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无妄之灾(01)

    更新时间:2018-09-11 16:10:46本章字数:1007字

    “郡主是觉得良心不安,才来看褚俊的嘛?”褚国世子躺在床上,身上盖了三床厚厚的棉被,声音干哑。

    “你别把本郡主的好心当成驴肝肺,我是真的担心你,毕竟是我的错,我道歉,对不起。”

    心高气傲的夏念也是会说“对不起”这三个字的,只要是她的错,绝不会不承认。

    听到夏念说道歉,褚俊一怔也平和下来,“不过是小病,养两天就好了,郡主别担心。”

    “小城子,把山参拿过来。”

    “还让你破费了。”

    这次落水事件过后,夏念和褚俊的关系走近很多,经常能见到他们在一起玩闹。

    冬去春来,夏念安排了一出戏码,将夏照送回夏国。原因是起疹子,御医说有可能会传染,其实不过是因为夏照吃虾过敏起了一身的红疙瘩。结果西亚皇帝直接派人将夏照送回去夏国,当然夏念还是被留了下来。

    “你废那么多心思就是为了把夏照送回去?你自己呢?”

    褚俊和夏念面对面坐着下棋,黑子落下,夏念轻声道,“我若跟着一起病了,恐怕也只有一个能被送回去,西亚皇帝可不傻。”

    不是西亚皇帝不傻,而是西亚的丞相太过精明了。怎么也得留一个下来告诉他们,夏国不会伺机而动,夏王最宠爱的女儿还握在手里。

    “你都知道?就不怕吗?”

    “我怕什么,有什么可怕的,再说不是还有褚国的世子殿下相陪作伴?”夏念又落下一子,棋盘上的白子被黑子包围,再无出路。“殿下,你又输了。”

    无奈的摇头,三盘皆输,褚俊还是第一次被杀得片甲不留。“郡主好棋艺。”

    “我们再来一盘。”

    “行,本殿下不信你还能赢。”

    这一次换了夏念执白子,黑白两色棋子在棋盘上错落交纵,看不出输赢。“到郡主了。”

    夏念稍作思考便落下白子,褚俊嘴角衍出一丝笑意,“郡主这是要认输了?”

    “什么?”夏念重新观看局势,只见褚俊落下黑子,白子被黑子截去出路,想翻身却是不可能,这一局便输了。“呀,错了错了,重新来!”

    “郡主这是要悔棋,可不是君子所为啊!”

    “什么君子,夏念不过是个小女子罢了!”扔掉棋子,夏念撅着嘴躺在小榻上,“不下了,好累!”

    她娇羞吃瘪的模样彻底逗笑了褚俊,“你呀,哪里像个郡主。”

    “郡主啊……”

    “喂!喂!夏念!”居然这样就睡着了,褚俊伸出手指戳戳她的脸颊,软软的,“你呀,许多人都说我早熟,跟你一比也算小巫见大巫了。”

    “可到底还是个孩子。”

    “嗯哼。”夏念翻个身,面朝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从书柜中取出本书,褚俊倚在夏念身边的软枕上,捧着书慢慢的品读。午后刺眼的阳光穿过薄薄的窗纸射进来,柔和了书房内的一方小天地。

    听婢女说,御花园的桃花开了。褚俊想,哪天带着夏念去看看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