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忆:擦肩而过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40本章字数:2233字

    等到外面的阳光照进来时,余皓远也渐渐醒来,旁边是自己的新婚妻子。可是,直到现在他还是觉得一阵恍惚。

    很小的时候,妈妈就离开了余皓远,爸爸说她去了天堂。那时候的余皓远知道些什么呢?他只知道天堂是个好地方,追问着,妈妈为什么不带自己和爸爸一起去呢?看着爸爸满脸的泪痕,只是紧紧的抱着他。

    后来,再也不见妈妈,他哭过、闹过、撒过娇、发过脾气,可是妈妈再也没有像从前出现,抱着自己、哄着自己,有的,只是一天憔悴过一天的爸爸。再后来,隔壁一直和妈妈称作姐妹的刘阿姨住进了自己家。

    爸爸让他管刘阿姨叫妈妈,可是,他有抗拒,这个并不是自己的妈妈,也坚决不开口。为了这事,从为打过他的爸爸揍了他一顿,揉着发疼的屁股,他就是倔强的不曾开口。

    后来呢?日子一天一天的过,本是横眉冷对,可是小小的男孩又能懂得多少呢?温柔的阿姨抱着他睡觉,不管他多么的抗拒,好吃的、好玩的、总是细心的讨好着他。

    虽然不愿承认,但他看到爸爸越来越精神,家里也终于结束了妈妈离开后的混乱不堪。虽然那句妈妈从未叫出口,可心中却也是逐渐少了许多抵触。只是对于爸爸这么快就忘记妈妈,想着想着就愈发的难过。可是在一个叫做谭茹月的小女孩出现之后,又有了很大的改观。

    谭茹月管刘阿姨叫做小姨,而刘阿姨对谭茹月可谓是尽心尽力,每次她来家里住,都会千方百计的疼着她。余皓远看在眼里,却也并不嫉妒,因为他也很喜欢这个小女孩,大大眼睛,长长头发,总是乖乖的跟在自己身后,用软软糯糯的声音叫着自己:“哥哥”。

    后来,谭茹月几乎就住在了余家,刘阿姨说她的姐姐因为要出国,实在没有办法把小孩一起带去,就暂时寄养在这边。余皓远自是不会反对,这个小妹妹他喜欢的紧。这一住,就是十多年。

    一起长大、一起上学、一起吃饭,感情也逐渐加深,本来余皓远也没有多想,可是在他要离家上大学的那天,她哭的梨花带雨,他忍不住的吻住她时,才知道,原来,自己对于她可能不止兄妹之情。

    也是,小丫头越长越水灵,出落得愈发的美丽,一起长大的感情自是不必多说,年轻气盛的少年天天对着,又怎能不动心?况且,谭茹月温柔细心,对于自己的照顾更是不必说。时间一久,顺其自然的将她放在了心上。

    大学刚毕业,爸爸和刘阿姨就催促着快快结婚,余皓远本不想如此仓促,可是毕竟茹月的身份不比其他女孩,不但做了他四年的女朋友,更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妹妹。

    虽然谈不上爱到骨子里,也没有电视剧中的轰轰烈烈,可他与茹月也确实难以分开,这么平平淡淡的感情也很好,熟悉且习惯,也就顺着家里的意思结了婚。

    只是,昨天结婚的时候,心中不知怎么的突然感觉到从未有过的犹豫感,他似乎忘了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这种陌生的涌动太过强烈,这种想要逃跑的感觉太过刺激。

    看着旁边一脸娇羞的茹月,他暗骂自己混账。只当自己是婚前恐惧,敬酒的时候总是一饮而尽,想要借以按捺心中的混乱与不安。

    此时,余皓远早已平静,看着熟睡的茹月,想着,那种不确定肯定是婚前恐惧,便拥紧了谭茹月,似乎是想要确定什么。

    等茹月醒过来,两个人梳洗一番,便拿着收拾好的行李,准备去欧洲渡蜜月,这是早就定好的,也是茹月一直都很期待的。小两口给爸爸和刘阿姨道了别,便准备离开。

    刚走五分钟,茹月却恍然发现自己忘了带相机,便又匆忙的回去拿,剩余皓远一个人看着行李发着呆。无事可干的余皓远左看看右瞧瞧,昨天下了一天的小雨,今天倒是换来了一个天气晴朗,光这么站着,都觉得神清气爽。

    余皓远的眼睛停留在不远处一个坐在靠椅上一动不动的女孩,那女孩似乎看到了什么,一脸的惊讶。想来是一早下来晨练的住户,不过,倒是一个生面孔。

    不远处,谭茹月的声音响起,余皓远便调转视线,噙着笑容看向自己的新婚妻子。这时候,王叔叔家的儿子,王磊倒也牵着他的小狗,向这边走来。走近,便冲着余皓远笑了笑,打了声招呼,说了声新婚幸福。

    小两口开心的受了,正拎起行李,便看到走在前面的王磊直愣愣的撞到了旁边的垃圾桶,来不及开口提醒的余皓远忍不住笑了出来。伸手去扶他,便听到他一脸疑惑的说道:“咦,她怎么还在这里,昨天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怎么还没走?”

    顺着王磊的视线,余皓远看向那个陌生的女孩,她似乎是有点慌张,一双眼睛大而有神,可眼中却含着尴尬与期待。这么矛盾?对上余皓远的眼睛,不过一瞬,就立刻转移视线,抓起旁边的包便仓皇向前跑去。

    余皓远有点纳闷,觉得那双眼睛似乎在哪里见过,正待认真思索,手机却响了起来,便也顾不得其他,接了起来。

    是自己的好友兼合作伙伴——李浩,那边不带含蓄,劈头盖脸的问了一句:“余皓远,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惹过什么情债?”

    这边,余皓远那叫一个莫名其妙,还没回答,李浩又继续说道:“我不管你过去惹过什么情债,但是现在你已经和茹月结婚了,就应该一心一意,要是让我发现你有做了什么对不起茹月的事,我不会放过你的。”说完,也不等余皓远回答,便挂了手机。

    余皓远完全的莫名其妙,不过,李浩喜欢茹月,他是知道的,本来还担心会不小心伤了兄弟之间的感情,不过,李浩倒是大大方方的很,说,既然茹月选择了他,他就会选择祝福。不过,估计是看到他们结婚了,以后他毫无机会,现在才会这么警告自己来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思及此,余皓远也就不追究好友莫名其妙的警告了。

    牵着茹月的手,看到她回一个甜美的笑容,暗暗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对茹月很好很好。

    这一年,宋慕然18岁,看着自己的心上人挽着新婚妻子满脸幸福从自己身旁走过,心如刀绞;这一年,余皓远23岁,没有认出这个看起来一夜未睡、苍白不堪的人是谁,更不曾知道,这个陌生的面孔怕是已经爱上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