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血海深仇,莲心是苦的(05)

    更新时间:2018-09-11 16:10:49本章字数:1010字

    今日便是第三日,夏念对着铜镜淡抹红妆,一早有人来报齐王将在午时派人来接她与寒月入宫。一同送来的还有两件新衣和一匣子的珠宝首饰。

    身着烟霞色绣迷离繁花广袖拖地长裙,墨玉宫绦盘于腰间,更显盈盈一握。

    不喜在发间多做修饰,干脆用烟霞色的丝绸将长发挽起,额前的碎发随意垂着,平添了一抹闲暇。

    装饰豪华的马车内,寒月发自内心感叹,“哇塞,这就是王宫啊。”

    有时候夏念会疑惑,像寒月的性格,赤天为何会让她留在玄楼。

    “话说青,你带的这个包裹里装了什么?”

    夏念睨了眼平躺在软垫上的青色包裹,眉梢不经意间微挑,心情不错的开起玩笑,“是秘密。”

    等任务结束也要晚上了吧,不知道褚俊会不会等到那个时候。

    “疾风他们有消息了吗?”

    提到正事,寒月也恢复了认真的态度,“是的,今晨有了消息,疾风他们便递了信进来。疾风和傲雪午时会混入宫中,冷霜留在宫外守候以防万一,曲大哥带了暗卫等在西郊城隍庙前的林子里。”

    “寒月……”

    苦笑一声,寒月道,“我知晓,齐王留给你。”

    不问缘由,她的执着自然有道理,寒月不会反对,唯有支持。

    一闪而过的杀意被夏念用微笑掩盖下来,即使有跟赤天做过承诺,但如果能亲手取走齐天腾的性命,用他的项上人头来祭奠亲族,夏念仍旧会不顾一切的来做。

    父王、母后,夏念一定会亲手为你们报仇。

    除去王族外的一切马车、轿子必须在宫门前停下,夏念提起裙摆走下马车,瞧见了停在宫门外的两顶轿辇。

    早上传话的小太监在见到夏念的刹那小步跑了过来,谄媚道,“两位姑娘让奴才好等,这是王上亲赏的殊荣,请姑娘上辇,莫要误了时辰。”

    “劳烦公公带路。”寒月笑着递了一锭银子揣进小太监的袖子内,“我和莲心不懂宫内的规矩,还要请公公多多指点。”

    “姑娘真是客气。”小太监满脸讪笑的用手摩挲着袖子内的银锭子,挥手让后面的小宫女接过夏念手中的包裹,“怪沉的,还是让小丫头替您拿着吧。”

    “也好。”夏念依旧选择了银饰遮住半张脸,将柔和的面部线条生生刻画了三分英气。

    齐国的王宫不像夏国,小桥流水,亭台楼榭。反而是重楼林立,气势磅礴。

    白虎殿内琴声袅袅,绕梁不绝。

    “王上,莲心、粉荷二位姑娘正在殿外等候传召。”

    赤金王座上的男子挥退琴师,“传!”

    大殿内赤金王座下手,枚色长裙的少女置于琴前,素手微动琴音随之倾泻而出,时而缓慢时而急促,时而如流水时而如飞瀑,时而如玉珠落盘时而如伊人细语。

    再看殿中央的少女,翩然之姿,长袖漫舞,轻如飞燕。随着琴音或跳或转,琴音慢时翩若惊鸿,琴音促时婉若游龙。

    琴音初歇,舞骤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