催的被赶到了自己单独的房间。

    小月很乖,和以前一样乖,这是暮然最直接的感受。可是,以前的小月虽乖,但也总展现活泼的一面,可现在的小月却总有一种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见着生人,便不自觉的往后躲,见到熟人也只是腼腆的笑着,却也并不主动招呼。

    面对这样腼腆的孩子,暮然很是忧心。因为在暮然的印象中,自己像她这么大的时候,和大师兄、二师兄没少整幺蛾子,经常气的师傅将他们三个关禁闭。可现在想起来,却觉得对那时的生活很是怀念,觉得童年就该有童年的样子。

    暮然忧心忡忡的向余皓远询问,余皓远看着远处牵着皓皓手向这边走来的小月,有一瞬间的愣神,呐呐的答道:“是吗,我以前没有注意过,可能性格比较像茹月吧,茹月小时候的性格就是比较静的。”

    闻言,暮然准备向孩子们走去的脚步一滞,轻轻的应了一声,便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向前走去。而留在原地的余皓远,却在这时发现了不妥,因为茹月自己给暮然带来那么多的痛苦,她是否还在难受中?

    说实话,暮然觉得是没有什么的,毕竟逝者已逝,而且已经逝了那么多年。与余皓远这次的重逢,可以看得出对于自己他是不舍的,但是到底有多少爱?又能不能和茹月在他的心中相媲美,暮然是从来都不敢想的。

    自己,又怎么能没有那份自知之明?是以,这么多天以来,茹月在他们的谈话中尚属禁忌,连带着连从前都成了禁忌。

    看着暮然落寞的背影,余皓远的心中也绞得乱七八糟,对于暮然的感情自己早已经非常清楚,可为什么,总是会一不小心就伤到她了呢?

    暮然一左一右牵着皓皓和小月,心中本应该是满足,可不知怎么的,心底的那点苦涩怎么都无法驱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