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2肆意朦胧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27本章字数:3033字

    052肆意朦胧 梦琪珊站了好久,感觉双脚间好像都没有了直觉,就漫无目的的走着,想要找到一个停靠的地方留下来,歇一歇脚步。

    虽然她拥有这具身体,但是却还是一样弱。也不知道是因为伤心的原因,所以脑子里昏昏沉沉的一团乱,压根就没有整理好不清爽。

    所以她急需一个港湾,停留下来。将这些事情整理好,再来对付她们。

    梦琪珊刚找到一个亭子停歇的地方,人还没有坐下,屁股刚挨到长廊的石头上,便听到远处有一道难以置信的声音想起来“梦琪珊,你怎么在这?”

    然后梦琪珊还没有怎么反应过来,便有一具身体冲了过来,抱住她,失声的问道,“最近你怎么了,怎么总是不理我。难道你不知道那个手机是我送你的吗?真是个傻丫头?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梦琪珊本就身子虚弱长时间在医院徘徊,站了那么久,经历韩雪的那一件事再被人一抱,忽然之间问那么多,她直接腿一软,靠在这个人的怀里。

    欧阳寻感觉这是他最幸福的时刻,原本温柔的他一看见梦琪珊这个样子就急躁了起来。

    没有想到她这般对他‘投怀送抱’,嘴上还是紧张的问道,“怎么了?怎么这么疲惫?”

    梦琪珊迷迷糊糊中想到这是欧阳寻,他的以后是那样的光明,如果能和他成为朋友,是不是以后也多一个靠山。

    “没事,就让我靠一会。”长廊下,女子温柔的靠着秀气的男子,她们貌似这样一直下午也没有错。

    夕阳西下,当火辣辣的阳褪去一袭奢华的外衣,在西山峰峦的光环里伤怀离去,遗留下最后一抹嫣红,凌空飞渡在一直延伸天际的长青枝蔓上,于千枝万叶隙缝便开始氤氲、凝聚成一团红红的流火。

    欧阳寻的眼中一阵惊喜,浑身的躁动,她们之间好像又进了一步。

    远处的欧阳涵涵就这样怒视着她们,她一下来,随意走走,就看见眼前这一不堪的一幕。

    她恨不得把梦琪珊碎尸万段,怎么可以那样随意的搭在欧阳寻的身上。她眼中积满了泪水,就这样看着刺眼的风景。

    欧阳寻和梦琪珊并不知道,在她们相继而拥背后有着一抹恶毒的眼光看着她们……

    面对她们这般的‘羞耻’,欧阳涵涵的眼神更加的火红。而欧阳寻丝毫没有注意到背后的目光,长臂一勾,便将梦琪珊抱住。

    梦琪珊她的目光微微靠近欧阳寻轻轻一扫,就看见远处的欧阳涵涵,她的眼神红肿着,但眼中的泪花,却累积在眼眶中,看着楚楚可怜,但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紧紧的盯着她们,梦琪珊一看见她,就仿佛是报复一般,同样回应着欧阳寻。

    她清浅的回应着欧阳寻,将自己的青涩的唇送了上去,堵住了欧阳寻的嘴巴。

    片刻之后,她感觉到远处的那一视线的敌对目光,也同时被发现欧阳寻脸上的朵朵红花,就像是猴屁股一样。

    欧阳寻只觉得他的初吻,被人剥夺了。但同时是他喜欢的人,她送上吻的那一刻,天知道他的目光里冒出了多少金星,丝毫没有被冒犯的怒意,就这样由她青涩的吻着。

    他同时也回迎着,“这种事怎么能让女孩子主动?”他的声音没有以往的那般悦耳,有些磁性,深深的吸引着她。

    说罢,就用这富有男性的魅力回吻着梦琪珊,他的唇没有梦琪珊的青涩,也许男人天生对这种事,就轻车熟路。

    虽然这是欧阳寻的第一个吻,他的眼里柔情似水,双眼赤红的,想要把她吞下。

    而梦琪珊原本只是想要报复一下,这次的伤心事。万万没有想到她会玩火上身。

    眼前的一幕,令未经人事欧阳涵涵稍微的面红耳赤,她垂下了双眼,想要避开眼前着刺眼的一幕。

    一低头,刚好视线就落在手中的怀表上,这是她15岁生日的时候,苦苦的哀求表哥欧阳寻。希望他能送一件礼物给她。

    后来就有了手中的怀表的故事,他知道她的爱,但是她们是亲表关系。终究是不可能。

    此时的欧阳涵涵多么希望她能拿起手中的勇气,去从欧阳寻的怀抱中,生生的把梦琪珊拽开,然后献上她的红唇。

    这是她的梦想,也只有在表哥熟睡的时候,她才敢轻轻的覆上她的唇。

    忽然之间,天空好像要下雨了。

    不一会儿,暴雨如注,铺天盖地的雨水从天而降,倾泻而下,天地之间皆是灰色。似乎分不清是白天还是晚上,就这样不昏不明的。

    只有哗哗的水生冲击着人们的耳膜,令这个世界烦躁不安。

    长廊中欧阳寻和梦琪珊就那样唯美的相拥着,她们仿佛是最幸福的一对。生生的刺痛着欧阳涵涵的双眼,而她迸发已久的泪水,终于落上。

    混着雨水,从她的身上滑落,一滴又一滴。

    随着雨水越留越多,她的意识越来越薄弱。忽然眼前一黑,尽管周围的雨声并未消失,但是她的脑海里的那一幕终究是存留在记忆中。

    ‘扑通’一声,欧阳涵涵的身体像一道光线一样,她跌落到地上。

    就像是无线的风筝,生生的被扯在树上。其实,断了线,什么都不是。

    “救我!”欧阳涵涵扯着嗓子喊着,她病了,她想,如果他看到他这样是不是回过头来看她一眼。

    长廊中那一声,虽然很小。但是听到了,欧阳寻赶紧抬眼,想要看看是谁破坏了他和梦琪珊这唯美的一幕。

    “咳咳——咳咳——!”梦琪珊深深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天知道她憋得有多辛苦。

    似乎忘记了是如何接吻的,因为以前他和韩阳天的房事,总像是执行公事一样。他坚硬的进入她的身体,就连吻也是那边的冰冷与生硬。

    这次的吻,虽然带有目的。但是却是她两次为人第一次吻别人。她奋力的咳嗽,想要呼吸更多的空气,这一幕幕都在欧阳寻的眼中。

    她就像是一个谜一样,走进了欧阳寻凌乱的心里,他的心是冰冷的,可不知为何每一次都是她不经意间就能将他生生的打破。

    梦琪珊一抬头,朦胧的眼眸,对着他深思的看着。“我们去别的地放看看吧,方才好像有人滑倒了。”

    她低低的说到,她知道是欧阳涵涵,也知道她在哪里倒下,但是对于欧阳涵涵,他的心就软不下来。

    黑与白的交界就像这天一样,很多的时候都没有太过清晰的界限。

    随着雨水的越来愈多,欧阳涵涵她的意识越来越爆弱,似乎又回到小时候,她和表哥一起嬉戏的场景。

    “涵涵,你怎么在这里。”欧阳寻用着他身上的一件衣衫当作雨伞,遮挡着梦琪珊和他。

    欧阳涵涵最后一幕,就看见她亲爱的表哥和梦琪珊在一片衣衫下那样像君主一样扫视着她。她眼角的泪一颗颗的划过。

    那感觉混着水,滴滴的声音。就好像一种异常悲沧的鸟鸣声。欧阳涵涵的侧脸白皙无暇,凝黑的瞳孔静静的地还在流着泪,没有往日的生机。

    这一幕刺痛了梦琪珊,但是她还是扯着欧阳寻的袖子,拽的更紧。侧过脸,想要逃避这一幕。

    这只是刚刚开始,她却好像要败下阵来。感谢这朦胧的雨,让人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欧阳寻抱着欧阳涵涵走了,原本想要把梦琪珊一起带走,只是梦琪珊没有同意。

    梦琪珊不想和她们一起走,她只要一看到欧阳涵涵的脑海中原本的记忆就更加的痛彻。

    爱,难忘!

    恨,更难忘!

    似乎又回到了那一幕,她生生的被人送下水的时候。她喊着救命,却没有一个人搭理着她。

    岸上的人幸灾乐祸的看着她,仿佛在看一只蚂蚁。

    而今天,欧阳涵涵只是一个跌倒,就有她最爱的人去扶起她,把她抱在怀里。想到这里,梦琪珊的脑子更乱了。

    她讨厌下雨,讨厌想起这一些想要忘记而忘记不了的事情。

    欧阳那件外套衣衫就这样被她拿着,不在是一件遮雨的工具。

    天空阴深深的,乌黑的云仿佛是得不到的疼爱的小孩,阴沉着连,周围的空气也在身体周围浮动着,雨水一直下,没完没了,挥散不去的,是一种无力感和烦躁。

    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咽去了刚才的艳阳太难,沉沉的好似要坠下来。压抑中,仿佛世界都静静的。

    淡漠的风肆意的在树上摇曳着,凌厉的穿梭着。

    漫天的大于化为更多的声音,胸口如同束着一层层厚厚的锻,梦琪珊拼命的呼吸着。大口的护着,宛如一只失了水的鱼。越是大口。越是濒临死亡。

    一直蓝色的大伞字廊檐下走了出来撑着雨伞的他就像是水墨画中的王子。

    一袭黑衣如同他的性格一样。撑着大伞。被雨水淋湿了大半边身子,而他却丝毫不在意。

    只是随意的把伞撑稳,完整的走到她的面前。

    梦琪珊一看见他,呆呆的跌落到了地上。静静的,缄默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