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2原来如此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25本章字数:3060字

    002原来如此从医院里回来的那一刻,她知道了一件可怕的事。

    一直以为是她不能怀孕,她忍气吞声。每一次她对他们献上她的一份诚心,他们却百般折磨。才知道是他们根本不希望她有孩子,居然会下的那么久,一下就是七八年,只有两个人,丈夫韩阳和婆婆张雅芝,他们与她朝夕相伴,却在暗地里狠狠的插上一把利刃!

    ……

    在幽静的小路上一套欧式别墅映入眼帘,仔细观察的话是用一块块木板搭接而成,尖尖的屋顶,绛红色的屋顶瓦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醒目。 她看着眼前如画的风景,这个让她住了八年的地方。却从来没有一天像今天一样,如监狱难熬。环境依旧,却多了几分让人窒息的凉意。

    “这是你的离婚协议书,我儿子已经签名了。你签一下就好了,你根本就配不上我儿子。现在温柔淑德的小涵回来了,这个家已经没有你的存在。”

    一向她敬重的婆婆出现在她的房前,和子涵携手而来。居高临下的站在房前,满是得意地蔑视着眼前的梦涵。

    梦琪珊心中笼上了一层阴霾,现在才发现原来她的婆婆也不是省油的灯。在叶子涵没回国以前,对她是百般挑剔,甚至还说她是不会下蛋的母鸡。这一切她都忍气吞声,没想打原来他们是这般看不起她。

    声音带着寒颤地咳嗽着,可能是因为昨夜冒雨感冒还有她的不孕的消息,长时间吃药对于她是一种痛心的折磨,就算是不知情!无法原谅!

    她咬牙切齿的问着眼前的熟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没做过对不起她们的事,为何要这样对待她。

    “为什么?那你看看这个。”叶子涵慢慢的从包里拿出怀孕报告,四个大字在阳光照耀下很是耀眼。她很享受这个慢的过程,因为梦琪珊是一个不会生孩子的女人,无疑是对她最大的讽刺。

    梦琪珊一下子愣住了,脑海里早已炸成一片空白。她的包里静静地躺着一封不孕证明诊断书!

    先是丈夫的出轨,离婚,她的不孕是因为长时间被人下药造成以后都没有孩子。如今子涵又来已怀孕,多么讽刺!他们如此过分! 她可以接受不爱她,但是她们为什么要这般对待她?怨气在她心里滋生彼长着。

    “你们想让我离婚,可以。告诉我所有的真相。不要一分钱,我自愿和韩阳离婚。我只想知道真相到底是如何。如果不说,不好意思,不离!”梦琪珊的手十分冰冷,脸色庞白。她可以不要一切,但要知道所有的阴谋。生硬的逞强。

    “为什么会和你结婚,是因为你只是眼睛像我而已;为什么你不能怀孕想知道原因吗,告诉你是我让人在你每天喝的水里下药,还有你的床单上撒粉!想不到吧!虽然不多,但一天又一天就是你现在不喝药也一辈子不会有孩子!

    再告诉一件你很感兴趣的事,你的父母早在几年前就离世了。恐怕是你现在才知道吧,呵呵。其实韩阳从头到尾就没有爱过你。只是你的一厢情愿。说起来你真是可怜,处了8年的婚姻,却比不上一段曾经的初恋……”

    叶子涵走到梦琪珊的眼前,温声细语地说着。小声的像是情人之间的呢喃,“是所有的人都想赶你走,真是一个可怜虫。你知道我为什么成功吗?这还要感谢你婆婆,是她下的药。我买的禁药,还是出口的呢!”说着随之温柔摸着梦琪珊干扁的肚子,使劲的掐着,眼神闪过无数画面。

    “你……说什么?”梦琪珊从来没有想过真相是这样难以置信,连子涵手中的动作都没有注意到。心痛早已比身体的疼的千百倍!

    父母……他们死了……

    孩子……一辈子都不会再有……

    当初,她心细的照顾着韩阳天,孝敬父母。一心只为韩家着想,当初他们说把她父母接到国外,她也没有怀疑。因为没有孩子,她经常受到婆婆的毒骂,下人的议论,多少指指点点。让她喘不过气,只能和韩阳天在外面买房,却没想到换来的是丈夫的彻夜不归。

    如今人家小三孩子都怀了都快赶上她,而她妻子不像个妻子,要知道子涵才是不折不扣的小三!

    “带着你的破衣裳滚出我们韩家!”王雅芝大声的斥责着她,眼神满是不满。转过头慈爱的对着叶子涵说道,“小涵,别在太阳下站的太久,对身体不好。现在你不是一个人,金贵的很。不想某个不会生孩子的坏女人!就会惹我生气!”

    婆婆对她恨之入骨,对叶子涵如是自家儿女。八年的感情算什么?

    “恩,好,我马上就回家。”叶子涵得意的回答着,现在她可是母凭子贵,婆婆对她好得很。

    叶子涵脚下故意一拌,‘哎呦’一声的娇气的喊着,脸上却对着她满是得意,笑颜如花。

    低下头来侧着身子,小声的对梦琪儿说道,“不好意思,我就是故意的。”

    梦琪珊只觉得胸中的愤怒与不满都快要爆发了,不知从哪里来的力体故意的拉了叶子涵一把。随之叶子涵也摔在了冰冷的地上。 叶子涵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她中招了。

    “啊,我肚子好疼,是不是要流血了,我是不是要死了,救命呀!”叶子涵的脸上随即一阵惨白,明明只是轻轻一拌,却像是从楼上摔了一脚,大出血一样。

    刚要进门的婆婆王雅芝,一看见叶子涵受伤抚摸着肚子大喊救命,历历声响的声音,心一下子就纠了起来。

    “来人呀!”本想几个下人把叶子涵送进了医院,生怕她的孙子出什么意外。

    然而——

    “王夫人,现在你的儿媳妇居然一听到我怀孕,就要把我绊倒,不止想要杀死我,也杀死你们韩家的子孙。我是怕,如果她不知悔改,还要害我,那我还不如和我未出世的孩子一次离开你们韩家。

    如果不能严惩梦琪儿,我就不进这个家门。我也不去医院,就让我们可怜的母子血干于韩家。”叶子涵柔弱的说道,她嘶嘶哭泣着,泪眼汪汪的望着王雅芝。

    就在这时,家中的下人都来了。

    梦琪珊看着眼前的叶子涵,她知道她下手没有那么重,是叶子涵故意下套,让她进。 “不是我,不是我……”面对一群熟悉的人,梦琪珊无力的辩解着。

    王雅芝不忍心自己的孙子就这样夭折,哪怕只是一点小伤。她都不会放过,恶狠狠地对梦琪儿斥道,“梦琪珊,如果我未来的孙子和儿媳妇有什么事,我都不会放过你。赶紧给我未来媳妇道歉,不然我让你父母死都死的不安生!”

    她一下子傻了起来,还在地上坐着。刚刚叶子涵绊倒她昨晚伤到的地方,一下子起不来。她死死的盯着她的婆婆王雅芝,居然硬生生地拿死人尸体威胁她。

    “只要梦琪珊从那里跳下去,我什么都可以不计较。我就马上去医院,不然就一尸两命!要她自己跳!”叶子涵的手指了指韩家门前的人工湖。

    梦琪珊没有想到叶子涵会这样狠毒,她不会游泳。却让她跳进韩家修的人工湖,哪怕是再依山傍水。

    “梦琪珊,你看叶子涵多仁慈。还不赶紧跳,不然我让人刨了你父母的墓,让他们死不瞑目。还不赶紧来人,把她送到湖边。”婆婆王雅芝感觉这是唯一方法,心中无比畅快,只要孩子没事,其他一切都是小事。

    “为什么?婆婆?子涵?……救……”最后一个字没说出口,就被下人大力体的扔进水里。她拼命喊救命,可就是无人来救她。这一刻她如刀割,心寒了。

    她眼睁睁看着韩家房屋的人,那些无情的人把不会水的她扔水里,奋力地抛下去,而叶子涵却是像天之娇女一样,被韩家上上下下的人宠着。

    这次,她终于明白,也不会在傻傻的问道,‘为什么’?没有意义。

    眼前的这一切还够让她清楚?婆婆王雅芝,同学子涵,韩家的那些见风使舵的下人,都足以让她明白。

    水一点点覆灭她的身上,她也不喊救命。因为没有人会在意她的死活,没有人真的对她好。

    假的,一切都是不真实。曾经的过往像泡沫一样,回忆曾经是多么残忍。

    她眼睁睁的盯着韩家大门,她的血不知从哪里渗出来。越来越多,她哈哈大笑,诡异的笑着,血蔓延在苍白脸颊上,愤恨的眼眸死死的盯着房前的人。带着燃烧火焰的眸子犹如黑暗里的死神。

    最终缓缓的沉入水中,黑色的秀发散落在湖里,血色染得湖水一片通红。妖艳的颜色犹如曼珠沙华一样妖娆。

    死的时候,她都眼睁睁的,盯着岸上房前的方向。她恨得那些人。

    若有来生……

    就算是下地狱,化为厉鬼,永生永世不得超生……她也一定要拉那些害她的人……一起下地狱。

    阳光依旧明媚,风依旧刮着,苍翠的树木在风中摇曳,像是在诉说着什么。湖水显得别样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