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国破(03)

    更新时间:2018-09-11 16:10:47本章字数:1060字

    恐怕这是夏王有生以来下的最后一道指令,带着必死的决心,为百姓谋得一条生路,可谁会想到他的决定,最终让夏国的百姓过上地狱般的生活。

    瞬间死般的静寥充斥在身边,夏王道,“本王乏了,诸位爱卿,若是夏穆侯想要招安,你们便要一心辅佐,记住夏国的朝政不能让他国把持。”

    谁都想不到夏国在生死存亡之际放弃抵抗,大开城门。

    没有人怨恨夏王,他当政十年,在夏国百姓的心中是位英明君主,事事为百姓着想,深受爱戴。对此一来,谋权的夏穆侯,遭受的唾弃可想而知。

    回到月樱殿,夏念见到宫女、太监悉数跪在殿内,看到自己进来,画儿问道,“郡主饿了吧,奴婢准备了些小点心。”

    夏念虽然娇惯,对待底下人却极好,该赏则赏,该罚必罚,不偏不向,因此画儿他们也都很细心的在身边照顾,没有怨言。

    沉默的越过他们,走向寝殿,夏念将夏王赏赐给自己的很多金银珠宝全部拿出来,在他们面前一份份的分好打包。“你们主子在夏国是出名的调皮,这么多年你们费心费力的将我照顾得无微不至。平日来你们犯一点小错,都要挨罚,想必你们肯定暗地骂我苛刻。其实我也是想要告诉你们,做事马虎不得,说话也得小心谨慎。若是真的落人把柄,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说话间,夏念已打包完毕,将第一份递到画儿面前,谁知道人家非但没接还哭起来,“郡主不要画儿了吗?”

    夏念心下一颤,说不难过是假的。“画儿,你听我说完好吗?”

    夏念不再自称本郡主,而是我。与他们平等的身份,当他们是朋友是亲人。“平时我吃穿用度大手大脚,没存下多少。能找见的都在这,你们每人拿去一份,看看这月樱殿还有什么值钱的,这瓶子、摆设,每样也少说数百两,可惜你们要带出宫太诈眼。找找有什么小玩意方便携带的挑值钱的拿,留着也是便宜后人。”

    这次当夏念再递给他们的时候,没有人推拒。“明日一早,你们能逃便逃,回家乡靠这些也能安稳过上一世。”

    画儿拉住夏念的手,泪眼朦胧道,“郡主,那您呢?”

    “我?”夏念发出疑问,然而一笑百媚生娇,“画儿你忘了我姓夏啊!”

    本以为他们可以明白,也许他们真的听出夏念心底的无奈,一竿子人抱头痛哭,活活跟在哭丧一样。

    董香儿拽着夏念的衣角,可怜兮兮的看着她,“香儿一会就去找董嬷嬷,明白吗?”

    撅着小嘴巴,董香儿对夏念说,“香儿不要!香儿要跟郡主在一起!”

    画儿他们被哄下去打包衣物,夏念将剩下的一丁点细软装进荷包内,随身藏在隐蔽处。夜幕茫茫,夏念的内心无比平静,波澜不惊。

    独自走近书房,用火折子点燃灯烛,借着昏暗的光火,夏念将笔头润湿蘸墨,提笔在白色的墙上写道:

    战火连天离恨难别,国破家何在?无奈狂风暴雨,犹过后,卷土重来,可到是千秋万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