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pter22.感情暴风雨(上)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25本章字数:1534字

    刚吃了没两口,罗敬北母亲的电话又打了进来,他刚要起身说“抱歉”,却遭到白晓梦拽住了衣袖。“学长在这里接吧,我去趟洗手间。”

    走的不远,还能听到罗敬北不耐烦的声音,“妈!您让我踏踏实实的吃顿饭行不!……知道了,知道了!行了!……”

    她似乎是逃命般的来到洗手间,根本无法平复心中的波澜。

    白晓梦盯着镜子中的自己,苍白的脸色,红红的眼眶,她坚强的告诫着自己一遍又一遍的不准哭,可依旧控制不住伤心。镜子当中绝美的面孔,这张本应该是人见人爱的脸,怎倒是招人厌烦的?

    眼泪顺着施着脂粉的面颊滑落,滴在黑色大理石的洗手台上,绽放成一朵凄美的晶莹之花,又很快的凋零。

    白晓梦吸了下小鼻子,抽出纸巾擦掉脸上的泪水,匆忙的补了妆,在失去血色的双唇上,点了少许艳红的唇膏。

    她是白晓梦,是妈妈说过的坚强小姑娘。

    “学长,我吃饱了。”白晓梦回到餐位时,罗敬北已经挂掉电话,也是心情不佳。

    罗敬北迟钝的缓过神,“哦,是吗,你都没吃多少。”他母亲的两通电话,简直将不错的约会心情搞糟到谷底。他看向白晓梦的眼神带点愧疚,带点为难。

    “嗯,最近在减肥。”白晓梦替自己找了个蹩脚的理由。

    “呵呵。”罗敬北笑出来,结了账单。因为白晓梦的一句话心情稍微好转,牵起她的手向外走去,“你已经很瘦了,不需要减肥,应该多吃的。”

    “嗯。”任由他温暖的大掌包裹着她的小手,白晓梦苦涩的回应。

    两个人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白晓梦落后一步走在后面,低着头将视线定格在他们交握的手上,心情复杂。

    那边的广场人声鼎沸,音乐大噪,吵吵闹闹,好不热闹。罗敬北带着白晓梦走过去,才发现是有一群男男女女在跳舞,四周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很多人,音乐是首很欢快的外国音乐,白晓梦叫不出曲名。他们跳着不失可爱的舞蹈,很嗨。突然有个帅气的青年男子在B市零下十来度的晚上,捧着一大束红玫瑰从舞群后面缓步走出来,用扩音器喊着,“晴小妞儿,小爷爱你一生一世,嫁了吧!”

    白晓梦看着身边的女孩儿突然哭了出来,眼神中的幸福让人羡慕。

    男子慢慢走到她身边,将玫瑰递过去,女孩在众人的起哄中欣然点头,两个人相拥在一起,是那么的快乐。

    “好羡慕啊。”白晓梦有些嫉妒的说道,不知她能不能等到这样一天的到来。

    罗敬北将她拥在话中,在她白净的额头落下轻吻,“有我呢,你羡慕个什么!”

    白晓梦听着一愣,然后露出复杂的微笑,只是罗敬北没有见到。

    握着钥匙开了房门,白晓梦眨了下眼睛,房间内灯火通明的,夏令美一人抱膝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还真是难得的景象,“你居然没出去?”

    “你居然回来这么早?”夏令美逗笑的说了一句。

    白晓梦胡乱的脱了外套和靴子,在沙发上非常没形象的半躺下来,头枕在夏令美的腿上,“外面太冷,吃完没怎么溜就回来了。不过倒是遇到一个帅哥跟自己女朋友求婚,那场面真让人看着都觉得浪漫又感动。”

    夏令美将手里的抱枕扔到她怀中,“想要浪漫找你们家罗敬北去,跟我在这显摆,诚心搓火儿是不?”

    白晓梦听夏令美一提罗敬北,再想到他跟他老妈的电话,一股无名火烧起来,“扯蛋!就凭他,跟我逗闷子呢!”

    “出事了?”夏令美不是没发觉白晓梦自打回来就不对劲,现在还骂骂咧咧上了,肯定有事。

    “没有,甭提了。”白晓梦翻身坐起来,回卧室找了家居服出来,“我洗澡。”

    见她走进浴室,大力的关上门,夏令美纳闷的歪着头想,“这又是怎么了?”她哪还有时间顾别人啊,想想他家老头子今天给她下的命令,简直是要命!

    夏家老爹亲近打来电话,说,“最近看你挺闲的是吧,等考完试去G省一个星期,有事情交代给你。”

    “尼玛!”夏令美觉得她家老爹是说的好听,还不是因为李家兄妹俩的破事,她没上报直接让人安排下去,他老人家觉得自家姑娘不把他放在眼里,丢了老脸,跑这来折磨她了。G省是什么地方,穷乡僻壤没关系,荒无人烟无所谓,可那冻人的温度,零下二十来度,玩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