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流离(01)

    更新时间:2018-09-11 16:10:47本章字数:1014字

    随便找了一家医馆,脚腕的伤,夏念清楚的知道是不能再耽搁了,就算当时即便做了紧急处理,却也是拖着它走了不少路程,虽但没好还更加严重。

    医馆的老大夫见她浑身穿着破烂,当即没了兴趣,直接把人往外哄。

    暗道一声狗眼看人低,夏念直接从荷包中掏出一锭碎银子抛到桌上。老大夫看看夏念,再看看银子,当即一张老脸笑开了花,还是朵枯败的菊花,引得夏念心底嗤笑数声。

    老大夫帮夏念包扎固定好脚腕,对她说,“小女娃儿,少走路好好养着,用不了几天就能好了。”

    扁了扁嘴巴,夏念神情颓丧,“爷爷,绫儿没有地方可去,您能不能让我住几天。”说罢,又拿出三块碎银子递给他。

    老大夫眯着眼应承下来,还递去一副拐杖给夏念,“来,到里面来,瞧你跟我孙女差不多大,我叫我小儿媳妇给你找套干净的衣服换上。”

    “你叫绫儿是吧,来衣服给你。”等夏念回神的时候,老大夫拿过一套衣服给她。

    在老大夫身边站着一个胆怯的小女孩,咬着手指,一副害怕的模样。

    接过衣服,夏念勉强的扯出一个笑容。老大夫揉了下她乱糟糟的头发,“你看起来不是本地人,哪里逃过来的?怎么就你自己,父母呢?”

    “我父母都死了,来阜城是为了投奔舅舅,谁知他们也不在了。”

    老大夫心下一动,王上的三弟起兵谋权,竟还向齐国请求援助,齐国军队所到之处,虽然算不上惨无人道,但死伤总是有的,阜城死在他们手中的百姓也有不下百人,可怜这个小小年纪的孩子了。

    “先洗个澡,再把衣服换了,我给你弄点吃的。”

    夏念呆愣的看着老大夫,他貌似也就贪财一点,其实心地还是蛮好的。

    “可是刚上好药。”不是怕浪费,夏念只是嫌麻烦,而且困得不行想马上睡觉,不愿意做太多浪费时间的事情。可是身上脏得也确实难以忍受,所以在老大夫说洗完了重新帮你上药后,夏念欣然接受洗澡这件事情。

    老大夫转身出去,一边走一边喊,“小儿媳妇,小儿媳妇,烧点热水,让这个女娃儿洗洗。”

    洗掉一身脏污,夏念换上干净的衣服,又喂饱肚子,老大夫给她重新包扎好伤处。躺在狭小的床铺上,盖着散发着霉味的被子安然睡去。等再醒来睁眼,已是第二日的清晨。

    推开房门,昨日为夏念准备洗澡水的老大夫家的小儿媳妇笑着问,“饿了吧?”

    还没回答,肚子发出咕噜的响声,夏念局促的笑笑。“是呀,还真有点饿了。”

    老大夫的孙女常常围着夏念,“姐姐,姐姐,你陪小翠玩好不好?”

    “小翠你慢点,大姐姐脚上还有伤呢!”

    “没事,我陪小翠玩会儿。”夏念坐在板凳上,对不停跑跑闹闹的的小翠道,“小翠,你想玩什么?”

    小翠一张笑脸纠结成包子状,“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