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67不敢相信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28本章字数:2323字

    067不敢相信当下的情节,彭雁峰并不感到意外。

    “到了,嘘嘘--!”他对她做了一个闭嘴的动作,梦琪珊清楚的感觉到他嘴里的笑意,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站在别人的方面钱,真不知道是想做什么?

    抓奸?她们才18岁,哪有什么好抓的!

    她才不要陪他一起去展墙角呢!

    她干脆的摔开他的收,一本正经的看着他,“你没有病吧,你没事,我还有事!”

    “小声一点,他们来了!”他拽着她往墙角的拐角看去,彭雁峰一颗心有些慌乱,他不是傻子。他的喜欢,希望她可以接受,但是她现在的态度,明明是帮她,却……

    剪不清理还乱!

    她们看见有两个人进了房间,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起,而且还是出入宾馆,用脚想都知道要发生什么事。

    梦琪珊瞬间对他无语起来,没事闲的无聊让她来看这玩意!

    “别激动,你知道刚才进去的是谁吗?”

    他下意思的说到,对于到得不到东西,有的人就越想到的得到。他当然不会一下子,就告诉她带她来的目的。

    梦琪珊回想着刚才进来的那两人,只觉得有些熟悉,却也喊不出她的名字来。

    “你说,她们是谁?”直接的问道,不再虚以为蛇。

    彭雁峰看着她一脸直白,大鼓气的模样,心里暗笑起来。刚才她看到那两个人进房间的时候,眼睛都直了,肯定以为他对她有什么坏想法。

    其实如果有,他早就办了她,不用等到现在。

    他就是不说,看她能怎么办。

    “说吧,再不说,我可走了!”

    梦琪珊看着里面的人怎么还不出来,她们又不能直接的撞进去。

    “其实这一切的事情都与他们有关系,看似无关,她们可是在背后掌握着一切。你觉得刚才的那个女人想不想欧阳寻?”

    他巧妙的说到,点到为止。梦琪珊开始在想刚才看到的那张脸与记忆中的欧阳寻对比,虽然只是一眼,但就感觉她们的眉宇之间很相似,不过一种是阴柔的美,一种是萌宠的美。

    仲伯之间,不分上下。

    “若说有关系,欧阳寻可是她的亲人啊!”

    梦琪珊出声问道,就算是亲姐弟,里外还隔着亲呢,有什么深仇大恨有必要这样。

    “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再说他们又不是同一个妈生的,有什么好奇怪的。你知道吗,欧阳寻是欧阳家的私生子,如果不是欧阳娜的妈妈,欧阳娜也就是刚才的那个妖娆的女人。

    她们家中没有男嗣,要不然欧阳寻也不会进欧阳家的门!听说要把家里的财产划分,你说她们怎么会甘心?”

    “可是,这一切又有什么关系?”

    她不解的问着,不明所以。

    “有钱,什么事做不到,对于你们这种没钱没实力的随便的一点小借口,都可以用来当作理由,不是吗?”

    他讽刺的说到,不知道是她太天真,还是不想明白这件事的原委。

    “你怎么知道,就算是他们,你怎么能通过简单的一个开房,就想证明一切?未免有点太异想天开了。”

    梦琪珊反驳着,可是他铿锵有力的话语早已让她的心有过片刻的动容。是啊,她又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

    “如果说我有这个方便的监控你信不信?”他反问道,就像是一眼笃定里面会发生什么?

    “你怎么会有这个房间,难不成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吗?”彭琪珊忽然觉得眼前的他很可怕,可以随意的就明白别人的心里想些什么。

    他到底用的是什么手段,可以让宾馆的人可以直接的来帮他,要知道可不是普通的小宾馆。

    这是要拉扯多少的商业机密啊!

    “不要用你的猪脑子再胡思乱想,告诉你,这间宾馆就是我们家名下的,你说,我能没有权利吗?”真是不知道她,不是说的是全校第一吗?

    是学习好,怎么把所有的坏主意,一些不良的东西,都无形中砸在他身上。

    “对不起,我误会你。”梦琪珊看着他的表情,蹙眉的说道。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相信。

    “我可以帮你,但是有代价。”他带她来就是告诉她,这些日子他没有出现在她生活里,但并不代表他不知道所有的一切。

    只要是他认定的,那又有何不可?

    “什么?你说什么?”梦琪珊并没有其他的想法,她的目光盯着那一扇门,好像透过门,可以看见里面的世界。

    “没什么,走吧。等你明白的时候再来找我吧。”彭雁峰伸手拉着她。

    温暖的手心,覆盖在她的手上,梦琪珊才发现自己的手冷如冰冻,好像又回到当初的时候。

    有时候真想把她们都赶出自己的世界,可是每一次事情都是往着她不想看见的发展。

    她也有底线,就是不能动她的亲人,她都尽量的避开了。做到她们想要的,为何还要这般,苦苦逼人!

    她隐隐觉得这一切都是冲着她来的,为什么不直接点?

    “你能放过我吗?”她卑微的问道,面对着彭雁峰。

    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去报复。每一次的胜利,就是建立在自己先受伤害的基础上。这一切,不想要在被动。

    真想好好的逃离这个地方,欧阳家的人,离她远远的,就算爱,就算对欧阳寻有好感,但是她们最终还是在不了一起的。

    梦琪珊抽回自己的手,站在那里。低眉思量着。

    “放过你,想要对付你的,又不是我,何谈放过?”彭雁峰抬出手,摸索着她的下巴。就像是欣赏着一件宝贝一样。

    “扬起头来!”他命令着,捏着下巴。梦琪珊抬头,不得不面对,她面色如常的看着他,“那我要怎么办?”

    她的话语平静就像是一潭死水,丝毫没有考虑他刚才的话,就像是他刚才说的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彭雁峰万万没有想到眼前的她如此的低迷,哪有当初看见她朝气蓬勃的样子。

    初见她的时候,她就是一朵小雏菊一样,虽然长的不怎么的,但是一眼就可以感觉到她的不同。

    只听见彭雁峰说,“做我的人,如何?”

    “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不着急,我给你考虑的时间。”彭雁峰相信梦琪珊总会有一天在他的身边,就算是不在,他也要想方设法的圈养。

    “为什么是我,你能不能把我放了?”梦琪珊带有哀求的说道,明明她没有招惹他。为何他会注意到她。

    “缘分吧,在你身上我找到了一种熟悉的感觉,我寂寞了,需要你。”原本是调侃的话,可是在彭雁峰低沉脉吼中,带着一点沙哑。仿佛就像是告白一样。

    被彭雁峰这么一说,梦琪珊到时有点不明白了,她一个小角色什么时候能让这尊大神刮目相看,真是令人费解。

    难不成他是中了丘比特之剑,然后千万倍的近视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看上她?

    估计是上天的月老打错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