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陌上飞花无处去

    更新时间:2018-09-11 16:10:49本章字数:1040字

    顺利出了王宫与冷霜汇合,他道,“疾风和傲雪会直接前往西郊城隍庙,青不必担心。”

    马车车厢内,寒月换上玄楼的黑衣。

    夏念却换上了一套月牙白的长裙,墨发用青色的绸带束在胸前。

    “青,难不成你是要去赴约?不行,太危险了!”

    “无妨,你们不必等我,先去和曲大哥汇合,我迟些会快马加鞭的追上去。”

    寒月咬着下唇,“好,你要当心。”

    日头西陲,夏念展开轻功朝与城隍庙相反的方向而去。

    冷霜望着夏念掠远的白色身影问,“这样好吗?”

    寒月苦笑,“青心意已决,我们拦不住的。”

    凌云山脚下,少女望着山顶袅袅升起的青烟,唇角勾勒出一抹弧度。“褚俊,你果然守约。”

    足尖轻点,纵身跃起,夏念将轻功运用到极致,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人已到达山顶。拨开杂生的乱草,才看清亭子外架着火堆烧着水,亭子内一名青衫少年随意而坐,头束玉冠,摆弄着棋盘,棋盘旁放了两只白玉茶盏。

    “青绫姑娘,你来了。”

    “是,我来了。”

    褚俊帮她斟杯茶水,“山上冷,先来喝杯热茶暖暖身子。”

    视线扫了一周,夏念没有发现刑圳的身影,“就公子一人?”

    “你说呢?”褚俊反问。

    两人静默不语,执子对弈。当黑子逐渐被白子包围大势已去时,夏念撇嘴将棋子扔在棋盘上赌气道,“不下了。”

    褚俊笑道,“怎么又耍赖。”

    语毕,两人皆是一愣。

    想起儿时困在皇城的那一年,他们也是这般对弈,夏念每每快要输了的时候,都会耍赖想要悔棋,而褚俊也总是笑而不语,偶尔会说一句,“又耍赖。”

    错开眼神,褚俊脑海中浮现出一张嘟着红唇的俏丽笑脸,原来自己竟从不曾忘记过。

    “应楚公子的要求,青绫说到做到,今夜为你一人而舞。”

    皓月当空,凌云山巅,白衣少女悠然起舞。

    眼前淡薄如谪仙的少女,绝美的容颜,长袖善舞。她的舞能够让人静下心来,忘记忧愁,解放灵魂,甚至得到升华。

    褚俊静静的坐着,静静的欣赏,摒弃心中所有的杂念,第一次了无牵挂。他不再时时算计,不再殚精竭虑,不再为国家兴亡费尽心思。此刻,他的眼中只有少女的舞,他的心中只有跳舞的少女。

    少女说,今夜只为你一人而舞。即使她是为了报恩,即使是他的要求,褚俊也是开心的。

    想起儿时贬损惠妃的信口言辞,夏念兴起在后面又添了两句,朗声唱道,“谁家红妆不知愁,闲来舞上杏花楼。”

    褚俊,夏念想知道,当你得知我可能不在的那一刹那,是否伤心过?

    “陌上飞花无处去,纵是情深不相寿。”

    情深不寿,强极则辱,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亭子内的青衫少年,月下起舞的白衣少女,他们虽不过咫尺的距离,心却隔了天涯。

    褚俊即使觉得她像儿时的青梅,却也不会当真以为她便是夏念。

    夏念知道他是褚俊,却不会在这个时候相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