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7学会割舍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27本章字数:3037字

    057学会割舍她这话一出,很直接,但同时也可以得到她最想要知道的答案。

    彭雁峰没有想到她直接得问出来,“是的,我看到了。我不希望以后看到同样的事情。”

    梦琪珊眉心一跳,他回答的意思很明确。难怪,如果话都说明白了,反而不好。

    她在思量之间的如何取舍,还有要怎么去和欧阳寻去说这件事。

    见她的表情微变,彭雁峰也没有丝毫的隐瞒,直接了当的说:“我可以帮你,但我也有我的条件就是三年之内,不能和任何的男人做男女朋友。你能做到,我就帮你。”

    其实他本来想说,做我女朋友吧,但他的身份,还有他身后的背景。都是一道不可磨灭的磨难。

    他不想她过这样的日子,三年的时间足够她分够好坏,也足够他解决周围的麻烦。

    梦琪珊听得仔细,嘴角一挑,问道“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她不明白,从她们见面开始,他就一直帮着她。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她知道目的,她就心里更踏实。

    当梦琪珊说出那句话时,彭雁峰知道梦琪珊有六成都是在同意的,“因为你像一个人,一个死去的人。”

    她是我最爱的人,在我的怀抱里死去。彭雁峰看着远处的天空,忽然发现,他好久没有想她了。

    梦琪珊一怔,她懂了。他对她的好,只不是他投注在另一个身上的感情。她的心情忽然有些沉闷,“我答应你的条件,希望你也记住你的诺言!”

    没有人希望自己是别人的替身,梦琪珊也是。这个学校,可以说这个城市,好男人是不少,可是属于她的却没有一个。

    看着她萧瑟的身影,彭雁峰忽然感觉他说的话有点不对。

    其实他没有把她当作谁的替身,可是现在,解决,貌似显得有点多余,是那么的无奈!

    不知为何,从什么时候他在意了她的想法,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他想要去拉着手去挽留。

    看着她眉头紧锁,想要去用手去舒展开她的皱纹,但是他现在不能。

    她离开,他对着学校没有什么好感,看着远处的合欢树,加速的离开。

    又是一年合欢开,又是一年的伤心泪。

    彭雁峰无奈的叹息,她终究是误会了他。

    就这样,看着她走的身影,倨傲的身影纹丝不动。

    梦琪珊本就是理智的,但现在终于向她发展的方向。她应该高兴,嘴角洋溢着一丝丝苦涩。

    另一边得到消息的欧阳涵涵,一得到消息,就给叶子涵打了一个电话。真是一个高兴的日子,梦琪珊最喜欢,也只能死了这一条心。

    欧阳涵涵一打完电话,心情顿时好了不少。她看了看梦琪珊的座位,笑了笑。梦琪珊啊,梦琪珊,你终究是一个败笔。

    欧阳涵涵一早就到了约定的地方,比原来的早也半个小时。可以说她此时的好心情。

    而与她有约的叶子涵却在钢琴房,等待着另一个人——韩阳天!

    原本以为他只用打一个电话,就好。没有想到他直接过来了。

    此时钢琴房,她们相对而坐。韩阳天一来,就在沙发上坐着,没有吭声。

    “阳天,你的手怎么了?”

    叶子涵不经意看见他受伤的手,忍不住的心疼起来。她心疼他,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保护自己的!

    韩阳天看着叶子涵熟悉的双脸,看着这个熟悉的地方。他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到这里了,以前他们几个总是喜欢聚在一起,听着叶子涵的钢琴声,然后惬意的喝着咖啡,聊天。

    可如今,物在,人不在。

    “子涵,你喜欢我吗?”韩阳天一本正经的问着,他忽然有些对叶子涵的感情不是以前的那么执着。他想问她,或者是想找一种借口。

    叶子涵对上他的眼,没有以前的炙热。她低下头来,娇娇的说,“喜欢。”

    如果不是喜欢,她会为他付出这么多吗?只因为他的一句,喜欢钢琴的声音。她就从高一的时候开始苦学钢琴,有谁知道,她的钢琴造诣,不是从小就开始。

    而是从他的那一句,开始的,她爱他。而她以为他终究h会是她的。

    “怎么忽然问道这事了?”叶子涵看着嘴角有一抹苦笑的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感觉今天的他真的很不正常,但她又不能直接问他。他不喜欢直接的女孩子!

    了解一个男人的习性,看透不点透。她很早就知道这是对付男人的一招。

    韩阳天似乎很满意她,看着她一副小女人的模样。原本是该高兴的,可是他的脑海里却出现了该死的梦琪珊!

    他到底是怎么了?

    叶子涵也感觉到他的不对劲,“怎么不舒服吗?”

    她温柔的声音从他的耳畔传来。子涵的眼睫毛很长,就像小扇子一样,眨眨眼,他看的入神。然后对她柔声说:“没事,可能是这两天的事情比较多,累了。”

    叶子涵会心一笑,“我懂!”

    叶子涵看着他,没有再说话。她懂,但是她不想懂。她希望他能把他想到的坦白,可是却没有……

    那一夜,叶子涵没有赴欧阳涵涵的约。她的心就像黑夜里灯花一样。照亮了别人,心里却是冷清。

    而欧阳涵涵等了她好久,原本开了好几瓶香槟,庆祝。

    结果叶子涵没有来,也许是因为高兴的缘故。她就想着一会儿她就来了。孤芳自饮着,一杯又一杯、

    弹钢琴的声音悦耳,就像是入眠曲一样。在有活力的人,一到这里也会忍不住优雅起来。

    可是,对于欧阳涵涵,喝了一杯又一杯。早已都分不清是东南西北。她朦胧的视线看着弹钢琴的人,傻笑了一下,她仿佛看到那个人是欧阳寻。

    心里忍不住,淹没的泪水又出现了。她一定是看错了,接而又喝了一杯。

    今天的她好像是特别开心,原本要和叶子涵庆祝他们的胜利。可是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来,不时用细长的手指轻轻的轻敲着,应和着弹钢琴的节奏。

    欧阳寻本是想要好好的练习,结果被朋友拉来。看到钢琴又忍不住弹了起来。当他弹完一曲,听着周围的掌声,心里高兴不已。

    双眸一扫,便发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她的桌子上只有她一个人,但却有不少的酒瓶子,好像喝了不少的酒。

    这个人是她的表妹吗?这么会一个人喝了这么多?欧阳寻忍不住好奇,走上前去看看。

    “涵涵,你怎么在这里?”欧阳寻关心的问道,不明白早上还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现在怎么这么高兴?

    莫非伤心过了头,借酒消愁?

    毕竟是自己的表妹,他于心不忍的问着。而欧阳涵涵还在一个劲地灌着酒喝,嘴里不停的嘟囔着“好酒,好酒!”

    80年的好酒,当然是不错的!

    欧阳寻摇摇头,对他的朋友打了招呼。就坐着欧阳涵涵的对面,看着她喝。

    欧阳涵涵刚开始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没有想到真的是欧阳寻。

    递给他一个酒吧,嘴里喊着,“干杯,喝酒!”

    现在的她,不做作,没有平日里的娇惯,她的脸红红的,明显喝了不少的酒,但还是一直喝。

    欧阳寻无奈了,跟一个酒鬼,是讲不清道理的。这一点他深知。也只能看着她喝,早有不少的饿狼早就看中她了,这个傻丫头还不知道!

    欧阳寻至今想不明白,怎么女人就那么善变。怎么一会儿高兴,一会儿不高兴。就像欧阳涵涵,梦琪珊。

    欧阳涵涵不听的依笑,在欧阳寻的手臂上轻轻的摸着,顺势把脸贴在他的胸口。

    “你干什么?”欧阳寻暴怒了,随手甩开她。

    他低声的命令,面前喝醉酒的欧阳涵涵倒也配合,放下了手,她笑了笑:“你是欧阳寻!”

    她傻傻的看着他,不在动手。她继续地喝着她的酒,好像酒成了一种解药。

    欧阳寻看了看她,她说话的声音,她嘴里的一股酒气,挥发着钻进了鼻腔。难受的很。

    “你呀,让我怎么说你好!”欧阳寻说着她,真是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喝这么多酒。都不怕她爸妈担心。

    说到她的父母,现在还在国外干着自己的企业,现在哪有闲情逸致照顾她啊。欧阳寻想着,就觉得自己关心则乱。

    “呵呵,我今天很高兴。”

    她一脸高兴的模样,估计眼前的人都不知道是谁,就傻傻的笑着,真是一个傻姑娘。

    欧阳寻也笑了,如果她可以向她喝醉酒一样的豪爽一点,他也不用操这么心。

    “到底是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

    “不能告诉欧阳寻,不然他会不高兴的!”欧阳涵涵的笑着说道,嘴里还是灌着酒。

    “咦,你怎么那么像欧阳寻啊?你是我表哥吗?”她傻傻的问着,眼睛里满是疑问。

    真是喝醉了,欧阳寻真想撬开她的脑袋。不是刚说是表哥,怎么又问他,还有什么疑问不能告诉她。

    她今天那么高兴,莫非与他有关?欧阳寻看着她一脸糊里糊涂的模样。

    从一个喝醉酒的人嘴里套话,还真说不好是真的还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