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捉奸在床

    更新时间:2018-11-29 10:30:38本章字数:2162字

    天辰国,孝文帝一年,十一月十五。

    一道圣旨传遍六宫,就连冷宫里也在传播着这个消息。

    长乐宫熙贵妃冷氏,肃雍德茂,温懿恭淑,有徽柔之质,柔明毓德,有安正之美,静正垂仪。皇后之尊,与朕同体,承宗庙,母天下,岂易哉!

    今日,竟然是她的亲妹妹冷云熙的封后大典,冷宫外,一片喜庆,与冷宫里的凄冷,成了鲜明的对比。

    仅仅三个月,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成了皇后,而她,成了冷宫弃妇,受尽凌辱,每天过着饥一顿饱一顿,衣不蔽体的日子。

    甚至连一个小小的宫女,太监,都可以对她拳打脚踢,恶言相向,抢她的食物,把最累最脏的活都让她干。

    而墨千羽,他的丈夫,竟是如此无情,甚至不给她任何解释的机会,便将她打入冷宫。昔日那个与自己如胶似漆,伉俪情深的丈夫,竟然在一瞬间完全变了。

    不过,她相信,她和冷云熙的感情如此的好,如今她成了皇后,她一定会救她出去的,这样一想,她眼眸中的阴霾渐渐的散去,代替的是希望的期盼。

    而她的夫君,也一定只是一时糊涂,不日便会将她接出这冰冷的冷宫。

    正她当回忆起那日的情形之时,只见一身贵气的冷云熙正缓缓的朝她走了过来,她行动如弱柳扶风,一颦一笑,都能让人迷醉。

    看到冷云熙走来,她仿佛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于是,忙放下手中装着衣服的木桶,小跑了过去。

    “妹妹,你终于来了,你是来救我出去的吗?”冷云歌带着期盼的眼光看着冷云熙,伸手准备拉起冷云熙的手。从小,她们两姐妹感情就很好,所以,她相信今天冷云熙是来救她出冷宫的。

    冷云熙看着冷云歌就要过来握住她的手,忙后退了几步,似乎很嫌弃如今穿着破烂不堪,狼狈的她,道,“救你出去?你没有搞错吧?一个与当朝王爷私通的淫妇,本宫怎么可能救你?”她的双手整理了自己的衣物,用欣赏似得眼光看着如今如蝼蚁一般的冷云歌,心里一阵的舒服,仿佛是憋了多年的气,如今终于解了。

    “云熙……”冷云歌一怔,疑惑的看着冷云熙。似乎不相信,往日温柔如水的妹妹,今日竟然会对她这个最亲的姐姐说出这样的话。

    是的,三个月前,中秋之夜,合宫宴饮,她遭人设计陷害,与九王爷墨千尘私通,被皇上和当初还是贵妃的冷云熙当场捉奸在床。

    “姐姐,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以为陛下不知道你是清白的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清白的吗?”冷云熙脸上浮出一丝讽刺的微笑,鄙夷的看着她,仿佛是在说一个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

    “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既然陛下知道我是冤枉的,那为什么还要将我打入冷宫?”冷云歌瞪大了眼睛看着冷云熙,只觉得喉咙被堵塞了一般,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因为,这一切,就是我和陛下一起合谋做的,目的就是把你的皇后之位换给我坐。”冷云熙掩嘴而笑,看着冷云歌的眼神里透着深深的怜悯。

    又继续说道,“你以为,陛下真的爱你吗?如果他真的爱你,真在乎你,以陛下的英明,会不听你的解释,会立即断案吗?这么多年,他爱的人是我,他先遇见的人也是我。而你,不过是助他登上帝位的一枚棋子,他娶你为妻,对你甜言蜜语,不过是为了你从你外公传下来的一张藏宝图,还有一份助他稳固帝位的圣旨。如今,你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自然,也没有留着的必要了。而皇后之位,本来就该属于我的,让你做了几个月,你也该满足了。”冷云熙一字一句的说着,眼眸中透出恶毒。

    冷云歌一字一句的听着,每一句话,都像一把刀,将她的心一遍一遍的凌迟,直到最后,血肉模糊。

    原来一切都不过是虚情假意,还天真的以为遇见了真心爱她的男子,到头来,不过是人家的一枚棋子罢了。

    怪不得,墨千羽总是似有似无的在她身上试探,说喜欢她的东西,又借口拿走,说是要好好将她的东西收藏起来。

    一切都是她太天真,什么情深似海的姐妹,促膝谈心,温柔言语。

    枉费她刚刚还天真的以为,她们是好姐妹,情深似海,以为冷云熙来冷宫,是来接她出去的。

    什么一生一世一心人,也不过是别人的一枚棋子。

    枉费她还等着有一天能够回心转意,原来,他从来就没有爱过她。

    只怪自己识人不明,错把蛇蝎心肠的歹毒女子当成姐妹,错把狠心无情的男子当成了良人。

    冷云歌脸色一片苍白,轻声的问,“你又为什么要陷害我?我从来没有亏待过你。”她要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也罢,今日是你的死期,我就告诉你吧。因为你拥有的一切,原本就是我的,嫡女的身份,皇后之位,原本都是我的,我不过的将我的东西抢回来而已。父亲原本是要娶我母亲为正妻的,可是,却因为祖父的一句话,你母亲成了正室,而我母亲却只能为妾。你知道妾室的痛苦吗?你知道庶女的痛苦吗?那种无论何时,都上不得台面的滋味?而这一切,本该都是你们受的。你知道你母亲是怎么死的吗?告诉你实话,她不是病死的,是我和我娘毒死的,我们在她的饭菜里加了慢性毒药,慢慢的,慢慢的将她毒死的。”

    “你们这些蛇蝎心肠的女人,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要是有来生,我绝不会放过你们”冷云歌愤怒的想要冲上过去和冷云熙拼命,然而却被两个太监抓住,任她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随你怎么说,反正这一世的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来人哪,将她乱棍打死。”冷云熙不再理会她,只是稍稍后退了几步。

    也在此刻,几个太监已经对冷云歌行刑,乱棍如雨,噼里啪啦的她的身上拍打着,直至全身都血肉模糊。

    她渐渐的失去了知觉,奄奄一息。

    直到最后,冷云歌用怨恨的望着冷云熙,望着未央宫,那眼神,仿佛要将眼前的一切吞噬了一般,冷云熙看见她那眼神,也不禁吓得倒退了几步。

    她发誓,若有来生,一定要让这些让她痛苦的人痛苦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