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76消失不见了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28本章字数:2375字

    076消失不见了天还未亮,马路上的灯火是土灰一样的颜色,就像是黑暗的指明灯。 虽然不是像白炽灯一样,亮眼,但是足以照进人的心里。也许土黄色是属于那种土不啦叽的暖色。因为它的不光彩,而被人容易忽视掉。 长长的一条街道,早已失去了白日里的热闹,剩下的就是无际的沉默。 夜静寂着,周围的声音反而有一些动静。比白日里更容易听得见。

    在世界上永远都是有着对立面的存在,阳关照不到的地方就是黑暗。 而黑夜,无疑是给了最美好的光景。最朴实的写照。

    奈市的渡口,早已是黑暗的一片,除了灯火,或者是偶尔过往的车辆,剩下的就是静寂。

    忽然黑暗中的一群人抬着一个大袋子往渡口走去,他们的目光左看右看,生怕中间出了什么事故。 难保会有什么意外!不然,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可是,有时候意外,就是那么容易像你料想的一样。 不远处,——

    一群人冲了出来,目光紧紧的盯着眼前的那群人,应该没错。在齐刷刷的看着他们的袋子。 一下子,明白了。看来就是那人。就开始两班人马打了起来。

    远远的有一行小队的人马,就赶紧指挥着救人的工作。一时间往日寂静的码头,变得是不在安静。 但是这里离市区也是比较远的,就算是他们打的头破血流,也没有多少人会真正在意这些东西。

    “啊!”

    群殴打架,总是难免有伤亡的。彭雁峰看着几眼,不一会儿手下的人马就把人送了过来。

    他就站在不远处的地方,看着一群人拼的你死我活,神情淡然,当知道梦琪珊在这里后,他就火速的赶来。

    这日子真不让人消停!

    在远处的灯火映衬下,他的面庞更加的莹润洁白。而对于梦琪珊来说更是人生中的重要转折时刻。

    把手下的一群人把麻袋解开的时候,麻袋里的梦琪珊静静的闭着双眼,就像是容易破碎的水晶娃娃,她就像是不倒人一样没有骨头,浑身都是软绵绵的。

    “琪珊,琪珊,你醒醒,知道这是哪里吗?”彭雁峰轻轻的摇晃着梦琪珊的身体,想要把她唤醒,怎么可以这样傻不拉几的就睡着了,难道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

    梦琪珊的意识比较薄弱,但是有人一直摇着她的身体,她就是使不上力气,因为被下了药,她的头一直都是晕晕的。想要拼命的睁眼,但是还是没有以往的有力气。

    “帮我,帮我……”梦琪珊一抬眼就开间眼前熟悉的人,她微弱的喊着,看到熟悉的人,她安下心来,但是她现在的身体也不允许她想太多的事情,说完,就继续的睡了下去。

    梦琪珊的这一声,虽然无力,却像是针尖一样直插进他的心里。彭雁峰紧紧的抱着她,她的腰纤细的就像是一阵风都能刮走,他听出了她的无奈,她的绝望。

    她看到了他,就像是看到了希望,满声的话语成了一句时,正好对着他的心弦。让他的表情都有瞬间的凝滞。

    “老大,怎么办?”远处的厮杀,只为了眼前的这一小女人,都在心中猜忌着到底这个小女孩,对老大有多大的用处,能让向如清水挂面的老大也生了凡心,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走吧。”先离开这个地方。彭雁峰自始至终都没有逃离看梦琪珊的视线,梦琪珊就像是小娆一样,一下子占着他的内心,再也走不出来。

    他第一次近距离的看着梦琪珊,这样的她显得有一种凄凉的美,就像是皎洁的月光一样。虽然没有用什么化妆品,但在她脸上就是显得那么完美。

    夜的映衬中,他们的背影和远处一行行的打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奈市,就像是一层层揭不开的雾,有什么明知道结果会这是这样,但是当时的时候,谁有说的清楚。

    ……

    八年后——“啊!不,不,不是我。如果你要找,不是我!是子涵!”欧阳涵涵猛地起身,汗水浸湿了她的粉红色的睡衣,她的脸色一片旁白。

    这么些年过去了,她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单纯的小女孩,可是她的心却总是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想起那个叫梦琪珊的女孩。

    梦琪珊想要夺走的心爱的表哥,最终是被她和叶子涵的挤走了。现在确实按照她的方式的活着,欧阳寻是醒了,可是他忘记了所有,慢慢的往欧阳家的接班人的步伐走去。

    一阵慌张的脚步声传过来,淡雅的欧阳寻顶着朦胧的眼睛,有些凌乱的头发冲了进来,就看见房间的床上的欧阳涵涵,顿时送了一口气。

    这些年来欧阳寻或许是真的忘记了什么,对着欧阳涵涵就像是对待亲妹妹一样。她很奇怪,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做噩梦,他总是不放心过来看看,就像是记忆中好像对某个人做过有些事,习以为常。

    “涵涵,你还好吗?”欧阳寻关心的问着,欧阳涵涵的心里更加虚。她害怕欧阳寻有一天记起所有的事情,会想起梦琪珊。

    她害怕有一天被他发现梦琪珊是她们害死的,心里着实难安。

    “没事,我还好。”她微微的笑着,现在她还可以看见心爱的的人,虽然不是情侣的身份,但是她该满足了。

    每当这份满足达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她就会在不经意间想起梦琪珊,做噩梦,就像是午夜的梦魇让她受着良心的谴责。

    “没事,就好.”他轻拍着她白皙的后背,不得不承认,欧阳涵涵现在的模样确实很美,他的安抚对于欧阳涵涵来说,就像是摇篮曲一样。

    她享受着他的温柔,哪怕只是片刻,而这一切都是她用了某种手段得来的,就算是在寝食难安,她也甘愿这样。

    “涵涵,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欧阳寻忽然开口的问道,对于他失去的记忆,他一直都想要找回来。

    对于他而言,没有记忆,就像是一个不完整的人,他的脑海里总是有着一片朦胧的记忆,记忆中的那个女孩子总是在无形中牵引着他的思绪。

    当年车祸他一年后才醒了,面对周围陌生的人,他都可以淡定的对待,但是总是感觉有些人好像他还没有看到,就像是少了一个肋骨。

    “没,没有。表哥,你记得什么了?表舅不是说过那些只是你的幻想不是真实的。难道你……”欧阳涵涵颤抖着身子,苍白的脸色看着他,生怕他想起梦琪珊这个人。

    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梦琪珊离他们很远,他不记得她了。也许是安慰久了,她的心慢慢的静了下来。

    “我就是在脑海里总是隐隐约约的浮现出一些画面,难道我没有女朋友吗?”欧阳寻有些无奈,虽然每一次都是这样的答案,但是他还是觉得有些事她们瞒着她。

    总是无形中觉得属于他的那根肋骨,终究有一天会回来的!

    只是欧阳寻不知道那个属于他的肋骨回来以后,不是属于他。她的回归只为了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