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暮然想:我怎能爱的如此卑微?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40本章字数:1403字

    “你什么时候走啊?”暮然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烫伤的手指还隐隐的作痛,轻轻的抚摸着余皓远习惯性搭在腰上的手。没有回答,暮然从他的胸前抬起头来,只听到均匀的呼吸与窗前不知名虫儿的叫声。

    “我不该这么小气的是不是,可是,她是谭茹月,你以前明明确确告诉我,不管我怎么努力,不管经过多少年,她永远是你最爱的女人。”暮然看着余皓远紧闭的双眼,睡着的他总带着小孩的天真,不知道是不是睡得不舒服,嘴角轻轻的向下耷拉着。

    虽然告诉自己,现在这样应该知足,最起码在余皓远的心中自己的分量也比之前重了很多。这不是以前的自己所奢望的吗?

    暮然伸出手用力的回抱他,不知为什么,心中那点点不安却一点点的晕荡开来。

    “你知道吗?皓皓是你的儿子,我从来就只有你。你呢?我相信你心中有我,可是那里还住着另一个人。如果,我是说如果,那个人还活着,你是不是就放开我们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暮然喃喃的说着话,明知道他睡着了,可是心中的委屈却怎样都需要一个发泄的口。

    多少年了?想说这样的话,最终还是没有勇气问出口,想知道答案,却更怕知道答案。这样脆弱不堪的自己,连自己都讨厌的紧。但是,面对余皓远,自己何时不是一个懦夫?为什么对于余皓远的爱,自己总显得那么卑微?

    一夜到天亮,暮然都处在浑浑噩噩当中,越想想明白,越发的不清不楚。直到用余皓远的声音定制的铃声响起,才恍然回到了现实中。

    铃声中的他,用暮然最喜欢的温柔轻轻说道:“暮然,不许起床,再偷会儿懒。”干干净净的声音,可这声音中包含着对她的宠溺。每次听到,暮然的心中总是荡漾着说不清的满足。

    而现实中的他在听到铃声之后,总会更紧的拥抱住她,赖皮的把脑袋埋在她的胸口,无论她怎么挣扎,终是要被这么抱着在床上多睡个十分钟。

    今天,一如往常。胸口是他左蹭右蹭的痒痒感,一夜未睡的暮然却没来由的滴下了眼泪,悄悄抬手擦去。用最正常的声音说道:“起来吧。”暮然就重避轻的说道,说完便挣扎着起床。

    “再睡会儿”余皓远愈发的抱紧了她,每天早晨的这个时候总是自己最贪恋的,醒来她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给予自己想要的温柔。

    暮然看着这个不断耍赖的人,很是无奈。最终还是使出了自己的绝招——哈痒痒。果然,手刚碰到他的腰部,他已经咯吱咯吱的笑了出来。暮然就是喜欢他这个弱点,每次他不听话,这招就是制胜绝技也。

    好不容易起了床,今天是星期六,皓皓和小月还在睡觉。做好了早餐,端上了桌,暮然也终于把三个赖床的人给捣鼓起来了。

    “我让章秘书买好票了,今天下午和小月回B市。”余皓远斟酌了许久,终于说出了这两天一直想说的话。有点紧张的看着她的反应,还好,她的神情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嗯,知道,东西已经给你们收拾好了,问余叔叔好。”暮然淡定的说道。

    余皓远轻轻上前,抱住正在整理衣服的暮然,心中的不舍一点点扩大,他想自己一定是疯了,还没离开了,就已经开始想念她。吻上她的唇,一点点将这种感觉刻在心底。

    等到一切准备就绪,章心心已经开着车来到了武馆门口。皓皓显然非常不舍余皓远和小月,一听他们要离开两天,小嘴就一直撇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总是哀怨的看着他们两人。后来,还是在小月和余皓远一而再、再而三的保证下,才终于勉强点头应了下来。

    余皓远抱了抱暮然和皓皓,在暮然的耳边轻轻的说道:“等我。”

    现在已经是深秋,微冷的下午雾蒙蒙的,车,渐渐驶远,在雾中渐渐消散。不知何时,暮然的眼中蓄满了眼泪,不过是两天的离别,可是这种不安的感觉却渗透在每一个空气分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