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1需要保护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28本章字数:3122字

    061需要保护梦琪珊站在雨中,对着她们远去的车辆,心里暗暗的想,生活还会那么平静吗?

    医院,是她第几次来这里?一年365天,可是她好像和医院特别有缘分,最近这几个月她好像来了好多次……

    “医生,怎么回事,我表哥怎么会被进医院了?是不是你看错了。他不是明明几个小时前还好好的吗,怎么忽然之间一下子就……”

    梦琪珊听着欧阳涵涵的声音,怒气中带着一点迫切,多么希望那个人不是欧阳寻。当梦琪珊一转身,就看见好多的人都在。

    医院算不上有名,但是今夜该来的都来了。冷冷的风从窗户里传了进来,医院里的种的花香,还有点点的雨丝都传了进来,宛如谁在窃窃私语。

    梦琪珊就站在那里,看着她们来来走走的模样。没有出息,她的眼神也盯着手术的那扇大门。

    她看着那扇门,好像看到了欧阳寻在想她笑,就像她们第一次相遇的一样美好。雨丝吹落到她身上。

    “滚来,谁让你来的!”欧阳涵涵怒吼的医生如雷一样劈了过来。

    梦琪珊看着眼前暴怒的欧阳涵涵,奈何上天就是让她们碰面,明明欧阳寻就在里面,可门外……

    可谓是冰火两重天!

    “——啪——”的一声,手术门外彻底安静了。

    梦琪珊捂着脸,眼眶里满是泪水,却久久不落,不远处的人看着有一丝的不忍。打她的不是别人正是王雅芝,不知道她怎么回来。

    当然没有人想到王雅芝是叶子涵故意打电话叫来的,为的就是让他们之间更加的‘残忍!’“琪琪,你没事吧!”梦知国还是忍不住的关心着自己的女儿,尽管现在他自身难保。

    欧阳涵涵用着吃惊的眼前看着相隔这么远的两人,他喊梦琪珊,“琪琪。”

    “你们是父女?”欧阳涵涵的眼神中满是仇恨。

    梦琪珊没有理她,就像是陌生人一样。她的眼神看着王雅芝,一双眼睛里有着莫名的光彩。

    “是不是你们串通好的,来谋杀的!梦琪珊,你好狠毒的心啊。我一定要把这场公司打的你死我活!“充满火气的怒声再次向梦琪珊的耳边响起,下一秒,梦琪珊闭上眼睛等着第左脸被打。

    刚才王雅芝打的右脸,而此时的欧阳涵涵的手早已挥开。

    这就是所谓的豪门,连生死都不能顾!所谓的豪门!

    梦琪珊等待着,她此时的心情万念俱灰。等了一两分钟,久久的巴掌始终没有落下。

    “老师!”

    四目相对梦琪珊才看清眼前救她的是谁,各种想法已经在她脑海里转了一圈,她的眼底里充满了感激。

    “谢谢!”

    梦琪珊对着这个所谓的班主任,及时雨韩东泽感谢的说道,如果不是他,现在的她可能就像是人人欺负的小可怜一样。

    “她,梦琪珊,我先带走了。”

    说着没有等梦琪珊理解过来,就拉着她的手臂离开。

    那句话一出,众人的脸色精彩纷呈。

    留下了各种疑惑的欧阳家和韩家的人,各种的想法。

    很显然,有人要保梦琪珊在医院里,她们也不能把梦琪珊怎么样。顶多是打几巴掌。

    欧阳涵涵的手停在半空中,那是她的老师,再怎么胆大,也不敢对着韩东泽撒野。只能把肚子的一股怨气全部埋在梦琪珊的身上。

    梦琪珊真是狐媚妖子,怎么那么多的人都被她吸引了,欧阳涵涵的眼里满是嫉妒……此时她把更多的记恨,记在了不远处的梦知国身上。

    “你们……你们想怎么样?我不是有意的,当时他……”梦知国的眼中闪躲着,他很明显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来应答这件死。

    王雅芝猛地抬眸淡淡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明亮的起来,渐而又一脸沉着的模样。

    “阿姨,你怎么了?”欧阳涵涵不明白的看着眼前的几人“涵涵,我有事,我先走了。到时候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就很好。”

    王雅芝的眼扫了一周,最后看到在一边也同样等待焦急的梦知国。

    “好的!”

    欧阳涵涵也不知道怎么办,欧阳家的人还在半路上赶着这件事谁也不好说。她也只能等。

    ……

    医院外边还是有雨下着,韩东泽拉着她就是小孩子一样。

    “你今天怎么会在那里,那个人是谁?怎么没事就跑到医院里吗?”

    韩东泽淡淡的问着,但是他的话语里充满着关心。就是大哥哥一样沐浴春风。他知道这个话题,是有点不好回答,但是他就不明白,难道别人打你,就不知道还手吗?

    他的心中也有不舍,如果不是到医院来办事,还不知道会看见怎样的情景。难道周围的人,不是还有她的亲人怎么都不去为她说话。

    梦琪珊没有说话,她低垂着脑袋,韩东泽看不她的眼神,只是也能体会到她的痛苦。

    “梦琪珊,你永远是这个样子,让你很担心你的,知不知道?有什么事告诉我,我会帮你的。”

    他就像是他的职业一样循循善诱,但是也在点醒着他的身份。师生之别,引领着她的思绪。

    梦琪珊面色沉重的看着他,她能告诉他,她恨不得把她们千刀万剐吗?可是她没有办法,而且医院站的那位是她的父亲,她能怎么办?

    “我是一个没有势力的女孩子,我要的你给我不了,但是还是谢谢老师。如果不是你,我可能今天的脸就成了西红柿。真的谢谢你!”

    她由衷的感谢让他的心有一丝莫名的触痛,看到她脸上鲜红的掌印,他恨不得能替她带过,她说谢谢。他的目光有一丝的黯淡。

    不过那也只是短短的几秒,无论怎么样,现在在她的身边的人是他,哪怕是一个大哥哥,也无悔!

    他看着她的脸,还有那张苍白欲哭的脸,他的手轻轻触摸着,想要为她抚平那一丝痛楚。

    “别动!”梦琪珊本想打掉那一只手,但是他是老师。习惯了听老师的话,就果然乖乖的站在那里不动、梦琪珊抿着唇瓣,小心翼翼的看着远处。生怕有人看见她们,总感觉这样有点别扭。

    有时候最难琢磨的就是感情,在不经意之间让人暗生情愫。

    “老师,你说次的撞车的事,严重不严重?

    韩东泽斟酌了一会儿,“不好说,要看欧阳寻醒来时个什么情况,毕竟我们还不知道发生什么情况?估计警察要要那个驾驶的人带走。剩下的就只能明天再说!”

    车祸的事,谁也不好说,比较这是真实的车祸,而且现在欧阳寻还在医院的手术室里躺着,谁也不能保证他会怎样,一切只能听天由命。

    梦琪珊担忧起来,她好久都没有看到父亲了,怎么从她醒来之后他就再也没有回过家,还有他和王雅芝,也就是韩阳天的母亲对视的时候,眼中的呆滞的目光,总感觉他们早就认识。

    “你说,如果我想要改变这一切,找谁比较好?……”梦琪珊胆大的问着,她也在脑海里搜索着谁能帮她。

    “除非是有钱有势,还有背景的人肯为你帮忙,不然谁也帮不了你,这件事你不行的。你还小!”

    韩东泽打断她的话,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她总是和其他的女孩子不一样,但是她现在的力量还不行!

    难不成让她去卖身,不,这样是堕落的他绝对不会让她去,也不会允许。

    “老师,你能帮我吗?”

    梦琪珊真切的看着她,话锋一转。她想要找力量,如果可以,她会一步步的强大自己,尽管现在她很弱,需要时间,但是这件事扯到梦知国,她等不起了。

    “我可以帮你申请出过留学,这样你就可以好好的上你的大学,而且以后的前景会更好!琪珊,你不要傻了,人都是为自己的!

    你现在什么都没有,你凭什么和他们斗,只有活的更好,才能对付那些人。剩下的事,我帮你到时候解决!”

    韩东泽说出了他的想法,他的心思里全部有她,不希望她走太多的弯路。

    梦琪珊心中一愣,她看着他她的眼中湿润了,就是刚才她们打她的时候她都没有哭,可是她不是安逸的人。

    “我想想吧!”

    她真的有在考虑,很感谢有这样一个人在她人生最无助的时候帮了他一把。

    “好,我等你,只要你想要,什么时候都可以!”

    韩东泽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伸手把她的伞拿着,就像是可以依靠的浮萍,这一刻,梦琪珊的心里有过片刻的安心与动容。

    “如果世界上的人,都像你一样,那该有多好!”

    她的想法很简单,她笑着对他,无形中是对他的一种赞美。

    韩东泽也笑了,她的赞美真特别,她说的很真诚,他有他的考虑,她也有她的担忧。看着她,笑的就像是孩童一样。

    “琪珊,那个人是你的父亲吗?”

    “是啊,怎么了?”

    “想听实话还是假话!我说了你可不要生气啊!”欧阳寻笑着就想起了刚才看到,以他的目光来看,刚才的王雅芝和她的爸爸,根本就认识。

    脑海里忽然想起他小时候听到的一件事,他的心中有着一个大胆的猜测。

    “说吧!”

    梦琪珊深吸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事,那么重视。脸语气都比刚才沉重了很多。

    “我觉得你和你的爸爸长得很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