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pter05.烦躁的一天(下)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23本章字数:1443字

    白晓梦同样压低声音,“令美喜欢这里。King跟别的酒吧不一样,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每年的会费少则也要十几万。”她睨了旁桌的那群男人一样,继续道,“别理他们,这群人经常在,也知道我是令美的朋友,他们不敢怎么样。”

    罗敬北听着不免咋舌,他也头一次知道夏令美的名字不代表着仅仅是有钱,更是有权了。

    夏令美见她走近,扬了扬手,甩出几张粉色的票子给了侍者。“我来介绍,这位帅哥是小梦的男朋友,也是我们同校的学长,罗敬北同志!”

    同志,让人联想到了八路军,扛着枪,大唱义勇军进行曲。

    “小梦姐,你再次让我弱小的心灵受到了创伤!我连最后的一点希望都没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陈永哀嚎。

    白晓梦拉着罗敬北坐下,指了指陈永,“这是怎么了?”

    “失恋。”说着,又递过一杯酒给他,劝道,“喝醉了就全忘了,世界便美好了。”

    “噗!有你这么劝人的么?”

    夏令美“嘿嘿”的贼笑,“学长开车了么?”

    “没有,怎么了?”

    “那就不醉不归了。”

    白晓梦一听赶紧阻拦,“不行,别灌他酒。”

    “怎么,学会护短了?”夏令美可不依,说着便将罗敬北面前的空杯子斟满了。“学长不喝,就是你喝,选吧!”

    刚想反驳,见夏令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嘘!欧阳轩来了。”

    罗敬北见他们都沉默下来,好奇的转头望向门口,见一名男子怀中拥着绝色佳人站在门口,但眼神精准的凝视着他们这桌,甚至让他产生错觉,男人的视线是停在了自己女朋友的身上。

    欧阳轩说,“今天所有人的酒钱算在我头上。”

    话声刚落地,欧阳轩怀中的美女立刻献上自己的红唇。

    “真大方。”罗敬北感叹,问向身旁的白晓梦。“如果有一天我也能向他这样,小梦你会不会也献上自己的吻呢?”

    一句玩笑,却招惹了白晓梦突然郁结的心情,露出不快,“我不喜欢。”

    “不喜欢?再不喜欢咱也要跟那些人一样,对他的施舍感恩戴德。”夏令美扬手叫来酒保,“既然人家都慷慨了,咱也别小家子气,来瓶路易十三好了。”

    “美美姐洋气!”

    白晓梦安静的看陈永把路易十三当白水喝,听他说着酒醉后的浑话,“小梦姐,我喜欢……”

    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呢,拽过包包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醉了。”眼神却是一直看着罗敬北的,粲然一笑,“学长,我去趟洗手间。”

    她习惯了叫他学长,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

    想去平复下心中不知从何而来的烦躁心情,却在不经意间发现坐在最里面包厢的一群人,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那一桌刚好都是讨厌的人。

    例如:李雅媚、周健、还有欧阳轩……

    好在,他们没有看见她。

    方便后,她走出洗手间却意外发现,一男一女两道身影纠缠在一起。两人正吻得难舍难分,欧阳轩的手已经不规矩的探进女人的裙底。

    白晓梦发誓不是她想看,而是他们挡住了她的去路。她看着眼前的香艳镜头,心底恶心得要命,压下强烈的冲动感,她居然无法像对周健和李雅媚那样视而不见,原因为何,连她自己都不清楚。

    欧阳轩凛冽的目光射了过来,却在对上那双迷茫的大眼睛后变得柔和。他推开挂在自己身上的娇媚女子,“安丽,你先过去。”

    “轩?”她疑惑的叫了他一声,却没得到答复,很快她明白了。有点不死心,但还是转身走了出去。

    白晓梦见他们终于让开了道路,便想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她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梦梦。”

    她离去的脚步一顿,侧身望着那张英俊的脸,“欧阳先生,我们不熟。”

    梦梦,是离世的母亲对她的称呼。

    想起母亲,白晓梦不免开始难过,露出伤感的样子。

    下一刻,她被男人拥进怀中。温暖的怀抱,他身上轻浅的古龙香水味道,都让白晓梦异常安心,她竟然忘记了挣扎。

    欧阳轩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做,只是见到白晓梦眼神中流露出的伤感后,自然而然的想要紧紧的拥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