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秦楼,栩鸢(02)

    更新时间:2018-09-11 16:10:48本章字数:1093字

    粉色的罗裙,梅红的长衫,翠绿的襦裙,看得夏念额头突突直跳,极力忍耐道,“只有这些?”

    龟奴战战兢兢的点点头。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去给本姑娘寻一套白色的裙子,长衫也行,快去!”

    斜倚在贵妃榻上,夏念吃了一盘糯米糕,最后毫无修养的打了个饱嗝。

    老鸨站在门口便看到夏念随意洒脱的自然姿态,但也引人离不开视线。“姑娘要的衣衫龟奴寻来了。”

    似乎没有听出老鸨话语间的转变,夏念取过白色的长衫,随意的披在身上。“解药。”

    “奴家真的不知道,姑娘被送来的时候已然昏迷,药也是之前喂过的。送您来的男子还特意给了奴家一个药瓶,交代过每隔三日便要在姑娘的餐食中下一点瓶中的白色粉末。”

    “男子?”

    “是……是男子。”

    竟然不是玄十,那个男子又会是谁,和玄十又有何关系?夏念竟然觉得有些兴奋,想要尽快搞清他们的关系。“如果那名男子再来……”

    “奴家一定跟姑娘说!”

    夏念轻轻摸着呆在身前的红黑蜘蛛,蜘蛛咬破她手指的时候竟然连拦都未拦,任由蜘蛛吸着她的手指,红色的血珠晕在褥子上。

    “姑娘要……没其他的事情,奴家先行……告退了。”老鸨被夏念和蜘蛛之间诡异的互动吓得几乎站不稳脚跟,磕磕巴巴说完便仓惶的退了出去。

    “呵!”轻声一笑,夏念抽出尚在流血的手指,弹了个响指,红黑蜘蛛便奇异的消失不见。

    夜晚到得很快,来楼里寻欢的客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听说今夜是楼中头牌栩鸢开苞接客的大日子,夏念也忍不住走出房间,她倒要看看西亚皇朝最红的头牌有着一张怎样颠倒众生、倾国又倾城的俏脸。

    面对栩鸢,夏念也不得不感慨,她并不觉得自己在秦楼妓院,而是在某家门第的深闺大院内。栩鸢的长相并不妖艳,甚至可以用清纯来形容,她的笑都显得格外干净。夏念怎样都不会想到,西亚的头牌花魁竟是长得这般令人出乎意料。

    楼下的热闹并无关夏念,她只是无聊,无聊到因为好奇栩鸢的长相出了房门。

    莺莺燕燕的娇笑声合着《凤求凰》的琴音,让夏念哭笑不得。出来寻欢作乐的男子,有谁抱着一颗真心,愿意做一棵良木?

    楼下有人在议论四平王府惨遭一夜灭门的事情,夏念全然不上心,似乎与她无关。

    “让……让开!”

    臭烘烘的酒气扑面而来,让夏念不得不伸手掩住口鼻,厌恶的瞪向撞过来的男子。

    “三爷,您慢点!”身边粉衫的少女头戴珠花,热情的挽着男子的手臂。

    “晓依,去把你们妈妈叫来,忒不厚道了,竟然还藏了个尤物不给爷瞧!”男子说着把手朝夏念伸过来,调戏道,“小美人儿,来给爷香个。”

    眉梢轻挑,夏念的心情并没有被捣乱的男子所破坏。

    “唉唉唉!疼!”

    “三爷!”

    二楼走廊上一阵烦乱争吵,引来了在楼下招呼客人的老鸨和在场所有客人的关注。倚栏而立的白衣少女,不染风尘,唇间带笑,若不是在秦楼所见,当真以为神仙下凡遗世而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