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pter18.叔叔的执着(下)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25本章字数:1503字

    欧阳盛腾听完,也无法平静,李雅媚看起来是个不错的孩子,怎么能如此狠心,先抢人家男朋友,如今竟能这般胡作非为。“你想怎么办?”

    所有事情都好说,怕就怕二姨跟他母亲求情,“毕竟二姨在那摆着,我不能真办了李雅媚,但也绝不轻易放了他们,先在里面关一阵吧。”欧阳轩拉着季春华的手,恳切的说,“妈,请你想想梦梦的遭遇,她招谁惹谁了,她不该受这般羞辱的。”

    季春华也颇有为难,“你让妈妈想想。”

    “好。”欧阳轩也不逼他母亲,刚想劝他们去休息,却见艾佳慌慌张张的跑出来。“怎么了?”

    “不好了,小梦她……”艾佳话还没说完,就被大力的推向一旁,她愣怔的看看飞奔上楼的欧阳轩,再看看站起身神情紧张的欧阳夫妇,忽然间觉得她想明白了一件事情连忙跟了上去。

    “不!不要!放开我!”白晓梦躺在床上双手在空中胡乱的挥舞,泪水顺着眼角滑落,隐匿消失在了凌乱的黑发中。“求求你……放开我……”

    欧阳轩握住她的手,“梦梦!梦梦!”声音急切的呼唤,想将人从梦魇中解救出来。“醒醒!没事了!没事了!”

    “叔叔。”白晓梦清醒过来,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直到冰冷的指尖碰触到温暖的肌肤,才“哇”的一声痛哭出来,似乎是想要将所有的委屈都发泄出来,她将头深深的埋进欧阳轩的怀中,不停地喊着,“叔叔!叔叔!”

    由于被子滑落,白晓梦并未换过衣服,大片雪白的肌肤露在外面,欧阳轩这才发现,她肩膀上的牙印和干涸的血迹是那么的触目惊心。“没事了,没事了。”

    季春华站在卧室门口,看着儿子怀中娇小的身躯,她突然下了决心,“老公,事情交给你和儿子办吧,如果二妹来电话,你就说……就说我病了。”

    欧阳盛腾自然明白,“嗯。”

    谁让他们的儿子喜欢这个小姑娘呢,说他们护短就护短吧。

    看着欧阳轩在给白晓梦的伤口上药,她脑海内回想着不堪的一幕幕,她甚至不敢往下猜想,她如今什么都没有,她连朋友的保护不了,艾佳她好恨自己。握着手机溜到卫生间,她反复想了多次,依旧拨通了电话,“阿姨,帮我一个忙。”

    直到艾佳挂断电话,她想无论后面的路多难走,一切都看天意看人为,如果她不为白晓梦做些什么,恐怕连自己都觉得过应不去觉得亏欠,觉得对不起替她挡了灾运的白晓梦。艾佳倚着卫生间冰冷的瓷砖墙壁,望着刺眼的白炽灯,默然流泪。

    等艾佳从洗手间出来推开卧室门,见到的是在欧阳轩怀中熟睡的白晓梦。“小梦还好吧?”

    “嗯。”欧阳轩将白晓梦放在床上,对艾佳说,“我照顾她,你去睡吧。”

    艾佳愣了一下,也没多问,她能看出眼前的男子对白晓梦的心意,这样也好。“好,麻烦你了。”

    欧阳轩叫来方嫂,“打扫间客房,让艾佳小姐休息。”

    “好的。”方嫂对艾佳做出一个请跟我来的手势,“艾佳小姐,这边请。”

    艾佳艰难的挤出一个笑容,这一夜让她太累了,筋疲力尽的,“有劳方嫂了。”

    欧阳轩站在卧室门口,侧头看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白晓梦,他知道她没有睡着。他低声说道,“梦梦,我该拿你怎么办?”

    说罢从衣柜中取出一件睡衣,走向自己卧室独立的浴室。

    等他洗好澡出来,白晓梦侧趴着将脸埋在臂弯间,已经彻底睡着了,美丽的脸庞上依旧有未干的泪痕。欧阳轩轻手轻脚的替她换下被扯得凌乱不堪的衬衫,重新套上一件棉质的睡衣。他在白晓梦身边躺下,将人拥进怀中。

    “我不会轻易放过那帮人的。”欧阳轩说着替她理了一下脸边的碎发,“你瞧瞧你,睡得都不安稳。”

    夜已深,安静得如死水一般,冬季寒风凛冽,冷意袭人。这个原本家家都应为了迎接新的一年而狂欢的夜晚,他们承受了太多的痛苦与折磨,他们有着太多的担惊与受怕。

    再有三个小时,天就要亮了。

    欧阳轩将白晓梦又往怀中带了带,将下巴贴着她的秀发,他想任何新年的愿望都不如将她肆意的拥在怀中来的惬意。

    如果可以,就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可以拥有眼前的姑娘,让他保护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