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6 欧阳涵涵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25本章字数:3889字

    006欧阳涵涵

    奈市的四月间,天气温和。清澈的空气使大地得景色都变得更有生机。

    白色的病房,一睁眼就看见一片白色,梦琪珊以为她又要死了。

    没有想到她居然还活着。她和医院还真是有缘呀!

    醒来已是黄昏,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窗外是另一个世界,翻腾着紫红的朝霞,半掩在合欢树后,像一个调皮的孩子,对着苏醒的大地投射夺目的光芒。逐渐,渐行渐远。

    “你醒了,还要喝水吗?”韩雪关怀的问道,她满脸都是担心。

    “恩。”梦琪珊有气无力地说着。

    “你是谁,怎么在这里?”梦琪珊虚弱的问道,满是疑惑地看着眼前之人。

    平淡无奇的细细端倪眼前的陌生女孩,在她的意识里没有这样一位认识的好友。看着韩雪,不想什么坏心眼的人。

    满是疑惑,也许是刚刚苏醒,梦琪的眼神满是迷茫,很是单纯。

    韩雪的视线从窗外移到梦琪珊脸上,她眨眨眼确信她没有看错梦琪珊的表情,就像是高贵的波斯猫一样,可爱,尤其是梦琪珊大大的眼睛像钻石一样耀眼。

    虽然她不如欧阳涵涵漂亮,但是她身上有一种知性美。尤其是她的眼神。

    “你好,我也是A班韩雪。你可以叫我小雪,希望我们以后是朋友!”韩雪大大咧咧的自我介绍道,她一眼就感觉梦琪珊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很喜欢和梦琪珊玩。因为她也讨厌那些不怀好意的人!而且梦琪珊的眼神看起来很有故事,很好看。

    因为梦琪珊的眼眸,而选择做她的朋友。对于韩雪来说一点也不奇怪。她感觉梦琪珊会是一个好朋友。

    ‘朋友’梦琪珊诺诺地说道,她苍白的面庞,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表示她内心的渴望。

    朋友,这个词离她她遥远,前世叶子涵的恶毒画面在她脑海浮现,“只要梦琪珊从那里跳下去,我什么都可以不计较。我就马上去医院,不然就一尸两命!要她自己跳!”,明明知道她不水却要她跳下去……

    “对不起,我不需要朋友,我一个人就很好。”梦琪珊生硬的答道,她害怕再有这样一个朋友在她最需要关爱的时候狠狠插一刀。无论是好是坏,她怕了。

    “为什么?我不管,我认定你了。你,梦琪珊从今以后就是我韩雪的闺蜜。不然我就,就啥来着,哦对!是我男朋友把你背到医院的,你不做我朋友,可以。

    但你总得回报恩情,你背着我男朋友,我是不可能同意的!就给你一个机会。把我从医院背到学校就好了。两条路你选吧!”韩雪置气的说道,多少人想和她做朋友她好不乐意,梦琪珊不识好歹!她是典型的张扬但很单纯的小女孩,怎么不和她交朋友呢?

    居然可以这样?强买强卖?梦琪珊好笑的看着正在气头上的韩雪,给人第一感觉韩雪就是一个被父母保护太好的温室花朵,大小姐脾气。

    一声声看似胡闹,但梦琪珊看出韩雪的那份真诚。那是一份纯真,一般人是装不出来的。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韩雪也不管梦琪珊的表情,关心地给她递了一杯水。

    ,梦琪珊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端起那杯水,喝了下去。眼神往韩雪身上瞅,想要看出她是什么目地。

    ……

    学校的钢琴房,传出了一阵美妙的钢琴声。

    欧阳涵涵踌躇不安地跺着脚,与这美妙的音乐格格不入。

    忽然,钢琴‘碰’一下子就停了。沿着欧阳涵涵的视线,只见一位漂亮的女生一身黑色长裙坐在钢琴旁,就像天使一样。

    “怎么了?”那女生不悦地看着眼前的欧阳涵涵,真是扶不起的阿斗。太冲动,成不了大事。不过正是因为欧阳涵涵的张扬衬出她的高贵典雅。

    “叶子涵,出事了。”欧阳涵涵一见叶子涵弹完钢琴就跑到她面前,想要让叶子涵给她出谋划策。

    以往都是叶子涵出主意,她出面解决。早已习惯了听从叶子涵的安排。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小声地在叶子涵耳边嘀咕道,生怕有人听见她们谈话。

    “什么?”叶子涵没有想到这的事会如此失败,晴天霹雳的坏消息。这声音很是尖锐,与以往的声音格格不入。叶子涵等到情绪平静下来,转而清了清嗓子问道,“那梦琪珊现在如何?”

    “我也不知道,她晕倒后就被人抬走。我当时头脑很混乱,没有想到……”欧阳涵涵絮絮叨叨地说着,口齿间都说不清楚来龙去脉。

    “好了。”

    一向高高在上的叶子涵在听到那些话心情更加烦躁起来,一张精致的笑脸瞬间沉了下来,对着欧阳涵涵斥道。

    “你赶紧找到梦琪珊,向她道歉。毕竟你把她气的晕过去了。然后我让人在学校散布消息,放心。她的日子不容易。那么——”

    叶子涵顿了顿,神情沉郁,打了一个很大响指,很用力。

    本来她不急,但是谁让梦琪珊晕的那么是时候。拦她者,会像坚果一样。捏的粉碎!

    一时间校园关于梦琪珊的话题越来越多,都是在说梦琪珊用某种手段得到的第一,被欧阳涵涵说中气的进了医院,一时间舆论有把欧阳涵涵和梦琪珊说的天花乱坠。

    “你们听说了吗?现在外面到处都是在说梦琪珊的第一是睡出来的。要不怎么会这样一鸣惊人,要知道第一可不是那么好考的。”

    “可不是风光成名的第一,来的可不是那么容易。风光的背后不是心酸就是肮脏!”

    “唉,现在的人为了出名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韩雪听着他们话,有点信以为真。一个人的话,不能信。可是一群人,能不信吗?她赶紧去往医院赶,想去问问梦琪珊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她真的看错朋友了吗?

    梦琪珊的病房,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梦琪珊,别装了。再装就没有什么意思。”欧阳涵涵冲动的说道。

    梦琪珊一翻身,听到声音就赶紧回过身。映入眼帘的是她最恨的人!

    叶子涵,一个在关键时刻插一把刀的人!

    叶子涵一看梦琪珊醒来,脸上露出喜色。亲自上前,将梦琪珊小心翼翼地扶起,又将旁边的一个白色的枕给她靠上。

    叶子涵笑吟吟地,“梦琪珊对不起,我是欧阳涵涵的好朋友。她昨天的事做得有些过分。说的有些话可能伤了你。你不要在意,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明明是欧阳涵涵的错,可经过叶子涵这样一说就成了梦琪珊的错。显然是故意提醒,欧阳涵涵只是说话重,而她梦琪珊是真的有猫腻。

    叶子涵对梦琪珊的关心也是明眼人看得出来,只是这话中有话。

    梦琪珊心中一沉,她不会傻傻地认为叶子涵只是欧阳涵涵的好友那么简单。

    叶子涵不肯饶过她,或许她们就是天生的宿敌。那就拭目以待。

    梦琪珊脸上笑容很是灿烂,脸上越是真诚:“叶子涵,你对人真好!”

    “欧阳涵涵又不是小孩子她应该为她的行为负责。”梦琪珊笑脸盈盈的回道,然后巧笑嫣然的看了看欧阳涵涵。

    梦琪珊温柔笑着,仿佛弱不禁风的病秧子。她们要是好心,秦桧就不会是千古罪人,她也不会重生。

    “梦琪珊,大事不好了。”韩雪从校园回来就急忙的去看梦琪珊。只见她满头大汗,气喘嘘嘘。小声的在梦琪珊的耳边说道。

    梦琪珊并没有什么震惊,如果她们来了就只是空说几句,那才不是她们的风格。

    欧阳涵涵和叶子涵从韩雪回来的那一刻就知道消息已经满天飞了,相信现在梦琪珊就是有理也难。

    “叶子涵,贱人就是贱人。就会勾引人达到她的目的。风骚终究是风骚,也知道纸是包不住火的。”欧阳涵涵得意说道。

    她就是来看梦琪珊笑话的,叶子涵的那些善意说给梦琪珊,梦琪珊还好意思回答。不看看她是什么身份!

    梦琪珊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这样说,似乎她没有做见不得人的事。难道是韩父那件事?

    “欧阳涵涵,你说话干净点。”韩雪一下子听不过去,最恨欧阳涵涵这种人。

    “说什么,不就是梦琪珊干的那些事吗?既然做了就不要怕人说。勾引韩阳天的爸爸。进入A班,为了不让人看不起她,就使用狐媚子手段,得了第一。这样光彩吗?”欧阳涵涵讽刺道,凭什么梦琪珊一下子可以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要不是叶子涵告诉她,梦琪珊是靠韩傲天才进A班的。她还真以为黑锅背定了。

    韩雪吃惊的看着梦琪珊,不相信梦琪珊会干出这种事。可是校园早已传遍了,就像梦琪珊当第一一样轰动,难道她?

    “证据呢?你拿给我看呀!没有,口说无凭。”梦琪珊笑了笑,好像这件事与她无关。

    梦琪珊看着她们的精彩表情,原本就奇怪怎么会无端出事,原来如此。恐怕这件事和叶子涵有很大大的关系,说不定还和某个人有关系。不然消息怎么会传这么快?

    “你……你……”欧阳涵涵说不过梦琪珊,说不出来。

    “我怎么了,说不过我就不要说。省得人家知道你会说,没有就闭嘴。”梦琪珊打断欧阳涵涵的话。

    欧阳涵涵自知没有证据,但她就是不改口,死死咬住梦琪珊是因为韩家进的A班,暗地里耍手段。

    病房的门被敲醒了,韩父的声音低沉在门口响起,“我可以进来吗?”

    韩雪开的门,当韩父跨进这个房间,在梦琪心里如同一道阳光洒进她心里。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韩叔叔!”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叶子涵和欧阳涵涵双眼对视,转而又去看韩父。

    “怎么了,小琪怎么又进医院了?是身体不好还是?”韩父关怀的问道,听说这次梦琪珊考了第一,又不知怎地进了医院。上次的事离现在才短短几天,与公与私他都应该来看看。

    看着梦琪珊虚弱的脸色,无形中在他的心头上插了一把刀。仿佛就看到了他那次酒驾行驶而出车祸的事情,对着梦琪珊,他是充满了愧疚。

    梦琪珊看着韩父关心的样子。那一刻有一些动容。但是一想到前世的一切,她镇静下来,故意浅浅的问道,“叔叔,自从我出车祸后,你就这么照顾我。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和你有没有什么关系,会引来我同学的误会的!”

    不得不承认,一听到车祸的事,韩父的脸上就充满了愧疚,梦琪珊的话也引起了叶子涵和欧阳涵涵的注意,这个话题真的很给力。一下子牵动了所有人的心。

    “因为你是叔叔的干女儿,叔叔当然心疼你了。以后注意点。叔叔马上还有事就走了,有什么事给小阳说,或者给叔叔打电话。”韩父径自的在床边坐着,拿着床边的橘子给梦琪珊播着,很是认真。

    韩父走后,房间里一下子静了起来。欧阳涵涵和叶子涵早已没有了刚来的气焰,阉了。而韩雪也没有想到,想到她对梦琪珊的误会也很不好意思。

    “你们现在知道事实的真相,没事的话就走吧。我想休息了。”梦琪珊打个哈气,示意着她们离开。

    她们都走了,而欧阳涵涵气不过大力得将病房门关上,刚刚还打着哈欠的小脸一下子句情不自禁的笑了,不知道这次又有什么怪招在等着她。

    小手揉着大腿红肿的地方,要不是她哭泣晕倒,又怎会让欧阳涵涵在众人面前丢脸,如果不是这样,她又有几分胜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