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3绝不放过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25本章字数:2234字

    013绝不放过

    “你又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以前你表哥说过什么没有。没有吧,也许他只是想让梦琪珊当一个的那个挡箭牌。那么多次,他都没有在意,这一次你觉得呢?”叶子涵醺醺引诱,紧握着她的手,肯定的语气,对着欧阳涵涵说道。

    “好,我就不信梦琪珊能逃脱我的魔掌,这次不是她死就是我活!”欧阳涵涵的脸上充满了鄙夷,仿佛要把梦琪珊生生活剥。

    “就是,这次如果你不成功,我就找人在对梦琪珊下手,绝不会过!”叶子涵牵过欧阳涵涵的手,嘴里骂咧着,眼神里充满了得意和讽刺。

    “绝——不——放——过——!”欧阳涵涵重复着叶子涵的话语,加重了语气。

    叶子涵走出房间的时候,表情很是得意。心中舒坦不已,她无心去外边去做什么必须课,拿出手里的手机拨了过去。

    “事情如何,小涵?”那边传来韩阳天慵懒诱惑的声音。

    叶子涵压低了声音,回道,“欧阳涵涵这次非要和梦琪珊斗个你死我活。你说我这把烧的旺不,要不要你再来添一把?”生怕被欧阳涵涵听到,问她什么。

    “你做的很好,剩下的我们就不用管。让她们自相残杀,到时候你在出来做好人。我等着未知的胜利。我还有点事,等会在给你回过去!”韩阳天宠溺却又醺醺的说道。

    “阳,别太累着。我会想你的。”叶子涵含情脉脉的说道,仿佛是情人之间的喃昵。在电话里开心的笑着。

    而电话那头的电话早已挂断了,薄唇勾勒出一抹不屑,随手又开始整理着一堆家族资料。

    ……

    漆黑的夜幕不知道何时早已拉开帷幕,月光如水一样纯洁,稀稀疏疏的星星悬挂着浩海的夜空,一闪一闪,奈市在一片华光照耀下显得熠熠光彩迷人。

    通过别墅的羊肠小道,由远至近传来了汽车的嗡鸣声,一辆蓝色轿车缓缓开至欧阳家外,熄灭灯头。车里的女子满脸泪水,浑身脏兮兮的,像是一个泥娃娃。

    欧阳寻听到车响,满脸疲惫的迈着慵懒的脚步,一步步走向车门。

    欧阳寻吃惊的看着里面的女子,这是他印象中的涵涵吗?只见她身上的妆容早已不成样子,泪如雨下,像是受尽了委屈。

    欧阳寻缓缓地打开车门,“涵涵,你怎么?怎么会成这样?”欧阳寻轻拍着她的弱小的肩背,安慰着她那颗弱小的心灵。

    欧阳涵涵吃惊的看着他温柔的为她擦着泪水的细心模样,就像小时候美好。她的脸颊一想起表哥刚才温柔的动作,心就不止的跳动。

    欧阳涵涵不知道他对她有什么样的情感,她似乎听见了他所期盼的声音。

    “表哥,可不可以不要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欧阳涵涵目光含泪,瞳孔聚焦在欧阳寻疑惑而又透露着几分担忧的面庞。

    欧阳寻的手不由的松开,眼睛里透露着几分不舍,“涵涵,我们是不可能的。我们是亲戚,还是豪门的王子与公主,有着光鲜亮丽的人人羡慕的生活,这样的生活可以让你足够找一个更好的人在一起,那个人绝不会是我。”

    欧阳涵涵面露痛苦的听着表哥说着那些冠冕堂皇的话,心早已四分五裂。她明知道她们不可能,,但是爱情早已无可救药。

    “表哥,求你,求你不要和别的女生在一起好吗?”欧阳涵涵一字一顿,话语咽哽着,她卑微地乞求着哪怕只有有一点点的希望!只要一点就好。

    欧阳寻闻声,他明亮而又深邃的目光划过一丝惊愕,紧绷的面庞流露着不忍。那是他的表妹,她无言以对,只有看着如若纸人的她,心里涌出阵阵酸涩。这么晚了,她还来欧阳家,难道就是想要问他这样的答案吗?

    “不可能的,我喜欢梦琪珊,她乐观开朗,学习好,对我还好。我觉得我们在一起会很快乐!涵涵,我是你表哥,你就死了那份心吧!”欧阳寻察觉出她的异样,像变了一个人,玩世不恭的说着。也许叶子涵说的对,长痛不如短痛。这样与其慢慢悠悠的拖着,不如一次性一起解决。

    欧阳涵涵黯然失色,她觉得她这次来的没有意义。听着表哥那嬉笑的言语全是被梦琪珊蛊惑的。要是没有梦琪珊这个人,表哥谁也抢不走。

    “我不可能,她,梦琪珊就可能吗?”欧阳涵涵麻利的擦干眼角的泪水,讽刺的说着。

    “你想干什么?”欧阳寻一听这话,浓眉一蹙,并不明白欧阳涵涵为什么这样说,难道?

    “我想干什么?我又能干些什么?不过你不要忘了,你母亲就是怀了你,也不能进欧阳家的大门。就她梦琪珊,也配?”欧阳涵涵不顾分寸的说道,蛮晓楠这个名字就是欧阳寻的痛,她是欧阳寻的亲生母亲。

    欧阳寻双手紧握着,隐忍着心里的愤怒,“你说什么?”他声音里透着戏谑,但眼神里透着几分狠毒,谁人不知他母亲的名字在他这里就是一个禁忌,惹了他谁都不会例外。

    “做了那种是就不要怕被人唾弃,你母亲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三!”欧阳涵涵嘲弄一笑,大胆的直视着他。

    ‘啪——啪——’欧阳涵涵的脸上出现一到血红的五指印,在她柔弱的脸上生硬的存在着。

    “你居然打我,你为了一个外人打你从小青梅竹马的妹妹,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欧阳涵涵开始哭泣,悲鸣的声音让人不忍。她尖锐的声音在欧阳家回荡。

    “你走吧,我不想在和你说些什么。”欧阳寻冷冷地说道,他看着她满是受伤的面庞,深深的五指印在她的脸颊。他的手紧紧握着,早已不知什么时候出了血,而两人都毫不在意。

    欧阳涵涵因为欧阳寻的话而震住,她仿若如恍然,她怎么会说道蛮姨,那是他的痛,他会如何看她。

    “表哥,我不是有意的。欧阳涵涵叫住欧阳寻,说道。

    “滚,我不想看见你!你走,你走……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欧阳寻大声叱道,他的样子就像是受伤的小宠,满眼都是受伤的眼神。

    “好,我走。”欧阳涵涵回过头,淡淡一笑,发动引擎,一路狂飙如飓风一样,好像就不曾来过。

    欧阳寻看着她离开的身影,却没有开口留人,只是满是血迹的手在空中轻轻张开,想挽留什么。

    欧阳涵涵一路狂飙,她哭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肆无忌惮的哭着,“梦琪珊,我绝不会放过你!”她一字一顿凶狠地说道,用尽全部的力体,声音回荡着整个车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