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hapter31.温馨的除夕(上)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26本章字数:1514字

    白晓梦捧着一束姹紫嫣红的鲜花,忐忑不安的跟在欧阳轩身后走进别墅。虽说对他父母家不是特别陌生,好歹来过一次,但此时跟上次的心境和性质不用,她怎么能不紧张!

    “小梦来了呀,快进来!”季春华站在客厅门口,穿着紫色的羊绒毛衫,米色的长裤,看起来非常随和,一点也不像其他贵妇那般刻薄。

    白晓梦将花束递过去,腼腆着说,“伯母,新年快乐。”

    “来了就好,还花钱干什么!”季春华招呼了他们进门,“花儿可真漂亮,我得赶紧找个瓶子养起来。”她指着自己儿子,“阿轩,你爸在楼上,去喊他下来。”

    欧阳轩见自己母亲开心的样子特别有成就感,“梦梦,你先坐着,我去喊爸下来。”

    客厅内很快就留下白晓梦一个人了,她想想今日的举动,忧伤的四十五度改望天花板了。

    季春华将插着鲜花的花瓶摆在主卧室落地窗边角落的紫檀高架上,不一会儿的功夫,卧室中飘满花香。

    “真好看。”季春华心里的高兴心情无法言喻,做梦都盼着儿子将人家姑娘带回来,可等到这一天了。想想客厅中比花儿还要娇嫩的白晓梦,她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尝尝看好不好喝,伯母自己榨的。”

    “谢谢伯母。”白晓梦双手端着杯子,果汁的颜色淡淡的透着橙黄的颜色,还未喝进口中尝出味道,可呼吸间盈满的香气告诉她,一定很好喝。

    她从未喝过如此好喝的鲜榨果汁,变身为好奇宝宝“这是什么水果?”

    “是西番莲,好喝就多喝点儿。”季春华看白晓梦是越看越喜欢。“你伯父肯定又再跟阿轩谈公事,你好不容易来一次,他当长辈的也真是。”

    “没事,伯父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跟……”叔叔?哦no,白晓梦纠结了,在他母亲面前,她要怎么称呼。她保持适当的微笑,虽然脑海中早已千回百转,但她可没将出口的话说到一半,几乎是很连贯的用“他”这个字代替了,“……他谈的。”

    瞧瞧多懂事的孩子。“也对,你正好可以多陪陪伯母。”

    白晓梦跟季春华正聊着天,没多久她发现,两人的话题多半围着欧阳轩打转。其实她对于欧阳轩了解的不多,除了那些互联网上可以查到的显赫家世和成就之外,再无其他。

    她记得,那天欧阳轩跟她开玩笑,说你都不了解我。

    白晓梦被她堵得哑口无言,他铁青着脸蹂躏她红润的双颊,“欧阳轩,男,29岁,生日是11月9日,身高一米八五,中国B市人,H.js集团总裁,可记住了?”

    “嗯。”后来回到家,她打开电脑第一件事情做的便是在索引擎下敲入“欧阳轩”三个字,下意识的点开头一条,是小编对他的介绍,可所谓长篇大论洋洋洒洒的讲了好几页。

    季春华取来一本厚厚的相册,头一张是个白胖的小娃儿穿着红布小袄,煞是可爱,“这是阿轩的百岁照。”

    白晓梦对小孩子毫无免疫力,看着白白嫩嫩的小版欧阳轩,恨不得能揉两下,糟糕口水要流下来了!

    “这个是他六个月大的时候。”照片上的欧阳轩只穿了一件小兜兜,光着屁屁躺在床上,然后白晓梦不可避免的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咳,某个人的小老二暴露在空气中,她想起他们最初在King的那次,她无意间碰到的火热,白晓梦脸红了。

    季春华没发现她的变化,继续说,“你看看他,从小就爱板着一张脸,不知道给谁看!”

    “咳咳!”白晓梦见伯母依旧指着那张某人衣着暴露的照片不放,她只好自动转移话题,“他是不是还当过兵?”

    “嗯。这孩子到了一岁就不喜欢照相了。”果然这本相册,除了前一部分是欧阳轩光屁屁时期娃娃的照片,后面都是他长大拿奖的留念了。“喏,这是他读军校时的照片。”

    “真帅!”白晓梦喜欢他穿军装的样子,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军装控?“他为什么转业的?”

    季春华说,“是一次救援行动让他差点丢了性命,你知道母亲总希望儿子平平安安的,我就劝他转业,阿轩倒是听我的,不过那时候他父亲希望他从政,但阿轩不喜欢,就决定下海经商了。”

    原来是这样的。

    “伯父。”白晓梦见到欧阳盛腾走进来,站起身礼貌的喊了他一声。

    “嗯,坐吧,就当自己家别拘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