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刺杀太子(03)

    更新时间:2018-09-11 16:10:49本章字数:1029字

    “嗯,容之每次带回来的茶都不错。”

    白衣少年刚要开口,只见暗器划破窗纸朝他而来。少年眼神一暗,抓起桌上的茶杯去挡,“叮”的一声,银针穿破薄陶的杯身。下一刻白衣少年已然离开原本站着的地方,“不知是哪位大侠,为何要取容之的性命?”

    太子刚要起身,却被破门而入的黑衣男子按在椅子上,“太子殿下当心,此人不是容家三少爷!”

    白衣少年突然笑了开来,似乎很开心,他道,“你说本少爷不是容之,有何依据?”

    “前个儿夜里,属下在西边的树林内发现了容之少爷的尸身。”黑衣男子的话是对着太子殿下说的,“所以此人假扮容之少爷一定居心叵测。”

    “无聊,被揭穿了。”

    太子从最初的惊讶迅速冷静下来,“既然你不是容之,又是谁?”

    “太子殿下刚喝了容之从江南带来的茶,味道可还好?”白衣少年缓缓揭开脸上的人皮面具,从一张美丽的脸换成一张更加俊俏青涩的面容。英华短匕滑入右手,闪着想要嗜血的银光,“太子殿下,容之可是临死前都还惦记着您呢。可惜殿下一心放在庚子雅身上,忽略了身边的人。”

    “咳!”

    见太子咳血,恢复原本面貌的夏念白影一闪,人已来到黑衣男子身边,英华掠过。黑衣男子闪躲间快速将太子殿下送到安全地方,却也是手忙脚乱,衣袖被划开好大的裂口。

    黑衣男子的功力不弱,夏念和他打在一起,倒也占不得多少优势。一名是兵营训练出来的护卫,一名是正规训练出来的杀手。论杀人技术自然是夏念更胜一筹,但无奈夏念毕竟年少身量不够,反被被压制。

    长剑挑碎一缕青丝,夏念秀眉蹙起,右手翻了个花样,暗囊中的银针射出,黑衣侍卫躲得开毒针,却躲不开夏念左手散出的白色粉末。

    冷脸拾起落在地上的长剑,夏念一步一步走到太子面前,“太子殿下,您的护卫终究是保不下您的命了。”

    “呵!你总要告诉孤是哪位派你来的?”

    俯下身子蹲在太子面前,夏念贴在他耳边悄声吐出三个字,“庚子雅。”随后长剑贯穿太子的胸膛,直至太子咽气,夏念才抽手离去。

    白衣纯净,甚至连一滴血污都未曾沾染。

    容之喜净,独居在容府最偏僻的院落,远离前院的是是非非。院中亦无人伺候,连刚才的仆人阿斯都是大少爷院中的人。所以太子被刺杀的消息是傍晚阿斯去三少爷院子送晚饭时发现的,那时夏念早已离开京城。

    太子在容家三少爷院子内被刺身亡,容家自然拖不了干系。西亚皇帝听此噩耗,当即昏死过去,三日之后转醒。

    昔日枝繁叶茂的容家,所有成年男子皆被赐死,成年女子和幼童变卖为奴。

    西亚皇帝的寝宫,卧病在床的皇帝对着自己的亲生儿子感到筋疲力尽,“老七,他和容家都不再能够成为你的威胁。老七,你终于如愿以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