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9吵架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28本章字数:3020字

     059吵架 过去的种种,欧阳寻从来没有忘记过。 忘记过去,等于背叛现在。曾经欧阳娜给她的痛,他会还给她的。 “不用你惦记,我会记得所有的一切。当然也包括你们带来的痛。不要忘记了,我亲爱的姐姐,前两天有人找我,说你的车子好像撞到人了。你说,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我们所谓的父亲,他会怎么办?”

    欧阳寻笑了,他抬手字欧阳娜的脸颊上轻轻的捏了一下,然后对着她的耳畔说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昨天晚上你拍的时候,我看见了。我亲爱的姐姐,麻烦你下次拍照的时候记得关了闪光灯!”温润的声音刚刚说完,欧阳寻就走到了房间‘‘啪——’的一声,房门关住了。门外欧阳娜的眼神想要把欧阳寻杀死,他一个贱蹄子居然敢威胁她?看来不给他点颜色,他就不知道天高地厚!手机里照片的这件事,也只能作罢。恨恨的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然后把那些照片删掉。这一次的事情绝对不会这么轻松的过去,她在手机上又编辑了几条短信,然后离开欧阳寻的门口。 欧阳寻,我所谓的弟弟,这次我送你 的礼物,你一定很精彩。500万,买一条贱命。绝对是绰绰有余!我对你这么好,让你提前的下去。和你那贱人的母亲打扮,不用感激我!门里的欧阳寻躺在床上总是睡不着觉,平时眼皮都不怎么调,可是今天晚上跳的异常厉害。算了,不想了。他闭上双眼,赶紧睡觉。合上双眼,心里还是想起了欧阳涵涵的那些话,‘我爱他’,‘梦琪珊这辈子再也不可能爱上欧阳寻’,还有他的眼皮老跳,总感觉最近好像要发生什么事。“啊!” 欧阳寻被梦惊醒了,他的身上满是湿漉漉的。他做噩梦了,梦见他久违的母亲,告诉他有人要害他。只觉得是不是最近工作太累了,没有好好的休息。也难怪,这几天晚上,就在忙事情,哪里有时间去好好的休息。还有欧阳涵涵的那些话,有时间一定要好好的问清楚。 漫天大雨,一眼就是朦胧的一切。 都说雨水是上天的眼泪,一着地,就汇成了小溪。 梦琪珊一睡醒,就听到窗外滴答的声音。 滴答——滴答—— 那声音真的好听极了,仿若白雪公主睁开双眼,望着远方。透出无限的相往来。 雨轻轻地落下,从刷的世界, 梦琪珊整理好东西,就出门。今日正好是欧阳寻有空闲的日子,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真的有意。 出门,没有带伞,雨丝迎面而来。冰冷的,在她蓝色的一衣服上点点绽放。 对于蓝色,她有一种独特的喜欢。 走的很轻柔,走的缓慢,她都可以听到那细微的声音。划开,一点点的划开。 一步步的走向欧阳寻要去的地方,脚下却如千斤重。 欧阳寻今天穿的很是庄重,远远的看还是如当初第一眼的看到的他。 当梦琪珊走到周围的时候,就远远的看见了欧阳寻。 他并没有直接走到他的面前,她偷偷的看到他进了花店买了花。 轻手轻脚的远远的张望着他,欧阳寻这边也没有怎么注意到她。 今天是欧阳寻的生母的忌日,这一个月他每周都在这里订花。 从小的时候,他的母亲就喜欢丁香。他的母亲本身就是一个大学生,原本有着很好的教养,也有着很多的追求者。可是欧阳威,就是他的生父的出现。 他的母亲死心踏地的爱上了他,直到生下欧阳寻,才得知自己爱的是有妇之夫。 她的母亲为了他做着最辛苦的工作,可是他所谓的父亲却 什么都没有给他。 直到他五岁的那一年,欧阳家没有男嗣。欧阳威才想起他这个流落在外的 私生儿子。而她的母亲却再也没有出现在他的视线中。 直到几年前他才查到她原来早已去世,就在不远处的陵园中。 欧阳寻的心情有些沉重,手里 端着大把的丁香。赶往陵园。 梦琪珊看着欧阳寻进出的样子,还有眉头不展的样子,心里也是有点疑惑。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吗?她真的要告诉他,这一残酷的 事实吗? 虽然说她现在没有想要谈对象的意思,但是这样直白的告诉他,真的好吗? 而且今天的日子好像真的对他很重要! 想一想他其实对她蛮好的,这一切,真的让她不忍心去伤害他。 另一边的酒店里,正上演着一场鱼水交欢的戏。 “夜少,我的服务你还满意吗?” 被喊夜少的名字的男子,低笑着,注视着身下的欧阳娜。 看着她的眼神造业染上了情欲之色,他的手轻轻地触摸着,就像是摸着一件艺术品。 很快,欧阳娜的眼神愈发的朦胧,她的小蛮腰和翘臀在不停的在扭动,像是在呼唤着着他。 他慢慢的倾入,感觉着她浑身一颤,连忙俯下身子,咬住她的耳垂,低低道:“娜娜,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人了。” 欧阳娜的双眼早已被夜少摸得想像一条鱼一样,她紧咬着嘴唇,眼前的他是大学部数一数二的名人,家里的实力也是不错。 一向高傲的她早就看上了他,今天不光为了献身,还有更重要的事,,就是送她的亲弟弟去见她的死去的妈妈。 “夜少,你可以记得我的条件哦。”欧阳娜不忘的说到。 说完,夜少试着不断的刺探,“好”。 才感觉到欧阳娜的不再抗拒,欧阳娜眼里满是笑意。 身体虽然是生涩的,但是欧阳娜很难控制自己来自生理的自然反应,很快,她遍熟练的扭动着身子。 追随夜少的节拍,希望获得更大的快感! “舒服吗?” 夜少看着眼前妖娆的欧阳娜,轻轻哼出声。 “嗯.” 快感不断,莫名的空虚让欧阳娜全省颤抖,她紧紧的抱住夜少。 今天不光是她的好日子,更是欧阳寻的“好”日子。 夜少笑了笑,他欣赏 着她一瞬间所展示出来的妖娆,格外的性格妩媚,腮边的一点发丝,丝丝淫霏暴露出来。 看着这般秀色可餐,她激烈的用力吮吸着甚至不往咬住她的下唇,她的迎合,容纳着他的侵略! 一时间房间的有着一股股的欢爱的气氛。 外边的雨水,滴答地响着。 梦琪珊看着欧阳寻好像是在祭祀着谁,一时间她真的发现她原来了解欧阳寻,真的很少。 欧阳寻他本身的警惕性也是很高的,他在祭祀的时候,自然看到身后的那一抹身影。 他冷厉的眉宇一皱,没有以往的喜悦,在丁香花的反射下,有些阴晴不定。 梦琪珊,到底怎么知道这个地方? 难不成的,真的是找他,有什么事吗 从小受尽了苦难,他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什么把戏没有看到。对于男人而言,那些只是女人的计量,难不成她们真的威胁她什么了吗? 只是,此刻,他真的没有心情。 因为,今天是他母亲的生日。 就在欧阳寻准备出来的时候,欧阳寻猛地一下子转身,就看到远处的梦琪珊。 他将她紧紧的纳入怀里,脑袋埋在她的颈脖中,鼻尖萦绕着,全是来自她的体香。 闭上眼,他失笑,“你怎么来了,不要拒绝我,就这样。让我抱一会。” “啊?”梦琪珊明显没有明白,就被人这样占了便宜。她的双手放着半空中,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好大一会儿,他才放开她。 “走吧。” “嗯。” 他满怀期待的希望她和他就这样可以一直走下去。 他温柔的看着她,就像是第一眼的萌宠。眼眸中温柔的仿佛下一秒可以挤出水来。 让梦琪珊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就这样随着他。 她的脑海里满是往日他们一起的日子,他是以后的欧阳家的家主。而她却是一个满身富有仇恨的女人。 怎么想,都不可能走到一起。 直到路口,她忽然停下来,收敛住了所有的表情,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他,“欧阳寻,我有话想要对你说。” 欧阳寻闻言,心里咯噔一下,他不想知道:“什么事,不能留到明天说?” 梦琪珊不吭声,她不想伤害他。长痛不如早痛。 欧阳寻也收敛了脸上仅有的笑意,修长的指甲轻轻的拂过她的面庞边缘,细细的婆娑着,别有深意的看着她。 她沉默着,不说话。 某一瞬间,梦琪珊觉得她真的很卑微,她不忍心只会让他们之间越来越远,就是像韩雪。 也许,欧阳寻,就是第二个韩雪。 梦琪珊垂下眼眸,她的刘海挡住了她眼中的悲伤。 欧阳寻叹了叹。手指微微用力,这种疼痛感就会让他想起小时候的记忆,他强迫着他不要被一个女子左右。 “什么事,你说吧。” 说完,他转身,不在她一眼,就往前面走去。梦琪珊的眼中早已红红的。幸好今天下雨,虽然只是小雨,但是如果欧阳寻问起,她也可以说是,风大了,沙子不小心吹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