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3你要的我给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27本章字数:3037字

    053你要的我给彭雁峰的到来,她没有想到。

    他穿着一身大黑色呻吟,脚上的皮鞋踏着水生,有着小小的声音,她都听得见。

    如此大雨,不知道他是怎么意外的看到她,还是从长廊过来。

    莫非他看见了?皮鞋轻巧的恶踏在水泥地上,积水欢快的散开了些水花,然而他穿着的皮鞋也脏了不少。

    “怎么才几天,就忘记了我?是谁刚才还在忘情的吻着,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他是高高在上的奈巷的主人,可是却在看见她的第一眼,便把心落在了她身上,今日的事,他亲眼的看到。

    当她把自己的吻送上去,天知道他对欧阳寻心生了多少杀意,他看上的人,除非死,否则一辈子也逃不了他……

    梦琪珊缄默着,不敢反抗他的话,她不想看见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一种他能看破她的想法,这种的感受她很不喜欢。

    彭雁峰冷声一哏,侧头去看那无边的雨声,愤怒的说道:“梦琪珊你到底有没有脑袋,你看不出欧阳涵涵对欧阳寻的心思吗?你想要利用他?恐怕你的心会没有的!

    欧阳家的大门不是那么好进的。你不要犯傻了,别说我没有提醒你,难道你忘记那次的绑架吗?莫非你还想再来一次?第一次失去的是一个朋友,下一次就不知道失去的又会是谁?

    是你爸爸,还是你妈妈?”

    “不。不会的……”

    雨声混合着她的泪水落下,彭雁峰的眼中有过片刻的动容,但是他也只是转瞬即逝。

    撕心裂肺的痛,梦琪珊感觉到一股热流从她的下体落下。慢慢的涌出,虽然只是一点点,但是她的脸却通红。

    天哪,她居然这么丢人,大姨妈来的可真不是时候。

    彭雁峰也注意到这一点,他刚开始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他一抬眼就看见梦琪珊脸上的两朵小红花。

    他明白了,女人的大姨妈来了。

    要知道,女人每个月总会有那么几天的。

    “走吧。”彭雁峰抱着她,不顾她脸上的呆愣,把手中蓝色的大伞让她撑着。

    梦琪珊觉得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她怎么会和他走到一块的。要知道上辈子,她们可是没有一毛钱的交集。

    怎么会?

    怎么可能?

    是幻觉?

    无边的痛楚,麻木着她的意思。身下的血流着,她知道他一向很爱干净。

    初见他的时候,一看他的房间就知道他是一个有洁癖的人。而她还是那样悄无声息的逃走。

    不知道会有怎么的待遇等着她。她还是个病人,可不可以等她好了再说。

    梦琪珊在心里盼望着,她缓缓的睁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他。想要问她到底要干嘛?

    “乖,听话。女人!”他的声音从她的头上传来,而她就像是一只小绵羊一样,无害的看着。

    仿佛再说,不要吃我,等我长大了再说。彭雁峰心中一阵好笑,为什么每一次的她总能勾起他的恼火,可是她却好像什么都不知情。

    女人,不,梦琪珊,你知不知道这样的你,最具有吸引力。

    “要去哪里?坏人?”

    “你说什么”彭雁峰的脸上又出现了怒意,真是能给她好脸色,给她一点阳光就敢给你开染坊。

    彭雁峰沉闷的声音吓得梦琪珊更是敢怒不敢言,小气的男人,不就是没有听话,自己逃跑了吗?

    她没有吭声,但是她看的眼神里满是无声的控诉。

    彭雁峰将这一切看在眼中。

    “你干嘛?色胚?干嘛摸我屁股?”此时的梦琪珊像一只暴怒的小野猫,他居然打她屁股。

    天哪,除了小时候她不听话以外,再也没有第二个人像爸爸一样拍打她的屁股。

    “怎么,打屁屁不知道吗?”彭雁峰的眼中满是戏谑,她要是再罗里吧嗦的他就把她绑起来。

    这个女人总是和他唱反调,天知道他的她的耐性多了多少他可以承受的范围。

    彭雁峰的话语气双关,明显的醉翁之意不在酒。这一声把梦琪珊再也不敢吭声。

    前面就是便利店,下着朦胧的雨,街上的人也少了几分。旁边便是奈市最有名的酒吧。——紫色缘吧。

    梦琪珊斜着眼睛,一看见那几个大字,她的眼中就出现了惊恐,她不不想又回到狼窝。

    她蹙了蹙眉宇,低头小声的说道,“我身体不舒服,我不想……”。

    前几日还是小刺猬的她今日没有日的锋利,就像是一只波斯猫,一样。

    “没事,我知道找个人。不一会儿,一个穿着流里流气的男子就跑了过来。

    “大哥,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

    “去那家便利店去买一包卫生巾。然后买一包红糖。”

    彭雁峰命令的说道,可眼前的小子脸上一阵灰一阵白的。

    大哥,你让小弟杀人放火,我没有意见。但是你今天也太强人所难了,让一个长得如果粗狂的男子去买女性的东西。还不如……

    手下小弟的纠结,彭雁峰看在眼中。他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难不成,我指挥你的权利都没有吗?你是让我去买吗?”

    彭雁峰生气了,后果很严重。手下小弟一脸不情愿的一溜烟就跑到便利店去买。

    不一会就回来了,买了一大包。回来。

    “怎么这么多?”梦琪珊眼中惊讶了起来,买一包就好了,怎么一下子就买了十几包。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大出血呢!

    手下的小弟他的脸如同红屁股一样,他一到便利店,就挥出200,买卫生巾和一包红糖。

    老板就像是呆了一样看着他,问他要哪种口味的,他一下子也就没了主意,就每一样都来点。天知道那几分钟是怎么熬得。

    他刚走出店,就听到店老板说,“现在的小姑娘都怎么了,去做变性手术整个如此粗狂的汉纸,买一次卫生巾也不容易啊!”

    老板的感叹,让眼前的这个手下暴汗!他可是纯爷们!这老板的想象力也忒丰富了。

    “老板问哪种口味的,不知道就每样都来了一包。”手下的大汉嚓嚓的说道。

    给女人买这玩意,真他妈遭罪受!

    女人真麻烦,这是大汉总结的一句话。

    梦琪珊的眼睛里满是笑意,没有想到眼前的大汉是如此的可爱。

    同时她的眼神也落到彭雁峰的身上,不由得停顿了一下,他要这样抱多久。莫非爱上她了?

    梦琪珊至今想不明白,为什么她总是能吸引到彭雁峰的注意。她真的没有招惹他。

    所以,她没有吭声,尽管很不适应他的手掌,尽管刚刚打过她,但是她的心还是很暖的。

    “去吧,带她去卫生间。”他终于放下了她,刚才一直握着的手,忽然送掉,手中的伞落了下来。

    梦琪珊跟着大汉走了,彭雁峰从地上捡起来那边蓝色的伞。

    她说过。蓝,就是她的代表。

    最冷的色彩,却是最纯洁的象征。可是她就这样理他而去。

    如今他有找到了一个喜欢蓝色,并且像她性格的人——梦琪珊。

    她就像蓝色一样,她可以让你想到天空的蔚蓝,蓝色的海洋,还有蓝色的忧郁。

    这样的她,吸引住了他的目光,可是她的心却像枯树一样,让他怎么也进不去。

    只是,这样的不接风景的她,他爱上了。

    彭雁峰发现他现在只要一遇上梦琪珊,他的思维就乱了。

    他对于美,整洁,有着一种接近变态的执念,从来没有抱过一个女孩子,除了小娆死的时候。

    他现在居然为了她改变一点,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他走进了酒吧,点了一杯鸡尾酒。

    酒里的冰块刺得他牙齿微微发疼,想起了今日看到的一幕,就想要把欧阳寻生生的活剥。她的唇线抿成一条线,她出来了。

    面前的她还是那般的青涩,就像是记忆中的她一样。他拿起玻璃杯看着她,酒醉人迷,流转着琥珀色的光泽,酒中的她更是迷人。

    猎艳的男人不少,但是大多数都会在此之前掂量一下自己的身价,眼前的小清新是秀气可餐,可是她身后的大汉却不是好热的。

    不过是逢场作戏,找个乐子,有个女人自然更好。

    梦琪珊一眼就看见坐在吧台的他,这样的他很少见。

    她对他的印象总是停留在别人的说说中,他是奈市的黑暗之人,有着光彩的背景,却是黑道中人。

    这样的他离她太远,但今夜的他却如此的孤僻,让他想到了以前的她,独守空房的时候,面对漫漫长夜的凄楚。

    其实害怕的,不是人,而是人心。

    如果一个人变了,不是外表变了,而是他的心。

    “走吧,梦琪珊拉着他的袖子。”她的眼神满是心疼,不知怎么的,她的同情心开始泛滥了。

    “好。”彭雁峰放掉了手中的那一杯酒,双眼眯了眯,挽起她的手,从高脚椅上跳了下来,一把搂着她,往外走。

    “顺了你的意,这下高兴了吧!”

    他低声的命令着,眼前的梦琪珊也到配合点点头。

    走出紫色缘吧,梦琪珊的心情忽然像放空了一样。

    她终于出来,呼吸着雨后的新鲜空气,雨终于停了。

    “呜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