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46韩母的出场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27本章字数:2184字

    彭雁峰走进房间只觉得房间是一个空房间,顿时觉得一桶水直接泼了下来,她真的很不老实,竟然逃走了。

    眼光一扫,就发现橱窗的衣架上少了一件他的衣服。他不禁的苦笑了起来,她还是忘记了他,但他还是没有忘记她。

    梦琪珊你逃不掉的,总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的在我手里留下。

    另一边,正是因为这件衣服没有人敢直接拦住梦琪珊,她仓皇的出逃,怕的就是被人识破。

    无人察觉她眼里的那一丝与她纤弱容颜不符合的表情。

    逃走是她这一辈子做过的最懦弱的事情,她真的不想在这样下去。

    不知道跑了有多久,她终于忍不住停了下来。抬起头,看着蔚蓝的天空,“啊——啊-——!”

    大声的喊出她心里的愤懑不平,从她醒来的以后,她总是在佯装,总是在想树袋熊一样自我保护,但是却忘她不理她们,但是麻烦是依旧在的。

    才现在她跑到了海边,真是累。从来没有想过她会一个人跑的这么远,要知道往常就是要到海边还是要半个小时的。

    看来,人有时候被逼,也是有勃发的时候。

    梦琪珊就痴痴的望着大海,看着天边的云卷云舒,她的烦躁的心,才渐渐的慢了下来。

    大海似乎有一种给人心情愉快的魔力,让她发现在这一年,她爱上海,只是一种单纯的喜欢。

    不知不觉,天边的太阳渐渐的落下。她依旧双臂怀抱着,想一个孩子一样奢求温暖。但是这样的温暖真的足够吗?

    马上就要夏天了,韩东泽刚刚把韩雪和张龙安顿好,就感觉他真的是老了,看不懂他们在想些什么。他看破但不说破。

    开着黑色小轿车在黑夜中穿循着,远处的灯火通明,让他更是心情不畅。晚上的星星就像是小喇叭一样,亮亮的又是那么刺眼。

    不知不知就来到了海边,忽然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他怔怔的看着眼前的那一幕,冰冷的风呼呼的穿梭而过她的脸颊,在月光的照耀下,她像精灵一样,不知不觉走近了他的那早已老却而依旧年轻的心。

    平日的梦琪珊像是一个陌生人一样,在他的脑海里。他的印象中她就是一朵奇葩的存在,一下子的一匹黑马就这样出现,而今日的她,却是那样的让她心疼。

    “梦琪珊,你在干嘛?”韩东泽小声的问道,夜半凄凉,他的声音穿透力很强,梦琪珊在麻木中听到了有人呼喊她的名字。

    梦琪珊的视线慢慢的模糊了,她的声音,她的祈求,上苍终于听到了——她等待着那个解救她的人,等的她的意志都要快被寂寞的夜索要吞噬,她终于听到了那悦耳的一声。

    她紧紧的咬着唇,一口气不上来,眼前一黑。天昏地暗,几乎要索然而倒,但她还是狠狠的咬着唇,不知道被她咬过多少次,她的脸色是那边的惨白,看着远方的夜空。

    若她醒来,有仇必报!

    “你来了……”

    韩东泽跑过去的时候,看着她幡然而倒,心里心疼不已。他听到了她稚嫩的喊声,‘你来了…… quot;像是穿越了千年的情峦,她在唤他,像是吃定了他会来。

    他连忙抱起梦琪珊跑向车门,加快油门往医院赶。他同时也主要到她身上的衣衫不整,似乎是别人的衣服,心里满是不舍。以为她……

    一星期后

    奈市的石榴初红,医院里,石榴花开的艳极了,很多病人都爱在里面观看着一景。只是今日,医院里有些吵闹。

    “子涵,你说梦琪珊在这家医院吗?怎么不知道,她一星期没有来上课了,不会被人给……”欧阳涵涵的娇怒声也颇为好听,只是这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异常的刺耳。

    医院里来来往往的人都看着眼前的一幕,闻声望去,只见两个貌美的女孩子在树下商量着什么,甚是嚣张。但是无人上去阻拦。

    “涵涵,不要胡说,这是医院,大家都在看我们呢!”叶子涵一张雪白的娇俏小脸,被欧阳涵涵说的,让众人的目光都对准了她们,真是对欧阳涵涵失望至极。

    欧阳涵涵看着周围人的目光,丝毫没有片刻的胆怯,反而双手叉腰,茶壶一样,冷笑着;“做坏事的不是我们,我们怕什么。”

    果然没有过多久,人就越来越多。就在叶子涵忍不住想要用手捂住那张多事的嘴时,被一道女孩柔媚中不失艳丽的声音阻止。

    “这个样子,像什么样子,在这里这般喧嚷,不知道这是医院吗?”

    看热闹的众人一回头,连忙看见一贵妇对着眼前的两人温驯的叱道,皆是一片泰然。她们看见是韩阳天的母亲,一下子亲切的喊起来:“韩伯母。”

    等到了韩阳天的目前,这件事越来越棘手。等到想要请的人入局,那隐在花间的男子悄然离开,隐没在着花丛间,

    仿佛从未来过,但一切又在他的手中把握着。

    一群人散开,只见韩母王雅芝款款而来,年华不过五十岁,但却像是三十多一样,面色红润有光泽,扫了抚云眉,眼眸细长,却如一汪深水。只是淡红色的唇稍薄,有一种微带刻薄的味道。

    说话间有着一双浅浅的小酒窝,又让人觉得很是亲切。一身水蓝色的旗袍,乌黑的秀发,齐齐的落下,中间只是梳了个云鬓,左右再无任何的点缀,显得更是端庄大方,明媚的一个贵妇形象。

    正是奈市有名高中韩阳天的母亲——王雅芝。

    “小孩子家,不要总是那么没有分寸。”韩母王雅芝冷冷的扫了看热闹的众人一眼,她的眼神中过于犀利,让你不敢直视。

    “韩伯母,我们只是在看玩笑,我们这是要去看同学。而且还是当初韩伯父推荐的人,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叶子涵有分寸的说到,眼前的韩伯母是什么样的人,她比谁都清楚。

    要知道在上流社会,上了年纪的人谁不知道19年前韩家发生的那件丑闻。韩母的名声虽然这些年越来越大,但是有些事是永远不会忘却的。叶子涵冒昧的说到,希望今天的事,能不让她猜对几分。

    韩母王雅芝抬眼淡淡地看了这两个丫头一样,并没有作声。

    欧阳涵涵一脸不耐烦的模样,显得更加让人生厌。却让叶子涵微微的冷了冷秋水眸,真不知道欧阳涵涵是不是来坏事的!

    “走吧。”叶子涵抿了抿唇,握住欧阳涵涵的手,示意着她不要再出乱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