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 背叛重创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25本章字数:2861字

    001背叛重创夜,是那么静悄悄的来临。夜色如衣衫给奈市穿上一层华丽而又凄美的包装。

    夜色如梦,如梦如幻。

    明明是秋夜,本该是秋风瑟瑟,可是不知何时墨色般的星空,乌云密布。要下大雨了!

    奈市本身晚上行人就少,这一下雨,行人就少的更是可怜。

    梦琪珊孤零零的走在路上,原本抄小道的土路一下子就变的泥泞。雨下着下着就大了,不一会儿就下起瓢泼大雨。 可是她浑然毫无感觉,行尸走肉般走着,冒雨前行。

    天公不作美,凛冽的一声雷。灯火璀璨的光亮不知何时变成叶黄色,如到了垂末之年。

    ‘呼呼——呼呼——’风在黑夜里无情地吹着。

    哗的一声巨响,平地一声雷。紧接着大街上也有一声哗的声响,不是打雷,而是她在夜里摔到。

    可能是摔的很厉害,脚踝都红肿起来,一下子疼的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她就在冷冷的地上傻坐着,雨水打在她如花似玉的脸上,却浑然没有任何变化。

    俊丽清秀的脸孔,被雨水打的都是水。她的面色通红,眼眸红的像兔子一样惹人怜爱,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她轻微颤抖了一下,目光空洞的透视着远处,无视瞳孔任意调节焦距。

    冷冷的的风吹来,不知怎地没有一个行人过往。她还在地上坐着,受伤的脚早已冰冷麻木,没有知觉,好像不是她的。

    她尝试着站起来,一次又一次的跌倒,一次次的爬起,可是风依旧乱刮一气,雨依旧下着。她的脸色越发苍白,泪不知不觉落下与雨水溶于一体。小声喃喃道:“我们八年的夫妻感情难道抵不过曾经的初恋吗?如果你忘不了她,为何要和我在一起八年?其实我什么都知道,只是我不想离开你……”

    四个小时以前。

    铃声不断在响,打扰了正在做饭的梦琪珊。

    “喂,你好。这里是韩家,我是韩阳天的妻子梦琪珊,请问你有什么事?”她走到房间去拿电话,不知道是谁会在这个点打电话,还是很有礼貌的接了。

    “梦琪珊,好久不见。我这次再也不走,你该退位了。他妻子的位置是我。”电话一头的女声讽刺得意的说道,警戒着她。

    她心里一惊,没想到她会给她打电话。如今张扬得要她让位。“我知道了,还有什么事吗?没有事情我就先挂了,我还要为我老公做饭。”她很平淡说道,抑制不住心里的澎湃。 这一天终于要来了。

    “不用做了,你所谓的老公爱的人一直是我。而你你只不过是我的替身,现在我回来,他当然要和我在一起。小丑终究是小丑,上不了台面。梦琪珊,你永远不是我的对手!”电话里一阵讽刺笑声,更是得意。“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来黄金酒店5210的房间,你一来就知道他心里的到底是谁?”

    梦琪珊找到了电话里所说的宾馆,站在门外。徘徊着,她心里还是相信老公韩阳天。

    “啊——啊——啊!”的暧昧声音不断从房间里窜出,任谁哪个成年人,都知道里面在做什么。

    希望里面的人不是她的丈夫。她对他应该是信任。可现在让她如何相信?

    吱呀吱呀,床帏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迎来的是一阵阵娇喘跟粗狂的喘息声。听得梦琪珊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任谁都受不了此刻的复杂心里。

    她呆愣着,心中早已笼上了一层又一层的阴霾,浑身都颤抖着,不知道是因为身体弱,还是恐惧那个未知的答案。

    “阳天,还爱我吗?你知道这些年,我一直都爱着你,阳天。”

    房间里面传来最温柔含情的声音,是叶子涵。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孩子,家世好、样貌好可是却夺了她的丈夫!

    她身体又不止的颤抖,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自己的丈夫真的出了轨,还是和她的朋友,还要当着她面,难道他们就不知道这是于理不合吗?没有一点愧疚之心吗?

    想走,脚却像是有千斤重的石坠一样,走不开。

    “子涵,你是我的初恋,谁会忘了初恋。我爱你!”里面在深情的做着世界上最亲密的动作,说着甜蜜的告白。门外,是床上男子的结发妻子却在门外麻木的呆站着。

    五雷轰顶,梦琪珊觉得一下子天都暗了,没有听到里面的人说的话,一切都是假的。

    她这样告诉自己,一切都是自己看错了,是梦。她要逃离这个地方,她自欺欺人了这么久还是还不回丈夫的心吗?

    手颤动抖着,心异常冰冷。油然而生,不顾一切的逃离,房间里的音质还是那么大,好像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

    而门房间里听到门外的跑步声,男子心里一阵难受,动作也停了下来。

    “怎么了,阳天。”韩阳天耳边传来一阵暧昧的声音,看着身下的如画的女子,还是那么美。

    这么多年不见,她还是一如既往的爱着自己。叶子涵就是她的名字,如梦似幻般的爱恋又死灰复燃。忘记了刚才的停住一瞬,继续刚刚的动作。

    “没事。”身狠的一下挺,身下的女人叫的更是大。叶子涵的眼里闪过一丝疑惑,难道他知道门外的是谁,随之嘴角露出一丝媚笑,祸国殃民。

    ……

    梦琪珊一个人孤独的回到冷冰冰的家里。

    看着家里的照片,墙上的男人是那么帅气,眉宇之间还带着一丝威武。英俊的外表,鹰钩鼻,他墨色的浓眉是那般自然,像墨一样的有力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还有白皙的皮肤。双眼望着远方似乎在等着什么!

    而旁边的女子却在他的身边黯然失色。虽然长得秀色可餐,但也只是小家碧玉。要是配上照片上的男子,还是有点不足。

    从家里的照片中找出两个人的合影,看着照片中的男子是那么依旧迷人,而身边的女孩却不是那么美。总是偎依在他身边,就像小鸟伊人一样。

    紧紧的握着手里的照片,仿佛只要不握紧。马上就会失去。

    这一夜,她抱着手里的照片入睡。说是入睡,可是只要一闭上双眼,眼前就浮现那煽人的一面,做梦都是一种痛苦。

    一夜无眠,她的眼红肿着,看着手里的照片。东方刚刚露出一点发白,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明亮。仿佛昨日的一切都只是过眼云烟。

    家里还是昨天的布置,昨天是梦琪珊和韩阳天结婚的第八年,第八年结婚纪念日。而今天就是第九年的第一天。

    梦琪珊佯装着什么都没有发生,把家里的一切都做好。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

    一切都是做梦,做好自己的妻子责任。

    “如果骄傲没被现实大海冷冷拍下,又怎会懂得要多努力,才走得到远方,如果梦想不曾坠落悬崖,千钧一发,又怎会晓得执着的人……”手机里传来一阵铃声声响。

    “喂,你好。我是梦琪珊。”

    “你好,我是XX医院的医生,希望你有时间来医院,拿你的报告。”

    “恩,好的,谢谢。”

    ……

    “从你的报告上来看,你长时间的服用一种XX的禁药,快有七八年了。造成你的不孕,简单地说,因为你服药的时间太久,就是现在医学也不能治。毕竟那是禁药!”医生基调平稳,显然这种事很常见。没有过多言语去同情,只是让她看开些。

    医生抬了抬他的眼镜,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尤其是在豪门!

    “我没有吃,怎么会?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梦琪珊震惊了,有谁会给她下药,还是长时间的慢性毒药。

    “这种禁药是很小的颗粒,不光可以口服,还可以喷洒,比如主卧室,如今的禁药层出不穷。但有一点肯定,只有你最亲近的人才能做出。七八年可是一个大工程!”医生警戒的说道,身为医者,他也不想看见这样的患者。世态炎凉呀!

    眼前的女子面庞较小,一看就是很平凡很单纯。怕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害的,遇人不淑。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最亲近的人毒害’梦琪珊小声喃喃道,原来她一直被人陷害,还是七八年。除了韩阳和婆婆还有谁是她最亲近的人?

    为什么?他们会是这样狠毒,不是一家人就要相亲相爱?可现在?朝夕相处却不知是与恶人同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