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忆:生活还是要过的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41本章字数:1522字

    宋慕然觉得日子还是一如既往的过的,18岁,在G市上了著名的体院,毕业了之后也就一直在师傅的武馆帮忙。武馆虽然不大,但是师傅的名声在外,想要拜在门下的人不少,也经常有看似神神秘秘的人来这边找师傅切磋。

    宋慕然毕业之后,师傅几乎把整个武馆交给了她,而他自己则是和一些老朋友或者是过几招、喝些茶、下些棋,日子倒也过得悠然自在。可唯一让他忧心的则是这三个徒儿的婚姻大事。

    宋宇最大,今年27岁,宋昊今年25岁,宋慕然今年23岁,可这三个孩子倒好,就没见过他们几个交女朋友和男朋友。宋宇、宋昊也就算了,男孩总是不会那么快稳定的,况且,宋宇宋昊的亲生父母也在旁边督促着他们。

    可是宋慕然不一样啊,身旁就自己一个长辈,眼看着,也出落的亭亭玉立,怎么就没见一个男孩上门呢?真实急煞人也!

    当然,追宋慕然的人那是相当的多,当然也相当的大胆,但是也不知怎么的就是没有一个能够入了她的眼。就说宋慕然那一身功夫,她放下过话,要想当她的男朋友,必须先把她撂倒。

    也有过几个大胆的勇于挑战,但是后果那叫一个凄惨,于是,久而久之,即使有喜欢的也在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分量之后,果断退缩。

    宋慕然觉得生活什么的,就是应该肆意的欢笑,放肆的蹦跶,和朋友之间的交往还是很正常的,只有男朋友这一项一直似乎都是一个禁忌的话题,别人问起来,她也总是笑着说,哎,没有办法,找不到撂倒自己的,这辈子也就不打算嫁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宋宇就是这个有心的人,每次看到这样嬉笑调闹的宋慕然总是会为她好一阵心疼,随后又跟着好一阵担忧。

    因为,他总会不自觉的想到五年前在B市找到她的样子,在角落缩成了小小的一团,平时灵动的大眼早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光彩,两天两夜没有吃东西,嘴角都起了白白的皮。宋宇犹记得师傅当时的震怒以及无法置信的样子。

    上前将她搂在怀里,竟发现她的衣服是潮湿的,乖乖的任他抱着,像极了失去生命力的布娃娃。在医院的时候,宋宇握着她的手,也没说话,但是眼里是掩不住的担忧。终于,宋慕然说了一句话,“我变成大姑娘了,可是他不认识我。我们回家吧,我讨厌这里。”

    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从宋慕然的嘴里听过余皓远这个人。而他们自动自发的达成了协议,对B市闭口不提,看着回到G市的宋慕然张罗着上大学、还是会和宋昊斗嘴、偶尔和师傅呛声,不爽的时候还是会找人练一顿,他们也慢慢地放下了心。

    可是,只有宋宇知道,宋慕然心中的某一块缺失了。

    “不是让你打我电话我们一起回来吗,怎么又自己一个人先跑过来了。”正陷入沉思中的宋宇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不过听着这么冲的语气不用抬头也知道是谁。抬头,就看到宋昊一脸不爽的样子。

    “我做什么事好像不用向你汇报吧。”对于这个小师弟,自己的感情一向是复杂的。有些不该有的感情一点点萌生,当自己第一次遗精,早上醒来的时候陷入了巨大的恐慌,因为他清楚地记得被自己压在身下的是眼前这个已经长大了的小师弟,那时候他还是小小少年,可现在他早已是一个男人。

    无法面对便选择逃避,逃避是最好的方法。也许,和宋慕然选择了同样的方法。逃避,就没有痛苦了,是吗?

    后来,学业越来越忙,也就不怎么住在武馆了,回到家中不能时时刻刻见到宋昊,对于宋宇来说是种解脱,上了大学、工作之后,直到后来开了自己的公司,自己一直是只在特定的时间回来看看师傅和师妹。

    可是,他显然忽视了人情感的复杂,有些事显然不是你想往就能忘的,他一度为自己内心的渴望感到恐惧,也一直压抑着,甚至去看过心理医生,可是,每次见过之后,梦中必定会有他的身影,宋宇恐惧到无以复加。

    鄙视这样的自己、厌恶这样的自己,于是竖起了冷酷的外壳,对谁都一副温柔、好说话的宋宇独独对着宋昊会变得浑身刺。可宋昊却打定了主意要粘着他,无论他怎么的臭脸,也总是摆着一张大笑脸在他的面前晃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