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血海深仇,莲心是苦的(02)

    更新时间:2018-09-11 16:10:49本章字数:1015字

    房间内五名华衣公子,傲雪托腮,“青,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齐王野心勃勃,好美色,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寒月貌美、身段窈窕,不如牺牲下色相,想必手到擒来。”夏念将寒月从上到下打量一遍,猥琐的摸了摸下巴,“以前的小丫头,也长成了个漂亮的姑娘。”

    “青!”

    疾风沉思片刻郑重道,“不无是个好办法,”

    傲雪道,“可行。”

    寒月羞红着一张俏脸,磕磕巴巴道,“你们……你们欺负人!”

    “有我们在,你不会当真被欺负了。”一直未说话的冷霜突然说道,“寒月,青的办法就目前来说最有可行性。”

    “青乃绝色,为何偏让我来?”寒月不服,自己虽然算是个美人儿,但在夏念面前根本没有可比性。

    “又没说与我无关?”

    寒月两眼放光,“要怎么做?”

    交代清楚每人的分工,夏念在最后道,“齐天腾的命是我的,你们不准插手。”

    齐国最大的妓院——胭脂楼内,一名白衣女子翩然起舞。

    二楼雅座,华衣男子望着楼下宁心起舞的女子道,“今夜红妆,一舞倾国,遗世独立,佳人难得。”

    “爷,我们莲心的舞可谓是一舞倾国。”纱帐被一双素手挑开,迎面走进一名少女,墨发高挽鬓间点了朵艳丽的芍药花,柳眉微挑,杏眼含笑,腮红如朝霞,身段窈窕婀娜多姿,粉荷色的罗裙更加衬得她肌肤如雪,我见犹怜。

    少女来到华服男子身边,矮身微笑,“粉荷给爷请安。”

    若说舞者不染纤尘,眼前的女子则魅如妖姬。“新来的?”

    “小女子和莲心游历至此,喜欢上齐国秀丽的山河和热情的百姓,所以打算逗留一段时间。”

    楼下丝竹声停歇,白衣舞者缓缓停下,半仰着头似乎在寻找,直到视线停留在二楼的某处,魅惑的少女在冲她招手。

    齐天腾这才看清刚刚的舞者,清冷的容颜被银饰遮住了半边,却挡不住绝美的姿色,沉寂黝黑的凤眸,不点而朱的红唇,皆让人舍不得错开目光。

    女子轻笑带着埋怨撒娇,“爷,莲心再好看,您也不能不管粉荷。”

    白衣少女走近雅阁,未施脂粉的素颜更加衬得她仙丽脱俗,与红尘格格不入。

    送走齐天腾,白衣少女淡淡道,“齐天腾多疑,我们想要接近他,恐怕得再下点功夫。”

    老鸨扭着身子走近,恶俗的脂粉气息让夏念蹙眉,“莲心姑娘在这儿啊,让奴家好找,有位公子请您过去,说是叙旧。”

    “叙旧?”

    揣着疑惑,夏念跟在老鸨身后来到一家雅间门外,“爷,莲心姑娘来了。”

    “进来。”

    老鸨推开门,一张老脸笑成了花,“姑娘请吧。”

    桌前端坐的少年有着一张令夏念熟悉的面孔,他怎么会在齐国?“十七见过楚公子。”

    “原本还以为认错人了,十七姑娘,我们当真有缘。”青衫少年悠闲地饮茶,瞄着夏念的目光有些轻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