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寻回匕首

    更新时间:2018-09-11 15:50:40本章字数:2067字

    海边,茜塞莉雅与卡尼尔一起快步走着,不时回头看一眼,深恐武士们追上来。

    卡尼尔边走边说:“快,一定要找回那把匕首!”

    茜塞莉雅加快了脚步,又抬头看看天上,太阳已经开始重新露头,不知道艾格尼斯有没有发现她其实早已不在祭台上。

    等他们赶到茜塞莉雅之前落海的地方,太阳已经完全出来了,日食结束。

    卡尼尔指着海里问道:“你确定是从这里跳进去的吗?”

    茜塞莉雅看了看阳光下的城堡,连连点头说:“是的!我从城堡里跑出来就直接掉进海里了,就像从悬崖上跳下去一样。”

    卡尼尔不可思议地看着茜塞莉雅,仿佛第一次见面似的。茜塞莉雅见他这么盯着自己,不由得有些尴尬,忙低下头。这里就他们两个人,他会不会把她吃了,要不就再次把她丢进海里溺死?

    想着这些可能的死法,茜塞莉雅心里一阵慌乱,突然拔腿就逃。

    卡尼尔一把捉住她说:“你要去哪?”

    茜塞莉雅掩饰着自己的慌张说:“我,我想回家。”

    卡尼尔同情地说:“你认为自己回得去?”

    茜塞莉雅嘴角一撇,差点哭了起来。她当然知道自己回不去,要是知道能怎么回去,她还会被那个老女人绑起来放在祭台上烧吗?

    “好了,别哭。”卡尼尔温柔地说,“走,带我去找匕首。你还记得掉在哪了吗?”

    茜塞莉雅摇着头,带着哭腔说:“不,我不记得了!我只知道第一次上岸之后想了半天自己的经历,然后又好像被什么人召唤再次下海。第二次下去,我就直接游到了茜塞莉雅的身体里,然后好不容易才回到岸上。可是,回到岸上以后我就昏迷了,等我醒来,已经在那个巫婆家里了,换上了他们给我的衣服。”

    卡尼尔安慰着说:“好,我知道了。走,我们到你去过的海里寻找。你会潜水吗?”

    茜塞莉雅不确定地说:“蜜雪儿会,我不知道我会不会。”

    卡尼尔哭笑不得,看这复杂的身份把她都搞蒙了。他想了想,让茜塞莉雅先在岸边试一试,如果真能潜水,再带他下去找。

    “那把匕首真的那么重要吗?”茜塞莉雅不高兴地问,“你不会是想要把我淹死在海里吧?”

    卡尼尔听了生气地说:“哼,如果我想要你死,你以为你还活得到如今?”

    茜塞莉雅不敢再说,忙按照他的吩咐,在岸边的浅水里尝试是否能潜水。她把头埋进水里以后,发现自己不但能看清楚里面的东西,还能自由呼吸,不禁惊讶地猛然抬起头来。

    “喂,卡尼尔,我前世是不是鱼啊?”她大惊小怪地问。

    卡尼尔一拍她的后背说:“少废话!你要是鱼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了。”说完下了水。

    茜塞莉雅嘟着嘴也下了水,紧跟在卡尼尔身后朝更深的地方游去。卡尼尔见她跟着下水,就给她打手势问在哪。茜塞莉雅点点头,使劲划了几下水,赶在卡尼尔前面朝记忆中的地点一阵猛游。

    不知游了多久,茜塞莉雅虽然没有看到什么,心里却很确定她发现另一个自己的地方在哪。她跟着自己的直觉游,终于来到了那片海域。

    两人一直沉到水底,茜塞莉雅游到她发现这副身体的地方指了指,卡尼尔就明白了。他们在那里找了半天,却什么也没发现。卡尼尔怀疑是茜塞莉雅记错了,就在附近继续找。

    茜塞莉雅当时进了这副身体,也没想到匕首会掉,更没想到要做点什么标记,就这么走了。现在回到这里,心里明知道就是这儿,却找不到任何东西能证明。关键是他们要找的匕首不在,就算其他东西还在也没什么意义。

    在附近转了一圈,茜塞莉雅没有找到匕首,却找到了一只耳环。那是她参加宴会前,苏茜给她戴上的,后来她换成便装时没有摘下,竟然掉在这里了。她将耳环装在裙子腰间的暗包里,又继续寻找。

    忽然,卡尼尔轻轻拍了拍茜塞莉雅的肩膀。她回头一看,他手里拿着那把匕首,正朝她微笑。她一喜,也朝他笑了一下。可是她这一笑,嘴巴张开了,立刻有水灌了进去。

    糟了!茜塞莉雅心里一慌,手脚也乱了套。她这一慌张,忘记了怎么游泳,再加上灌了几口水,脑袋里就轰的一下,觉得自己就要挂掉了!

    卡尼尔一见,急忙过来抱住她并吻住她的嘴,一边往她嘴里输气一边朝上游。茜塞莉雅此时只觉得卡尼尔就是她生还的唯一希望,不顾一切地抱紧他的腰,忘了他是个血族。被他带着从水底朝上浮起的感觉实在太美妙,裙子也散开得像朵美丽的花。茜塞莉雅无法形容,感觉他们都已成仙,全身很放松,也很舒服。

    “卡尼尔,你就是神!”茜塞莉雅心里冒出了这样一句话,把她自己也吓了一跳。

    卡尼尔一惊,眼睛瞪大了,死死地盯着茜塞莉雅。她也惊奇地看着他,难道他能感知到她心里的想法?

    还没有时间验证,卡尼尔就将茜塞莉雅带出了海面。两人钻出水的那一瞬间,都大大地吐出一口气,就像卸下了千斤重担。

    茜塞莉雅被阳光一照,脸上多了层金光,头发上的水滴闪闪发亮,十分诱人。卡尼尔情不自禁地再次吻了她,恨不得将她一口吞下。

    “啊!”茜塞莉雅心里叫了一声,身子也随之一颤。

    她这是在干什么?竟然和卡尼尔接吻!昨晚她稀里糊涂就跟他在一起了,现在他是要吃她么?不,不可以!这么想着,她本能地去推卡尼尔的胸膛。可他却越发抱紧她,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终于,卡尼尔放开了她,两人就这么抱着互相对视,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在将他们拉近。他将她的头放在自己肩膀上,轻轻抚摸着她的湿发,像安慰一个小孩子似的拍拍她的背。

    “好了,茜塞莉雅。”卡尼尔说,“匕首找回来了,我的心却丢了。你真是个小妖精!”

    茜塞莉雅一愣,那把匕首,真的那么重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