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戏里戏外,顺其自然

    更新时间:2018-09-11 16:10:49本章字数:3270字

    躲在房内闲来无事,仍旧喜欢自己博弈的夏念坐在桌子前,一手执着白子沉着思考。窗子敞开偶尔有微风拂来,吹起她鬓间的散发。

    “向哥,安素来了,能否进屋一叙?”

    安素的声音说不上悦耳,也不算难听,平常而已,想起他的模样却也不算难看。

    “请进。”

    虽听不见对面屋内两人说了什么,但显然夏念对面前的棋局失去兴趣,想起安素不由挑了唇角,想罢是个很有趣的人。

    从外面进来的曲封刚巧见到正要出去的夏念,见她眉如远黛,凤眸含笑,唇点朱樱,鬓间簪花,一袭月白色曳地长裙,纤纤楚腰被墨玉腰带紧束,腰侧垂着玄冰令牌。

    难得见到她盛装打扮,曲封半天从惊艳中缓神,“青绫要去哪里?”

    明眸皓齿,宛若仙子。可唇边的一抹弧度,却如降世修罗,些少将他人放入眼中。夏念抬头递了个眼神,“不过是去廖大哥房内看出好戏,曲大哥可是有事来找青绫?”

    话语中的欢快掩藏不住,并不是一日跟在她身边,毕竟知道此时她心情甚佳,既然有戏可瞧,必然是有人要遭殃。“不急。”

    “既然如此,曲大哥在房内稍等片刻,青绫去去就回。”

    明知她不是特意去找廖向玄,在见到她进了那扇门后,曲封的心仍旧抽搐了一下,对她的那份感情放不下,自己的身份配不上清冷的她那便甘愿守在身侧,护她周全。

    既然是演戏,入戏第一,夏念在推开门扉的刹那脸上绽放出明媚的笑容,身姿摇曳,声音甜腻,“廖大哥陪青绫去街上逛逛吧。”

    “听说玄楼楼主身在于都,不知廖大哥……”安素说到一半的话刹那间收住,恶狠狠地瞪向来者像是要将人千刀万刮,在见到夏念的瞬间怒气又有所收敛,满脸惊艳又觉得不可思议,“这不是那日……”

    见夏念突然进来,也猜了个大概,廖向玄将人拥在怀中,嗅着她发间的清香,心里十分满意。若是能一直拥她下去该有多好,“青绫,该怎么介绍呢?”

    “廖大哥也会不好意思?”绝美的脸上带着调侃,眉眼含笑,说不出的惹人。

    廖向玄低头正好吻在她的额头,夏念压住惊愕保持笑意。“面对青绫,廖大哥总是不知该如何表达心底的爱慕。”

    “油嘴滑舌!”

    望着两人之间的互动,安素不快心中压抑,嘴上说道,“不曾想姑娘和向哥是这种关系,只是当日为何?”

    “这种关系?”夏念挑眉,看来这四个字让她非常不爽。

    廖向玄打趣道,“又在多想,安素的意思是不想我们彼此喜欢。”说道此幽幽一叹,自嘲,“也怨我当年还小,一心想着要光宗耀祖,将青绫……哎若不是有恩人在,岂非再也见不到,现在觉得青绫在身边都像是个梦。”

    “廖大哥不必自责,青绫不怪你。”

    他们之间柔情似水,诉说情谊,安素暗自咬牙,心中盘算,“看来今日向哥也没有心情与小弟再叙,不如改日吧。”

    “不不,本是青绫擅闯打扰到你们。”舍不得的放开廖向玄的袖口,期期艾艾道,“我还是晚些再来。”

    门外树下曲封微仰着头,看鸟儿划过天空,黑鹰兀自盘旋。知她出来掩下怒火侧目道,“青绫演了出好戏。”

    “都听见了?”

    “听见了。”将黑鹰召唤下来取过信条,恭敬地递到夏念手中,退后一步保持了该有的距离,不再言语。

    见他刻意的动作,夏念刚才的好心情瞬间消匿,“有话进来说。”

    跟着她进了房间,曲封听她说,“曲大哥,我们之间不必保持距离事事小心。”

    “曲封怕自己逾越,还是小心为妙。”

    算了,顺其自然,她也不好强迫。“曲朗来信,右护法进了于都城。”

    “青绫有何打算?”

    想起安素见她偎在廖向玄怀中的情形,夏念觉得事情的发展变得愈发有趣了。“不忙,再等。”

    曲封自然不知夏念再要等何事,“荣兆依言准备妥当,疾风等人也皆数到位,不知青绫还要等什么?”

    “呵呵!等一出好戏。”好戏就要登台,哪有不让唱的道理?

    廖向玄进来的那一刻,夏念正取下鬓间的簪花,曲封站在不远处泡了杯清茶。

    “安素怕是很快要动作了,青绫真是好计谋。”

    扔了娇艳欲滴的芍药花,夏念顺其自然的接过曲封递来的茶,“该说廖大哥配合的好,不过安素何时会动,夏念当真期待。”

    “青绫之后想如何?”

    “曲大哥,盯紧安素。”

    不等廖向玄看向身边的曲封,突觉一阵微风袭来,身边的黑衣男子骤然消失不见。“好俊的功夫。”

    “我替曲封谢过廖大哥的赞美。”一手掩口眯起眼睛,困意袭来夏念道,“廖大哥,青绫倦了。”

    “你休息,我晚些再来。”

    不等傍晚时分廖向玄再来,夏念已对曲封有所吩咐,“安素的动作倒是快,从现在开始将客栈周围的所有侍影撤下,任何人不得靠近,我要亲自迎接安家二公子的到来。”

    眯起的凤眸中闪现一丝阴冷与狡黠,右边的唇角又微微上扬三分,满是自信与期待。

    晚饭时分廖向玄来寻夏念,却被挡在门外,曲封冷淡道,“廖公子请回,副楼主任何人不见。”

    “青绫的身份已经暴露实在危险,廖某担心……”

    不等他说完,曲封语气平淡打断了他的话,“一切尽在副楼主掌控,廖公子不必担心,请回吧。”

    担心的朝紧闭的门扉望去一眼,廖向玄心中担忧也无可奈何,玄楼的事他无从插手,看来只能暗自留意了。

    得知廖向玄离开,屋内若有若无的传来一声浅淡的声音,“别让任何人破坏我的计划。”

    赤天早将渔网洒下,只等鱼儿不乖钻进网内,便可尽数打进。

    可惜,赤天终究迈不过心中的那道坎儿,永远对霍紫存了分愧疚。忘川、香囊、彼岸,也许霍紫是真的喜欢于都郊外的花海,又或许那也是当初计划中的一步,终归没了意义,赤天不愿怀疑又甘心陪伴,那么夏念便成全,完成赤天的心愿往后每一年的花开时节,他可以陪着她看漫山花开。

    入夜,曲封悄然退下,去准备夏念之前吩咐的事情。

    望仙楼被数道黑影潜入无人察觉,他们皆是黑衣遮面手拿长刀,刀身在柔和的月光下泛着阴寒的冷色。

    望仙楼独门院落西间,榻上盖着帛被的少女在熟睡,气息平缓。

    尖锐物体刺破窗纸的声音在宁静的夜晚尤为刺耳,黑衣男子将迷药吹入,稍过片刻方才挑落门闩。

    榻上沉睡的少女右手指尖不易察觉的微微一动,轻盈的身子已落在一名未遮了面的男子怀中。“即使你属意廖向玄,我也要将你抢过来。”

    黑暗中少女微挑眉梢,很快恢复平静,即使连近在咫尺痴迷望着她的安素也未能发觉。

    院落内廖向玄手执长剑,紧紧盯着夏念的房间。

    安素抱着夏念出了房门与廖向玄对峙,“向哥,我不想与你敌对,今夜我将她带走,我们之间的交易继续。”

    “将人放下,我可以饶你不死。”

    夏念心底微叹,计划始终赶不上变化,廖向玄突然出现,夏念布的局被打乱了一部分,看来今夜是无法被安素带走了,既然如此,顺其自然吧。

    “廖向玄,你别太过得意,以为安素当真不敢杀你!”大笑数声,对着廖向玄道,“你可知她是谁?玄楼副楼主,哦不,应该是马上就能成为玄楼新任的楼主了,但那又如何,她终归不可能。安素与右护法谈妥,他愿意将青绫交予我处置。”

    听他说完,廖向玄嗤笑嘲讽他的天真,“青绫活着便是玄楼右护法心中的刺,早晚要拔掉,他随意一说你就信了?”

    “信了又如何,到那时安素是安家的主人,我还没有能力想护住青绫?”

    “哼!”

    安素泛过杀意,对身后的黑衣人吩咐,“杀!”

    黑衣人自不是廖向玄的对手,安素心中焦急,若再拖下去恐怕会等来救兵。将夏念置于地上,拔尖迎了上去,安素初一加入战局,廖向玄的优势便被悉数压制。

    睁开眼睛,见廖向玄处于劣势,夏念忍不住右手一翻流光闪现,英华短匕握于掌中,纵身一跃加入战局,手中英华直取黑衣人命门。

    “青绫!”廖向玄见她加入战局,又惊又喜导致分神被安素的长剑贯穿了腰腹。

    “嗯哼!”一声闷哼过后,风中弥漫着血腥,廖向玄后退数步稳住身形,腰腹处血流不止。安素长剑浴血,望着仅着了白色里衣的少女搀住受伤的廖向玄,“没想到,你竟然无事。青绫,安素小瞧你了。不过也是,能坐上玄楼副楼主的位置,又岂会是平庸之辈。”

    “安素!废话少说,今日青绫定要让你命丧于此!”取过廖向玄手中的长剑,青绫对着数名黑衣人道,“你们皆是玄楼之人,我给你们一次活命的机会,杀了安素。否则今夜这里便是你们的葬身之地!”

    “那便要看你有没有本事了,你们给我……”

    不等他们决定,夏念豁然出招,没人看得清她是怎样行动的,等众人反应过来,安素已经毙命她的剑下。“怀疑我的话,这便是后果。”

    白色的里衣沾满他人的污血,夏念提着剑一步一步走进廖向玄,见他双目紧闭,不由心慌,“廖大哥!廖大哥!”

    听闻焦急的呼唤虚弱的睁开眼,廖向玄目光温和的瞧着她绝美容颜上满满担忧,艰难的牵起唇角笑道,“你没事真好……”

    “廖大哥,你不准死!”