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pter01.不过是分手(上)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23本章字数:1553字

    2009年9月3日清晨,B市一场大雨磅礴,电闪雷鸣。

    白晓梦从一场噩梦中惊醒,扯过床边的睡衣套上,揉揉凌乱的长发,准备起床。此时一道闪电劈过,映衬着她那张惨白的美丽面孔更加慎人,犹如午夜索命的恶鬼令人心魂俱丧。

    昨晚,就在他男朋友,错了,是前男友的家中,她亲眼目睹一出18禁的好戏。交往了两年的男人,正和一个波霸女在床上恣意翻滚,空气中腥臭难闻的情欲味道令人作呕。

    可是她并没有选择视而不见的转身离开,也没有激动的冲上去嘶喊,而绝美的面孔上挂起一丝冷笑,优雅的倚着门框,慢慢欣赏。

    两个在激情中翻滚的人居然没有发现正在被人免费参观,依然陷在忘我的欢愉中不可自拔。

    女人的娇喘,修长白皙的双腿缠绕在男人腰间,都仿佛是根尖锐的刺狠狠地戳向她敏锐的神经,若是换成别人恐怕早要抓狂了,肯定要冲上去扬起手甩给他们一个响亮的耳光方能解恨。可惜,那不是她白晓梦会做的事。

    好戏就需要一个沉得住气的人来观赏,不是么?

    直到一声沉闷的嘶吼声响起,才结束了这场情事。

    白晓梦似乎不吝啬掌声,给了这出好戏一个该有的赞许,毕竟真人版的AV不太容易参观到,她应该说自己足够幸运,可以见到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滚做一团,真是令人羞耻。

    男人直觉性一僵,缓缓的转过头,原本英俊的脸纠结成一团,却也迅速的扯过床单遮住两人裸露的身体。

    此时波霸女也从激情中清醒,看了过来,娇媚的模样瞧得连她白晓梦都心头一颤,好一双会勾人的眼睛。她用特有的柔媚嗓音问向旁边的男人,“周健,她是谁?”

    周健一顿,露出一个嘲讽的笑,“白晓梦。”

    “就是她么,长的也不怎么样。”女人说着往周健的怀中窝去,就好比是无声的宣言。“一看就是个赔钱货,也难怪你会不要她了。”

    白晓梦瞥了一眼扔在地上的包包,LV。原来是她自己有眼无珠,找上了这么一个渣男。还好,没有闹到覆水难收的地步。

    她笑,骄傲的仰起头,让人产生一种错觉,她才是高高在上不容侵犯的女王,而你们都是手下败将。淡淡的鄙视道,“周健,你眼光越来越回去了,怎么就捡了这么一个破烂、货。”

    说完,她转身离开,没有一点拖沓,也没有注意到女人僵硬的身体和愤怒到要杀人的目光,更加没有理会难听的谩骂和男人温柔的哄劝。

    一击正中,周健在和这个女人第一次上床的时候,并没有该有的落红。

    夏令美听着厨房中叮叮咣咣的声响,轻轻一叹从床上爬了起来,若是在不去阻止,怕是她家的厨房要英年早逝了。

    “难得,白大小姐周末不睡懒觉,这是要拆房子吗?”

    “没兴趣。”

    白晓梦和夏令美两人有幸在大一开学的时候被分到一个宿舍,初一见面就有种一见如故、臭味相投的感觉。随后数月内折腾得一个宿舍终日不得安宁,一合计干脆搬了出来,住在夏令美的一百多平两室公寓中,生活得逍遥自在。

    白晓梦从出生的那天开始便没有爸爸,和妈妈两个人生活。

    她母亲是一个公司的部门经理,虽说给不了白晓梦最好的,但也及其宠爱自己的孩子。从小没有父亲,没有爷爷奶奶,没有姥姥姥爷,可白晓梦有个全世界最好的妈妈。

    谁料,就在白晓梦18岁生日的前几天,她妈妈在一场车祸中去世了。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她妈妈的死会对这个即将成年的少女造成沉重得打击,事实上白晓梦非常难过,她整整哭过一天一夜,三天食水未进,不曾合眼。

    在葬礼上,她望着妈妈的照片,眼前一片黑暗。

    白晓梦似乎听到了妈妈的声音。

    “梦梦,你要坚强……”

    “梦梦,记得妈妈的心愿吗,Q大,妈妈希望你考上Q大……”

    “梦梦,你是全世界最乖的孩子……”

    “梦梦,妈妈爱你……”

    白晓梦过了18岁生日后,一边打工一边读书,高三那年以出色的成绩保送了Q大。

    而夏令美呢,绝对是个大小姐典范,从小长在军区大院,身上标着四个大字“高干子弟”,花钱如流水,骄傲的傲视一切,对谁都不理不睬漠不关心,唯独姓白的小丫头,让她无法不理不问。

    两个原本风马牛不相及的人,竟莫名的成为了好朋友。那份真挚友情,她们曾发誓公干共苦、不离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