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6 是对是错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28本章字数:2369字

    066是对是错医院,平时最令人讨厌的医院,也有了人气。有时候往往不愿意来的地方,你来的次数最好。

    梦琪珊也想知道欧阳寻的消息,但就是没有人告诉她,她就像是一个原始人一样,每天上学,放学,然后回家照顾母亲。她也想过去医院,但是病房门前的人,却让她望而止步。

    欧阳涵涵到医院的时候,她的心里是很复杂的一方面想要告诉她们,一方面有自己的想法。生活让他们不得不现实了起来。

    其实欧阳涵涵也不是在医院里看到梦琪珊一次两次,但是她就是故意在她的面前高调的走过。

    “怎么,终于知道你们的差距有多远可吧!”这一次梦琪珊还是没有进去,只要欧阳寻一天不醒,梦琪珊就是她们家的共同敌人,就算她知道真相,也不会说出来。

    因为这样可以让梦琪珊死的更惨,与其相比,她更希望受伤的那个人是梦琪珊。

    这次不光有梦琪珊,还有她的亲人,多亏了她亲爱的‘表姐’。

    “不用你担心。”梦琪珊淡淡的说到,面对欧阳涵涵,她早已经麻木了,这些日子不是没有想过要对她下手,有时候她真的替欧阳涵涵感到可悲。

    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是多么痛苦的。

    “怎么,说到你的伤心处,你不爱听了。”欧阳涵涵口无遮拦的说到,仿佛在她面前的就是一个可以随时唾弃的人。

    较于室内和室外的差别,欧阳涵涵最近也是比较累的,不经意之间打了一个喷嚏,“阿嚏!”

    “呵呵,好人有好报,看看现在报应来了。”梦琪珊对着她笑呵呵的脸说道。

    跟欧阳涵涵说话,简直就是斗嘴一样。

    像秀才遇上兵,有理也会说不清!

    “梦琪珊,这个杀人凶手的女儿。你凭什么在这里耀武扬威的。你什么都不是,他才不会看上你呢!”欧阳涵涵像是一个发了情的小豹子四处乱骂,当然这也不是第一次。

    骂人对于欧阳涵涵来说就像是家常便饭一样。只要一个不爽,心情一骂,有一个出气筒。出完气就好多了。

    可是说人也是需要分对象的,就像梦琪珊就不吃这一套。

    “就算我再贱,放心我不搞基,不会对自己的亲人发情。就算是一只破鞋,也是你买不起的高档。欧阳寻选谁,都不会选择你!欧阳寻亲爱的表妹——欧阳涵涵。”

    以前也许梦琪珊不会说这样的一句话,当第一次她们吵的时候,梦琪珊没有说什么。

    可是接二连三的,每一次欧阳涵涵就像是吃了枪药一样,第一次,可以不计较,她是宽宏大量,但是不代表她会这样一直委屈下去。

    要么在沉默中爆发,要么在沉寂中灭亡。

    “你……你……:欧阳涵涵激动的说不出来话了,在她的臆想中梦琪珊一种是任人宰割的小绵羊,却不知在不知不觉中这个小绵羊也变得让她陌生。

    果真应了那话,出来混的迟早是要换的!

    梦琪珊在欧阳涵涵想要杀死她的目光中走过,心里顿时开朗不少。

    梦琪珊就出医院的时候,就看到不远处的人。她没有想到还会遇见他,这个让她琢磨不透的男人。

    “走吧。我带你去看一场戏!”

    彭雁峰看着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梦琪珊,倾销出声,缓缓的靠近她,拉着他的手。引得梦琪珊一阵唏嘘,但彭雁峰的力气太大,她也没有办法去挣脱他。

    “有什么事。不能这样说,还要直接堵我!”梦琪珊堵着不满的樱唇,心中早已把他划分到最陌生的一边。

    彭雁峰看着她娇笑的模样,一时间有些看呆了。她不同于夜店里的那些女子,夜店里的人虽然打扮的比她妖娆,而且比她性感很多,但是梦琪珊总是给人一种看不懂的感觉。

    她就像一本故事一样。总是可以在不之间勾起她们的兴趣,也许有的人她的话,她的一眸一笑就像是刻在骨子里一样。让他在这错乱的时间爱上了卑微的她。

    车缓缓的像高速路上走着,就像是蜿蜒的小蛇一样。梦琪珊心里说不上是高兴还是不高兴。他对她有好感,他救过她,但是她只是把他当作人生的过客仅此而已。

    “你怎么带我来这里?”

    梦琪珊的眼中满是不信任,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的龌龊。

    眼前的正是黄金酒店,简单的来说,就是内墙用黄金打造的奢华,在这里的一晚上可以抵得上普通人的一个月,这就是差别。但是还是有不少的人,闻声而来。

    以前黄金酒店在梦琪珊的眼中,就像是古代暴君的阿房宫一样,再奢华的用最高最好的东西,也抵不住暴君身后的那些糜烂!而在真正来到这里以后。也许是心态不同,竟会觉得也有一些家的味道。

    不得不承认,黄金酒店的布局确实有一番风味。一般黄金做的内墙更多的给我们的感受是俗气,但是黄金酒店它黄白相间的格局,就像是家里一样。

    不会有半点不不舒服,反而就像是家里一样。暖色系,可以用几个词语来概括一样。简直就是金碧辉煌!

    “我没有你想的那么龌龊,当然如果你想的话我也是不介意的。”彭雁峰笑着,轻柔的笑意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是熠熠生辉。

    “我才没有!”梦琪珊低声呢喃着,她总是笨手苯脚的,感觉彭雁峰就像是一只老狐狸,专门来收拾她的。

    但在彭雁峰的眼里,她就像小娆一样,也许真的是他命中的劫。

    他抬着头,正视着她,眼前的她到底有什么好,让他如此沉迷不舍。

    身后仿佛传来的脚步声,就像是夺命锁一样。梦琪珊神经紧绷,不知所错的看着他。

    彭雁峰拉着她,带她向前走着。

    梦琪珊索性蝶乱着脚步,头脑不明白的身体跟着他,仿佛就像是小孩跟着大人走一样。

    “咦。”身体跟不上节奏,她有些到了下去。可是好像有人接住了她,她嘟囔着,掀开眼帘,一个轮廓俊朗,唇齿紧抿,眸光闪烁的彭雁峰正皱着眉宇看着她。

    发什么疯,这是梦琪珊的第一感觉。她与他素未有过瓜葛,可是他总是像疯子一样,让她的生活乱七八糟的。

    “怎么,不是带我去看戏,怎么又不走了?”梦琪珊故意的问道,她可不想在出什么事。

    彭雁峰那股桀骜张狂的骨子蹭了上来,梦琪珊那张薄红的樱桃小嘴,一张一合的,虽说是小百合,但是他也耐不住冲动,一下子冲着梦琪珊的水光潋滟的薄唇咬去。

    酥麻软绵的感觉从唇间春来,梦琪珊的眼帘带着一股受伤的表情。

    “唔”梦琪珊支吾了一声,狠狠的咬下彭雁峰的双唇。

    “你!”即使梦琪珊咬的动作很细微,但是彭雁峰还是没有错过,将她的小想法纳入眼底。

    “走吧!”

    梦琪珊声音淡淡笑意,没有等彭雁峰再次开口。梦琪珊就不等他说什么,赶紧乖乖的听话最好。

    “嗯。”彭雁峰看着她,妖治的眼神中带着些许玩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