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6曾经要求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27本章字数:3087字

    056曾经要求韩阳天看着她,她看了看他。

    “你还记得当初答应我的事吗?”韩阳天没有看梦琪珊的脸色,只是留给她一个背影。

    当初他只是觉得她好玩,便让她答应她三个条件,没有想到,用在今天。

    当叶子涵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就想到了。

    “什么条件?”梦琪珊大声的喊着。

    她不知道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知道她是来找他报仇的吗?

    梦琪珊的强烈反应在韩阳天看来只是她不想负责任。也许,她就不记得曾经的这一件事。

    “怎么,想要赖账?梦琪珊,你好好想想当初是谁,说答应我三个个条件的?”才几天这个小丫头,就想要忘记他们之间的一切,不可能。

    想到子涵说的事,原本他只是想警告一下,现在觉得更有必要。

    韩阳天本来是准备想要拉住她的手,后面好像刚才有同学看到,避讳一点。

    他冷笑着,一把抓住她的手,想要把她拉进自己的怀中。

    可是梦琪珊好像是受到什么惊吓似的,她一看到韩阳天的举动。就想到和他有着相似面庞的王雅芝。

    梦琪珊见状,用力咬了一口他,狠狠的咬了下去。

    终于韩阳天的手松开了,梦琪珊才放了下去。什么也没有再说,就想要走。

    “怎么,咬了人就想要走,还是走过的事,想要赖账?”

    梦琪珊的脚步停了下来,回过头看着他。

    这时韩阳天才发现梦琪珊的眼是红色的,血红一般的颜色。她看着他,就像是地狱里的恶鬼一样,幽幽的眼神。

    他不禁回退了几步,他只不是想要拉一下她,“你怎么了?”

    他小声的问道,他同样也被梦琪珊吓到了。

    梦琪珊不吭声,她眼中的血红慢慢的淡了下去。

    “你没事吧?”韩阳天又问了一句。他刚开始觉得害怕,但又不敢走。

    就这样僵持着,他忽然觉得梦琪珊很心疼,他有一种想要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而他的手还在留着血。

    梦琪珊下的是死口,如果不是他放手比较早,可能就会被她咬成‘残疾’。

    估计那一块肉,可能都没有了。

    “你说的是什么要求,说吧”。梦琪珊看着韩阳天那受伤的手,血缓缓的留着。

    她有点内疚,但她也不觉得亏欠他什么。她直直的看着他,看的韩阳天心里毛毛的。

    “远离欧阳寻,承诺你这一辈子都不会爱上他。”韩阳天看着梦琪珊的模样,思量了已久,但还是把他的条件说出口。

    梦琪珊看着韩阳天,受伤的样子。本来心存一些愧疚,但现在没有丝毫。

    他还以为他是她老公,还是上帝,凭什么,有什么资格?

    她的脑袋里乱哄哄的,曾经的一切席卷而涌,“理由!”

    “道不同,不相为谋。”韩阳天简单的七个字把所有的都概括了。在他看来,梦琪珊再好,也不过是一个踏脚板,可是欧阳寻不同。他承认他对梦琪珊有着不一样的情感,他也不希望梦琪珊和欧阳寻会继续下去。

    于情于理,她们在一起,是没有任何的好结果。

    梦琪珊一听,笑了。

    她从来没有想到韩阳天说出的话,是这样的伤人。看来她以前真是瞎了眼,看上了她。

    也快要感谢上天,能让她真正看清他的真面目。

    是的,她没有忘记欧阳寻,无论是上一世还是今生,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和欧阳寻再一起。

    她扪心自问,她们真的不是一个世界上的人。

    昨日彭雁峰的话,她也明白他的意思,无论是谁,欧阳寻。在这一刻已经被梦琪珊淘汰下去。

    因为他的道路很光明,因为他是欧阳涵涵的表妹。所以,她梦琪珊选择放弃!她的在思量着,如何给韩阳天一个答案。

    韩阳天虽然很恼怒梦琪珊的举动,但是他对她的欣赏,却是真的有。他在她的眼中看到她的妥协。

    “好,我答应。”

    “嗯。”韩阳天的眼前也是一亮,他知道如果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都会选择这样的聪明。

    这当然也是他欣赏她的原因!

    “没事,我可以走了!”梦琪珊答应了他的条件,心里放宽了心。正是因为他有所目的,她才觉得不害怕。

    怕的就是有目的,但是在背后做的。虽然她们的招数她会还回来!

    “后天下午六点,欧阳寻会去一个阑珊公园。那是你最好时机。我想你懂那是什么意思。”他的她后面说着,她在前面走着,不曾回头。

    他知道她听到了。

    梦琪珊很不喜欢这种被人指控的感觉,她懂他背后的意思。

    也就是没有办好这件事,迎接她的只会是更惨的结局。

    “知道了。”梦琪珊淡淡的回应着。

    梦琪珊的话让韩阳天心中微怔,她从一开始就知道他的不怀好意。也就是她早就知道这是一场圈套。但她看透,没有说透。

    好聪明的女孩子!梦琪珊!也难怪叶子涵会把她当作对手。

    如果她也是一个豪门千金,也许他会考虑一下,可惜她不是!

    等到梦琪珊走远,受伤的手早已疼的血流不止,真是一只小野猫。欧阳寻笑了笑,就往学校的医务室赶!

    梦琪珊站在韩东泽办公室面前徘徊,她不知道他真的有没有喊她,但是她对于韩东泽这个老师,这个救命恩人还是心存感激的。

    同时也是看不透的。

    她站在门外站着,猜度着要不要进去。

    一,进去。二,不进去。

    韩东泽的窗户正好开着,他一抬头,就看见傻呵呵的梦琪珊。她是这般的可爱的。

    让他不禁想起一句话,我在门里等你进来。而你却在门外徘徊。

    人生如若只如初见,他也许就不会看到她脆弱的时候。人生如荒凉,而爱情,就是在这荒凉之中走出繁华的风景来。

    校园的风景在空中摇曳着,呼呼的一阵风声。飘荡不已。而梦琪珊的心,也随着摇曳着。

    周围的老师和学生偶尔的走来走去。她也在犹豫,扯了扯身上的衣角。

    他在窗里看着她踌躇,嘟着小嘴的模样,笑了笑。有时候,有些记忆注定是无法抹去的,就像是某些人,注定活在心里。

    梦琪珊终于忍不住,打开了办公室的门。

    还没有敲,只是轻轻的一推就进来了。

    梦琪珊还是,喊了一声‘报告’。

    “进来”。

    原来脸上挂着小的韩东泽变得严肃起来,但梦琪珊却是一脸的平静。好像刚才门外踌躇的不是她。

    当然她也没有看见门里的人在看着门外的风景。

    “老师,你找我什么事?”梦琪珊不知道班长说的是不是真的,但她既然这样说,老师就必定要说些什么。

    “老师,我刚才在班里。班长说你找我!”梦琪珊对我眼中划过一抹坚定,像豁出去一般。

    如果是真的,那么班长恭喜他们幸运,如果不是,后果就不是她可以想象得到的。

    轰的一声,韩东泽愣住了。原以为是她找自己什么事,原本的好心情,一下子没有了。但仔细一想,“马上就要第二次汇考,老师希望可以保持第一次的好成绩!”

    低着头,梦琪珊的身体猛然一怔,原来老师说的是考试的事,想起以前,貌似老师都会在考试的时候发一些狠话,要么就是鼓励!

    “嗯,知道。”没有想到今天这样的事会轮到她身上。

    梦琪珊的反应都被韩东泽关注着,她的眼神,他也一同看着眼里。不由得微微蹙眉,深邃的眸子微敛。心中对梦琪珊更是想要探究下去。

    梦琪珊走的时候,他的视线也随着看着过去。

    然后看了看他手中的成绩表,不禁的想想,是不是以他25岁的年纪该要找个老婆了,要不然他怎么会被梦琪珊吸引住?

    不知为何,向来很少对旁人感兴趣,尤其是对甚少的女人感兴趣的他,有了想要了解她的冲动。

    “真是怪了!”摇摇头,然后继续他的工作。

    韩东泽的话在梦琪珊的脑海里回荡着,她猜不透他的想法。也可以说她的一番话让她顿时不明白,摸不清头脑!

    他没有问韩雪的事,却仅紧紧的围绕考试,这样的变化,她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怎么了?”忽然一个身影出现,吓了她一跳。

    “你还好吧。”彭雁峰看着她,眼睛里只有她,好像是在看情人一样。

    其实学校离奈巷很近,只需要几分钟。就可以到达。

    他今天本来是闲着没有事干,走着走着就转到这里,然后就碰到了她。

    也许就是冥冥之中的天意!

    “刚才老师找我谈话,你怎么在这?”梦琪珊发问道,如果没有记错,他貌似不上学好久了,怎么可以随意进来。

    彭雁峰心中一阵恼怒,原本看见她是一件好心情。结果被她这样一说。搞的他监视她一样。

    “女人,我一天可没有那么多闲功夫来监视你!”

    彭雁峰严肃的表情,满脸赤裸裸的威胁着,仿佛再说。老子哪有闲功夫看你,你就是一颗小白菜。

    梦琪珊静静的观察他的脸色,心中一片了然,看来她真的误会他了。

    但是她又不想直接得告诉他,“你昨天说,“我要的,你都给,是不是不能接近欧阳寻,昨天的,你是不是都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