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pter09.梦梦会害羞(下)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24本章字数:1591字

    “好。”白晓梦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可又不忍心说个不字,怕看到伯母伤心的样子。

    “白小姐,今年多大了?”没走出多远的欧阳轩听自己的母亲这样问,他心底很满意,就知道父母会喜欢她的。

    穿着黑色礼服的白晓梦是性感的,却也难得的不张扬。身上没有过多的珠宝,只在发髻上配了珍珠钻石的发卡,以及价值不菲的玉镯。

    有次他问过白晓梦镯子是哪来的,她听到他估算的价值后不可思议的大呼这么值钱,居然把百万的镯子天天带着招摇。

    她说镯子是妈妈留给她的遗物。

    她说她没有爸爸。

    季春华简直太喜欢眼前的女孩儿了,言谈举止很是得体。等回家她一定要好好审问她家的臭小子,从哪骗来的好姑娘。

    “伯母,我朋友来了。”

    白晓梦言下的意思是,我朋友来了,不能陪您了,可对长辈总要说的委婉点。

    “好啊,你去吧。”然后又拉着她的手,语重心长的说,“小梦啊,伯母就一个人,你看看你伯父和阿轩都没空搭理我,一会儿你再过来陪陪我吧,好不好?”

    听听,多亲昵,都叫上小梦了,果然是欧阳轩的老妈。

    白晓梦嘴角抽搐着,却仍旧没拒绝,“好的伯母,我马上就回来。”

    她觉得季春华身上有种妈妈的味道,可她也知道,那是欧阳轩的妈妈,不是她的。

    夏令美看着白晓梦一路上拒绝着男士的搭讪,一路从容淡雅的走过来,连忙上前将她拉到身边,“小梦。”

    白晓梦脚下一绊,踉跄几步,幸亏陈永眼疾手快的扶了她一把,“嗨,陈永。”

    “小梦姐。”

    “陈永你先等会儿。”夏令美推开陈永,把白晓梦拉到角落,“你怎么会在主桌,跟欧阳轩的妈妈在一起?”

    白晓梦心里放轻松,原来夏令美是因为这事,她也不想啊,“我也不想啊,可是我跟着欧阳轩一起过来,怎么也要跟他父母大声招呼吧。”

    这是基本礼貌。

    夏令美不是不懂,她仅仅希望白晓梦少跟欧阳轩搅在一起,总感觉要出事。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吧。”白晓梦安慰着令美,“别忘了我是做什么来的,能带给李雅媚最大的打击才是我的目的,她那一巴掌我不会白挨的。”

    “嗯,那你自己可要当心。”夏令美想到什么,低声问道,“你说那天也算闹得不可开交,他们居然还能订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肯定有猫腻。”

    白晓梦大眼睛咕噜噜的一转,笑容逐渐扩大,“我找时间问问叔叔。”

    欧阳轩走近的时候,发现两个女孩子正在角落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聊些什么,“抱歉打搅一下二位美丽的女士,准新人马上就要入场,客人可以入席了。”

    “我们过去坐。”

    白晓梦刚想随夏令美入坐,就被欧阳轩截住,“我妈妈希望你可以坐到主席去陪她。”

    “这……”白晓梦还是在犹豫,她不希望跟欧阳轩的家人过多接触,抬头往主桌看去,季春华正好冲她微笑,“好吧。”

    “来小梦,坐阿姨旁边。”季春华说着拍了拍自己右手的空位。

    白晓梦微笑着坐了过去,这个位置正好对着台子,恐怕李雅媚会一眼看见她。“好的。”

    接着,欧阳轩挨着白晓梦坐下。

    虽然,欧阳轩没正式介绍白晓梦是他女朋友,但是全场有80%的人是如此认为的。除了准新人之外,他们是今晚另一个焦点,王子与灰姑娘的一举一动都被人注视着。

    白晓梦不敢跟欧阳轩太过亲昵。

    欧阳轩每每被人问起的时候都是淡笑不语。

    季春华差不多了解了白晓梦的身世,她知道小梦没有父亲,妈妈在她17岁的时候去世了,高三毕业保送Q大读经管系,是个才女,现在一边打工一边读大学,算是个可怜的孩子了。

    白晓梦侧着身子,跟季春华聊天,对于她每个问题都做了回答。

    欧阳轩看着她们和乐相处,薄唇勾起一丝弧度。

    音乐声响起,白晓梦听季春华微微一叹说,“好好的一个孩子,怎么就不听家人的话呢,糟蹋了。”

    白晓梦眼神中闪过一丝冷光,“好孩子”在她耳中是多么讽刺的一个称呼。

    “各位尊敬的领导、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欢迎各位前来参加李雅媚小姐与周健先生的订婚宴,请允许本人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本场宴会特邀的主持Jones。”司仪富有磁性的声音衬着音乐声响起,惊惹了一片掌声。

    没想到他们竟然请到当红主持人Jones,好大的排场。

    白晓梦百无聊赖的听着Jones的欢迎词,千篇一律的字句,低着头给夏令美发短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