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顷刻心动

    更新时间:2018-09-11 15:50:40本章字数:2401字

    浴室里很安静,卡尼尔在浴巾上打好香皂,慢慢帮茜塞莉雅擦洗。她身上传来的香味和香皂的味道混合,有一种沁人心脾的感觉,十分舒爽。

    卡尼尔小心地避开茜塞莉雅的伤口,那里一会还需要做特别处理,现在要避免被香皂浸到,否则她会疼。她的身子在微微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害怕。

    “卡尼尔,我会死吗?”茜塞莉雅忽然问道。

    卡尼尔一愣,但又肯定地说:“不,不会的,相信我。”

    茜塞莉雅也想相信,可她的直觉却告诉她,她离死不远了!这让她很惶恐,越发后悔从海里出来以后没有想办法逃得远远的。她嘟起嘴,眼泪大颗大颗地掉进浴池里,发出轻微的“啪嗒”声。

    “呵——”卡尼尔叹了一声,伸手摸到她脸上,用手指拭去她的泪。

    她一把抓住卡尼尔的手,放声哭了起来。想到自己还这么年轻就要面临死亡,虽然有异能却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来到这个鬼地方又惊又怕不说,还要被献祭,她就恨不得来场大地震,大家一起玩完!

    可是,那也只能是想想,茜塞莉雅知道自己没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她越哭越伤心,脑子里全是她被献祭的场面,是火烧,水淹还是先杀后祭?可不管是哪种死法,对她来说都是极其恐怖的事。

    卡尼尔劝道:“别哭,我替你想想办法。”

    茜塞莉雅微微转过头说:“还能有什么办法?哼,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要拿我去献祭呢。”

    “那是因为,”卡尼尔似乎不太愿意说,可沉默了几秒后还是说了,“这是向上神忏悔的方式,也是我们家族赎罪的机会。”

    茜塞莉雅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拿她去献祭,就可以给卡尼尔的家族赎罪?

    卡尼尔猜出了她的心思,没等她问就说:“茜塞莉雅被神使射杀,可你又出现在这里,死神已经知道了。如果你跟安德鲁走,一样会引起神怒,到时候惩罚的就不止布鲁赫族,还有我们。你要是真的逃走了,远离血族,再没有谁找得到你,也许会过得很快乐。只可惜,你又回来了,还,还变成了茜塞莉雅。”

    茜塞莉雅痛苦地转过身站起来,也不顾自己与卡尼尔是裸身相对了。卡尼尔被她转身带起的水溅湿了头发和脸,他先是一惊,然后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带着微笑欣赏她曼妙的身姿。

    可她已经顾不上羞涩,而是愤怒地咆哮道:“那是因为艾格尼斯查出我的下落,把我抓回来的!你以为我想回来吗?你以为我会留恋这里?呸!”

    她的“呸”虽然没有吐出口水,卡尼尔还是眨了眨眼。见她这么生气,他也不好过,想到她即将被献祭,他更心疼,觉得太可惜了。可是,他能怎么办呢?如果这只是艾格尼斯一个人的主意,他还可以坚持不允许。可这是王——莫南的旨意,他身为王子,不能违抗。

    茜塞莉雅骂完又疲惫地坐下,定定地看着卡尼尔,眼泪簌簌直落。她委屈地抿紧嘴唇,仿佛这一切都是因为卡尼尔,如果杀了他可以改变,她一定立刻毫不犹豫地下手!

    卡尼尔喃喃地说:“你恨我,是吗?”

    “哼!”茜塞莉雅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她的态度已经告诉卡尼尔她的内心想法了,卡尼尔也知道,可他现在心里很乱,不知道该把她怎么办。他舍不得让这个漂亮可爱却又无辜的女孩成为神坛上的祭品,可又不能把她留下,这真的是个难题。

    自从她出现,一直到安德鲁到来之时,一切都在按计划发生。可卡尼尔却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可以为他解脱家族噩运的蜜雪儿,居然会与茜塞莉雅合为一体!

    不,或许还有另一种可能……

    茜塞莉雅见他呆呆地看着自己,突然双手卡住他的脖子狠命地掐。她要杀死他!就是这个家伙害得她不但逃不掉,还要被献祭的。哼,当初他教她在过了勒森巴族的地界后逃跑,她还对他心生感激,现在看来,她不过是被他及其家族玩弄于鼓掌之上的小玩意罢了!

    卡尼尔见茜塞莉雅突然发狠来掐他,不由一惊,但他很快就镇定下来。他知道,她杀不了他。他拉住她的手,只轻轻用力就将她推开了。

    “你杀不了我的。”卡尼尔眉头微皱说道,“如果你不是茜塞莉雅多好!告诉我,你背上的伤是不是被别人射的?”

    茜塞莉雅一愣,放开了手。杀不了卡尼尔固然讨厌,可她的伤,确确实实是海底那个女人的啊!他说的别人是指谁?

    她仔细回忆了一下,将自己掉进海里以后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卡尼尔。

    卡尼尔认真地听完,总算明白了,原来,蜜雪儿是进了茜塞莉雅的身体!只是那箭伤这么新,实在难以解释。那蜜雪儿自己的身体呢?一定还在海里!他刚想派人去打捞,可想想还是算了,如果把蜜雪儿的身体捞回来,只怕她又要受一番折磨,还是让她安安静静地长眠在海里吧。

    他握住茜塞莉雅的手,手腕上那个镯子引起了他的注意。之前帮她脱衣服的时候他都没看到,现在看到才发现,这个东西他以前没见蜜雪儿戴过,可见确实是茜塞莉雅的。

    见卡尼尔盯着镯子看,茜塞莉雅解释说:“这是她本来就戴着的。”

    卡尼尔摸了摸,觉得这个手镯做工很精致,却不明白为什么要绑着一根黑色丝带。他问茜塞莉雅,她也不知道。卡尼尔看着茜塞莉雅的眼睛,那双眼睛那么明亮,那么美丽,像天上的圣湖。对,就跟圣山上的湖一样,清澈而迷人。他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就在那一瞬间,他的心晃动了一下。

    茜塞莉雅也盯着他的眼睛看,从他的眼里,她看到了诚挚,信任,怜惜和爱慕。她觉得这不可能,可他却像一块磁石一般吸引着她,让她不由自主地向他靠近。

    两人越靠越近,都情不自禁地闭上双眼,用嘴唇去探索对方的唇。当他们的唇碰在一起,仿佛触电一般,两人都感觉身上麻了一下。

    “啊!”茜塞莉雅不由惊呼一声,将头弹开,惊恐地看着卡尼尔。

    卡尼尔微笑着伸手抚摸她的脸,轻声安抚道:“没事,你不觉得,这很美妙吗?”

    茜塞莉雅连连点头,确实,这是一种她从来没有体会过的美妙。她无法形容刚才的感觉,只是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他们再次闭上眼睛,这回,两人都吻得更自然而放松。茜塞莉雅甚至把双手挂在卡尼尔的脖子上,胸紧贴着他的胸膛,忘情地品尝甜吻的滋味。

    卡尼尔心里也有如浪涛翻涌,他用双臂紧紧圈住茜塞莉雅,好像怕她会像尾鱼儿般溜掉似的。她的皮肤很光滑,他喜爱地抚摸着,一不小心就摸到了她的伤痕。

    茜塞莉雅哼了一声,卡尼尔也回应了一声,表示道歉,然后抱住她没在水里的腰,将吻移至她的脖子,锁骨和胸口。

    “你就是我的女神!”卡尼尔低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