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血海深仇,莲心是苦的(03)

    更新时间:2018-09-11 16:10:49本章字数:1031字

    “当初的救命之恩,十七姑娘想如何报答?”少年牵着嘴角,“不如这样吧,三日后凌云山顶,劳烦十七姑娘专为在下一舞可好?”

    不给夏念反驳的机会,“就这样吧,爷还有事先走了,三日后不见不散。”

    见褚俊带着刑圳离开胭脂楼,夏念咬牙切齿道,“褚俊,你一如既往的惹人厌。”

    胭脂楼外,褚俊沉下脸色道,“刑圳,你看她像不像夏念?”

    “殿下,以郡主的性格是不会……”后面的话刑圳未说出口,他印象中的郡主是不容许被人玷污的。

    “是啊,她那样高傲的性格,牛一般的脾气死倔死倔,小心眼还任性,确实不像。”

    夏念倚着窗棂,想叫住褚俊问一问当年得知她死后的心情,可问了又如何?“和小时候一样,独断、专行、霸道还斤斤计较。”

    “你在说谁呢?”寒月冷着脸站在门口,卸过妆容后的她仍旧美丽,只是少了三分妖艳,多了抹清丽。“青,我们还要在这鬼地方呆多久?”

    “再等等。”

    夏念和寒月两人之于胭脂楼是自由的,她们可以随意进出。

    寒月手中捏着支碧玉簪子,“莲心,你瞧好不好看?”

    “不错,喜欢就买下来。”夏念询问了价钱,递上银子。

    店家俯身低语,“副楼主,今晨齐王便派人去查了您与寒月姑娘的身世,想必很快我们就能找上我们了。”

    “记住我说的话,把消息递给他们。”

    “是。”

    店家笑着将碧玉簪子插入寒月的发髻间,虚伪夸赞,“姑娘带上真是好看极了。”

    寒月似乎对店家的夸赞欣然接受,娇笑着嗔道“你家的东西当然说好!”

    两人出了首饰店,又进了专门卖胭脂水粉的地方,夏念沉声低语,“一直有人跟着,连闲逛的心情都没了。”

    “做掉?”在暗处,寒月比了个杀的动作。

    “不行。”夏念哧了声,拉着寒月往店铺内走去,“好了,我们继续逛我们的。”

    掌柜从里面迎出来,客气道,“两位姑娘要买些什么?”

    “我们随便看看。”

    “我们店里新到了一批胭脂,是夏国的醉红,姑娘要不要瞧瞧?”

    夏念记得醉红是母后最喜欢的胭脂,色娇而不艳,有着独有的香气,“也好,瞧瞧吧。”

    正和寒月瞧着,店里又来了别的客人,掌柜忙着去招呼。一道介于男子与少年儿之间特有的声音传进夏念的耳朵内,不禁让她挑眉,“楚公子,我们又见面了。”

    “真是有缘。”褚俊同样惊讶会在胭脂店内见到夏念,不过仔细一想女孩子买胭脂水粉乃是正常,“看上了哪个?”

    下意识的指了其中一样,寒月讶异的瞄了她一眼,心中叹息,原来青绫也可以做事不经过大脑。

    “掌柜,这位姑娘的账算在爷的身上。”

    夏念才发现事情不对,让褚俊来买总是不好的。“不要,我自己来。”

    “呵。”褚俊在她耳边低语,“千金一掷为红颜,赴约之日,在下希望可以成为姑娘的悦己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